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无药可医?多伦多外科医生有法子

加国无忧 51.CA 2012年2月28日 09:32 来源:世界新闻网 [ 加大字体缩小字体 ]

  多伦多综合医院的一组外科医生,利用新手法把肿瘤从病患的肝脏处移除,麦基福瑞(Ian McGilvray)医生就是这个团队中的一员。

  麦基福瑞指出,有太多的肝癌病患被告知他们已经无药可医。而他和他的团队认为,过去移植肝脏手术的经验赋予他们能够将肿瘤从患者肝脏中切除的特殊技巧,并可能以此挽救一些病患的生命。


  麦基福瑞和他的团队在多伦多综合医院既做肝移植手术,也做肝癌手术。他们从中摸索出给一些在医学上被判死刑的肝癌病患动手术的经验,迄今为止,也仅有一小部分病患从他的手术技巧中受益,譬如,去年夏季,博尔(Mark Bauer)成为麦基福瑞团队第22名实验式的肝癌切除手术病患。令博尔不敢相信的是:术后他居然痊愈了。

  加拿大每年约有2000人罹患肝癌,有的肝癌是因为直肠癌扩散至肝脏所致,另外有些患者的肝脏主动脉遭肝癌包围,他们一般都被医生告知,他们没有治愈的机会。

  纽芬兰省人博尔九年前(2002年)被诊断患上不可手术切除的肝癌,医生告诉他,他的肿瘤太大,紧紧包围着他的肝脏主动脉,动手术会让他送命。

  博尔2003年从纽芬兰省乘机前往爱民顿接受化疗,他希望化疗能缩小肿瘤,以便能透过手术将其切除。他经历了八个化疗疗程,每次都要事先在医院出具的生死状上签字:万一他在化疗中死去,医院没有责任。

  博尔的肝癌在2003年里没有缩小,但也没有长大。他在绝望中转而接受自然疗法。他与家人认为,在传统医药束手无策情形下,这或许是唯一治愈的希望。

  博尔的妻子为他准备了生肉、鱼、鸡蛋、杏仁等搭配的食疗食物,2007年他的肝癌缩小了,但没有医生告诉他,这到底是以前化疗的延续效应,还是自然疗法或其他什么事情产生的效果。

  博尔一家人2008年移居至安河宾顿(Brampton),一名肠胃病专家告诉他,他或许有机会在多伦多综合医院获得肝脏移植。

  检查结果显示,博尔不符合接受肝脏移植病患的标准,但麦基福瑞在查看了他的病例之后认为,或许他可以为博尔提供更好的解决:把他的肿瘤切除掉。

  麦基福瑞警告博尔说,有10%至20%的概率他会死在手术过程中。

  博尔2011年8月5日早上6时开始被推入手术室,麦基福瑞在切开了博尔胸腔和将肝脏与周边器官分离之后,他发现博尔的肿瘤与三根肝静脉相连,而这正是此前其他医生告诉博尔肝病无法接受手术治疗的主要原因。

  麦基福瑞先是夹住肝脏主动脉和静脉上下进出口,中断肝脏血液供应,然后他用刀切断左边肝静脉;此时,用低温液体将肝脏内残血冲洗并降低肝脏温度,另外,手术团队成员用冰敷肝脏周围。正确使用低温液体和冰敷是保持肝脏在没有血液供应下能够存活的关键。

  麦基福瑞说:「手术类似于肝脏移植,但这个肝脏移植都逗留在同一病患体内。肝脏停止了,医生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来完成(肝癌切除)。」

  整个手术过程从早晨一直持续至深夜,当天午夜,博尔家人获准进入康复室探望博尔。医生解释说,因为医生麦基福瑞发现了博尔更多肿瘤,他想将它们全部清除,所以手术持续的时间较预期长。麦基福瑞也花费了数小时修补器官结构和将剩余的肝脏缝制起来。

  数天之后,麦基福瑞告诉博尔说,病理检查确认,他已经痊愈了。

  手术完成至今已有六个月时间,博尔认为还是很难用语言准确表达自己的心情。

相关专题 »

  • 无忧资讯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 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 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 51.CA 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