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夜间醒来数小时再睡较为健康

加国无忧 51.CA 2012年2月28日 10:02 来源:网易探索 [ 加大字体缩小字体 ]

网易探索2月28日报道 BBC的消息称,人们常担心自己睡觉时会在半夜醒来,事实上这对健康可能是有益的。20年来,科学家们努力寻求证据来证明8小时连续睡眠是不自然的,而现在历史学家也提供了支持他们的证据。

在20世纪90年代,心理医生Thomas Wehr进行了一项实验,该实验让一群被试者连续一个月每天14小时置身于黑暗之中。

被试们花了些时间来调整自己的睡眠,到了实验的第四个星期,他们都进入了一种非常独特的睡眠模式——他们先睡4个小时,然后醒来1或2个小时,然后再睡4小时。

尽管研究睡眠的科学家们对这个实验很在意,但是大众一直保持着我们应该连续睡眠8小时的观念。

直到最近,在历史学研究领域里,我们应该有两阶段睡眠的理论再次出现。

在 20年时间里,历史学家Roger Ekirch仔细研究了人类与夜晚的关系,并写出了《日落之后:过去时光中的夜晚》。

Roger Ekirch从日记、法庭记录、医学书籍和文学作品中,发现了500多条证明两阶段睡眠存在的文献——从荷马史诗《奥德赛》到现代尼日利亚部落的人类学记录。

和Wehr的实验中的被试们相同, Ekirch找到的文献描述了相同的睡眠模式——人们在黄昏后先睡两个小时,然后醒来1到2小时,接着再开始第二段睡眠。

Ekirch说: “重要的不是这些文献的数量,而是他们的叙述方式——好像这是(两阶段睡眠)常识似的。”

在两段睡眠中间的这段清醒时间中,人们十分活跃。他们常常起床去厕所或抽烟,有些甚至去邻居家串门。不过大多的人选择呆在床上看看书、写些东西以及祈祷。许多15世纪后期的祈祷手册都记载了用于在两段睡眠之间进行祈祷的祈祷文。

人们在这些时间里并不孤独,他们常常跟同床者和情人们聊天。

一本16世纪法国的的医生手册甚至建议伴侣们,最佳的受孕时间并不是经历了漫长劳累的一天刚结束的时候,而是“更能享受和发挥的第一段睡眠之后”。

Ekirch发现,从17 世纪工业革命兴起后,文献中才渐渐不再提及第一次睡眠和第二次睡眠。这种消失的情况开始于欧洲北方的城市上层阶级,然后在随后的200年里慢慢发展到整个西方社会。

到1920年代,两阶段的睡眠这一概念彻底从社会意识中消失了。

他认为这种转变的原因是街道、家庭照明水平的提升以及咖啡馆(有些甚至整夜营业)的盛行。当人们能在夜晚做更多其他的合法的活动享受夜生活时,用来休息的时间就相应减少了。

在他的新书《夜晚的帝国》里,历史学家Craig Koslofsky解释了这是如何产生的。

他说:“17世纪前的夜社会并不好。”夜晚是那些声名狼藉者——罪犯、妓女和醉汉——的乐园。

“而那些买得起蜡烛的有钱人,有更好的地方去花他们的钱。何况熬夜对社会声望和评价的提升并没有帮助。”

这种情况在宗教改革和反对宗教改革的过程中有所改变。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在这段受迫害的时期之中,变得习惯于在夜晚提供服务。如果在之前是恶棍们统治夜晚的话,那么现在尊贵的人开始变得习惯于利用夜晚的时间了。

这种趋势也迁移到了整个社会,但仅是那些买得起蜡烛的人群。等到街道照明出现时,夜晚的社交活动开始渗透到各个阶层中。

1667年,巴黎将蜡烛放在玻璃灯罩里设置路灯,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照亮自己街道的城市。同年以及2年之后,里尔和阿姆斯特点也实现了街道照明。阿姆斯特点还发明了一种更高效的油灯。

1684 年伦敦才加入了巴黎、里尔和阿姆斯特丹的行列。到了17世纪末,50多个欧洲的主要城镇都提供夜晚的照明。

夜生活逐渐成为一种时尚,而继续躺在床上被认为是浪费时间。

“在19世纪之前,人们变得越来越有时间观念,越来越关心效率,”Roger Ekirch说,“工业革命加强了这种趋势。”

一份1829年的医学杂志提供了这种态度的转变的强力证据,它敦促父母们去改变自己孩子们的两阶段睡眠的习惯。

“如果没有疾病或意外,他们不需要自然醒来的第一阶段睡眠之外的休息。

“如果他们继续想要第二阶段睡眠的话,他们会被教育到:这是过度休息的行为,不值得尊重,应该鄙视这种行为。”

今天,大多数的人似乎对整段的8小时的睡眠十分适应,但是 Ekirch相信许多睡眠问题可能是因为人们放弃了更适合人体的两阶段的睡眠。

他表示, 这可能是所谓睡眠维持型失眠——在半夜醒来,难以再次入睡——的原因。

这种问题首次出现在19世纪末期的文学之中,这正好是两阶段睡眠开始消失的时间。

“我们的睡眠有固定的模式,”睡眠心理学家Gregg Jacobs说,“在晚上醒过来是人类自然生理的一部分。”

他认为我们应该进行一段式连续睡眠的观点会是有害的,这种观点可能会让那些午夜醒过来的人对自身感到焦虑,这种焦虑会导致失眠,进而影响人们白天的生活。

牛津大学的生理节律神经科学教授Russell Foster提供了这样一种观点。

“许多人在晚上醒来并且感到焦虑,”他说,“我对他们说他们正在经历一种古老的双阶段的睡眠模式。”

但是大多数的医生仍然不能够认识到,一段连续8小时的睡眠可能是不自然的。

他说: “医生面对的超过30%的医学问题都直接或间接来自于睡眠。但是在医学训练中睡眠被忽视了,而且现在只有很少的几个医学中心在研究睡眠。”

Jacobs 认为,在睡眠之中的清醒使得人们的休息分为数个阶段,这也许对人们自然地调节压力起到重要作用。

在许多历史记录中,Ekirch发现人们利用睡眠中间的清醒时间来记录自己的梦境。

“今天我们很少花时间做这些事情,” Jacobs教授说,“而在现代生活中越来越多的人经历着焦虑、压力、抑郁、酗酒和滥用药物,这也许并不是巧合。”

所以,下一次当你在半夜从睡梦中醒来时,想想那些工业时代之前的祖先们,告诉自己:现在醒来对健康有好处!

相关专题 »

  • 无忧资讯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 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 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 51.CA 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