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感恩回馈

与陌生美女同住!男女混住的纽约旅馆

加国无忧 51.CA 2010年3月24日 13:11 来源:论坛 [ 加大字体缩小字体 ]

出门旅游,住宿费用是很大的一笔开支。有钱人当然无所谓,一二三四五星级酒店温暖又舒适,地点也常常位于闹市,既方便又安全。只是这些星星们价格也 高,一二三四五百美元一晚的价格,对于象俺一样的穷游者来说,不是不可以接受,是完全不可能接受。

有没有更经济的解决方案呢?需求带来供给,总会有办法的!大大小小、散落各处的背包客旅馆无疑是穷游背包客的首选。

出发到纽约前,先上网搜罗了一下纽约该类旅馆的信息,根据口碑、价格及地点情况,确定了一家名叫L Hostel的旅馆,位于曼哈顿岛中部偏上、中央公园北、距地铁2、3号线116街站步行10分钟的距离。旅馆从2人间到16人间门类齐全,有男生房间女 生房间也有混住房间。由于可以不计性别地安排,通常是混住的比较好订。我订的是6人混合间,头一晚(2月13日)40刀、后两晚20刀--由于情人节和春 节的关系,13日晚的价格较贵,价格机制随需求随时调整,极为灵活。

旅馆的位置很好找,根据网上信息--位于118街和第七大道的交汇处--但有一点难度的是找不到第七大道,找得到的是一个奇怪的新名字:

 


没错,就是它了,与118街的交汇处,L。

初到L时,已是华灯初上时分。旅馆内人来人往,交钱的、上网的、喝咖啡的、打台球的等等,将一个不大的小门厅点缀得极为热闹。不需要太多的注意就可以 发现,大多数房客都是30以下的年轻人,不同的肤色、不同的装扮、不同的语言,相同的应该是钱都不太多。

L Hotel将面积很紧张的接招厅布置得紧凑而有趣味,长长的柜台不仅是旅馆接待处、也是快餐食品和纪念品(主要是T恤)销售处。四周墙壁上既有T恤样品和 销售广告,也有早餐免费的旅馆告示,每一寸空间都被利用。墙壁的几个顶角悬挂着大屏幕电视,这两天的重头戏是NBA全明星赛。

大门口立着一个穿着旅馆纪念T恤的雪人,表明纽约这些日子的雪也不小:



旅馆内接待处、会客处、餐厅等多功能厅:

 

 



甚至还专门辟出一块地方上网!当然需要买卡付费,但这项服务仍相当受欢迎:



让我感到意外和非常高兴的是不仅有一张台球桌,还有一张乒乓球台!几位来自欧洲的男男女女正在打球。我办完入住手续后还未到房间,背着大包就观战,随 即被邀请来两局--我已经有半年没打球、等得实在太久了!--本来想一展杀手本色,让他们明白明白我堂堂上国的球技,但无奈球拍质量之差实属骇人听闻,完 全不起球,打了一小会儿只好悻悻离开。

 



房间及房客:

到了房间后发现,已经有两女一男先行入住了进来。男生来自一不知道的国家,两位女生来自法国。

三位都非常安静,或是看电脑,或是看书,整个房间不象卧室,倒象个卧式教室。这样安静的房间很适合休息,但此时却是美国东部时间的大年三十,而且我出 来也不是来看书的。所以我决定出去转转。



电梯间里的广告吸引了我的注意:楼下有情人节派对!关键是--提供免费啤酒!这样的事情,当然不能错过!



问题是,我去的稍早了些。啤酒很多,人很少。音乐很好听,旅馆服务生态度很好。



无论男女,服务生都是红色的T恤,且在后背标醒目地标有自己的名字--这就非常适合于大家的彼此熟悉和沟通:

这些每天和世界各地房客打交道的年轻老手们,非常清楚如何创造一个欢乐轻松的氛围。比如,当我想给一个拿着糖果自得其乐的参加情人节派对的小男孩照张 相时,我的相机刚举起来,一位女生就迅速地跑过去和小男孩挤在一起合影!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然后大家笑做一团,气氛一下子就热闹很多。

 

 



喝了一听免费啤酒后,我回到房间取电脑,准备在信号更好些的一楼写篇博文。

此时房间里稍微热闹了些,两位法国女生开始就某一有趣的话题展开讨论。她们的法语比英语还流利。

 



我也得以轻松些认真些的打量下这个房间。三张上下铺双人床,共计六张床位。旁边是灶台,微波炉、壁橱等还很全。台面上有一幅豹子的油画很漂亮,就紧挨 着灶眼随意地扔着--后来才知道这个灶台是个摆设,最近一些日子并不工作。总体来说,房间虽然不大,但很干净,设施也还不错,很舒适。相对于价格而言,相 当舒适。

 

 



只是网络信号实在难以恭维--这也是我对这个小旅馆唯一的不满。辛苦费力艰难上传了一篇后,我决定再去弄听免费啤酒爽爽。

然后发现想免费爽爽的人太多了,啤酒早就光光,派对现场也出现了个别爽过劲的选手--如这位香港同胞--正以一种极怪异的动作和节奏独舞:

免费的没有了,就去找付费的吧!还好旅馆周边条件优越,旁边不到10米距离就有一家24小时永远营业的墨西哥人开的便利店:



而街道对面不足20米处便有一家营业很晚的黑人酒吧!音乐很劲爆,价格也还算公道--克罗那6刀一瓶。里面顾客全都是黑人,突然闯入的我显得极为另 类。纽约之行的印象之一是黑人。很热情,很友好,很有意思。从酒吧里的DJ到喝酒的、从警察到卖盗版碟的、从子夜时分的街头老者到地铁A号线最远端车站的 候车人,黑人兄弟大都喜欢交流、乐于助人。



当我从外面满意而归时,旅馆里的战友们仍然在忙碌着:



我也就宜将剩勇追穷寇地又和这位瑞士小伙子打了两杆台球,互有胜负:

第二天早上9点钟左右起床后发现,房间里只剩那位不知来自何方的小伙子还在酣睡,其余人等早已不知去向。大大小小的行李就那么扔在旁边,轻装旅行的法 国女生和另两位昨晚回来时只见到床上衣服没见人的房客,都这么轻易地将行李的安全性寄托在了陌生人的人品之上:



早餐是一定要吃的。这儿的早餐虽然不躺口,但也并不比其他地方的早餐更难吃。毫无胃口硬着头皮地吃点面包喝点牛奶咖啡,纯粹只为白天高强度奔波提供能 量储备。

 



当然,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我受党多年教育,对各种复杂情况和一小撮各类份子总是持有高度警惕--因此我的纽约之旅是背着我的全部家当进行的--我 实在不习惯将背包扔在房间拍手走人。

这使得我的旅途强度倍增。第二天晚上看完时代广场的霓虹回来时又已12点多,回来的都睡了,还剩2个没回来的。第三天早上起床后发现除了那个不知来自 何方的小伙子还酣睡,其余人等早已不知去向。第三天晚上回来得较早,原因是我已经累了。两位法国女生回得也很早,原因是已经累了。

经过短暂的交谈,发现大家已经去了的和打算去的几处景点基本重合,只是顺序不太一样。大概到纽约的游客都会毫无新意地去帝国大厦、时代广场、大都会博 物馆、中央公园、自由女神、华尔街等。对纽约的新鲜感开始减少,疲劳感显著增加。

两位女生计划第二天去帝国大厦,我告诉她们我是如何度过2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后才上到楼顶,这令她们稍觉恐怖--但我相信绝不会恐怖到改变计划。大家都 知道这个过程很惨,但又都不去不罢休。

全纽约的游客都有点飞蛾情节。

房间里的另两位男生也都来自欧洲,一位丹麦、另一位英国。只是他们出现的时间总是很短暂,似乎在别的房间有大部队。

 

 



从华盛顿回来时又到L Hostel住了一晚。这次订的是14人间,价格还是20刀。原以为14人间会是满满一屋子床和人,但实际是分布在三个房间里,其中一个小间只有一张上下 铺,感觉和2人间有点象。

 



头一次住这种背包客旅馆。头一次和陌生女生住同一房间。头一次在海外一个人过春节。这种经历很好玩儿。

对于L Hostel这家背包客旅馆,我非常乐于向大家推荐!如果下次再去纽约,我想极有可能还会选择它的。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  何润宇

相关专题 »

  • 无忧资讯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 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 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 51.CA 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