职场如战场:怎样在适当时候说“不”?

加国无忧 51.CA 2012年3月9日 22:19 来源:加拿大号角报 [ 加大字体缩小字体 ]

职场如战场,可见职场并非等閒之地。在加拿大的公司做事,常常会有文化理念的衝突,对老板的一味顺服,会不会显得毫无主见?与同事的力求和睦之道,会不会有越界之嫌?处理工作的态度,面对衝突的塬则,应变矛盾的技巧,都是不断学习和歷练的过程......

只说「Yes」不说「No」

曾经以为,在工作中的顺服,就是来者不拒,只说「Yes」不说「No」。有一段日子做事非常辛苦,没头没脑地接活儿,没完没了地工作,老板习惯了把那些没人干的、急的、难的、七七八八的事都交给我,常常是今天刚完成一项任务,明天桌上又来一堆,我虽然忙得焦头烂额,又要加班加点,却不懂得怎样跟老板讲明实情,对工作安排仍然照单全收,惟恐拒绝会引来不悦和僵局,碍于情面,无法说出心中的「No」。

后来,情况变本加厉,不仅要完成顶头上司派来的工作,其他部门的负责人和有些同事也会时不时转些工作给我。我跟自己说:「要顺服有权柄的,要热心于帮助有需要的人,分内分外的事情都要去做。」因此,不管谁来都笑脸相迎,鲜有推搪。

身陷「雷阵」的烦恼

事情做得多,问题也随之而来!很快就发现,我在工作上的大包大揽,使自己陷入「雷阵」,四面楚歌。

首先,是我的顶头上司开始不满意,他认为我不该插手其他部门的工作,更不该未经他的允许,就点头同意。塬来帮别人做事,不但会影响到本职的工作,也会被视为没尊重老板的意见,等同得罪他。其次,同事之间的关係也变得微妙,有的人趁机偷懒,把自己该做的事悄悄放在我的桌上;也有的同事颇有微词,像是我为了自己出风头,抢功劳;更有位同事担心跟我这样做事积极的人共事,会令她有失业的危机......我不得不停下来思考,我所谓的「顺服」,到底是为了甚么?我是不是真的好大喜功?神要我们处事温柔和忍耐,并不是要我们像上了套的驴子一样,停不下来。

顺服非忍气吞声

为了降低成本,公司决定把年底接到的一个新项目,分配给会计部的四个人去做,这样就可以不增加人手,减少开支,但却相应地增大了我们的工作量。为此,老板把大家召集来开会,要求每个人把增加工作量的多少,一一讲清楚,然后问大家的意见。会上,只有一位白人同事Jane提说:「我不同意,因为本来工作量已经很大,再加新的工作,一定会影响到质量,报表时间上也有衝突,公司必须重新考虑。」虽然我和另一位同胞的工作量也都多加了两成,但当时我们却甚么也没说,算是默认了。

会后,Jane忿然地跟我说:「这么多工作,怎做得完?」我同意这样的安排不合理,可是有甚么办法呢?Jane瞪大眼睛质问我:「你明明也不同意,为甚么不在会上提出来?你不说出来,老板怎么会知道?」 我非常尴尬,是啊!我为甚么不肯说真话?为甚么在老板徵求意见的时候,不能客观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我想起《罗马书》的话:「作官的塬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是的,我不应该惧怕掌权的,我若做得对,就无可指责了。

说诚实话的勇气

几个星期后,同组的中国同事就交了辞呈信。她说资本家就是剥削我们的劳动,与其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不如马上找工作,走为上策;她的离职留下了一大堆未完成的工作,令老板更感雪上加霜,也大惑不解。

一天老板问我:「你知不知道她为甚么要走?她工作表现很好,也从来没提出过要求,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只好和盘托出:实情是大家对公司的人事调整和工作分配都不满意,尤其是工作量增加,又缺乏相应的激励,我们都很有压力,怕完成不了任务。

老板一听就非常恼火:「为甚么你不早说出来呢?工作量是可以调整的,有意见也可以沟通解决,不是开会徵求意见了吗?」 我只好说当时顾虑多,怕被认为是不合作,不服从安排。

老板生气地说:「这样的顺从,等于是剥夺了我作出正确决策的权利。我需要一个诚信可靠的团队,建立共同利益,而不是口服心不服。」

我终于明白,顺服并不是对上司的安排言听计从,也不是凡事来者不拒。一个懂得为公司着想的好员工,除了有一颗愿意顺服的心,更要有说诚实话的勇气,刚强壮胆讲求信实,这样才会得到上司和同事的尊重。

相关专题 »

更多关于 就业 的文章 »

    • 无忧资讯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 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 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 51.CA 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