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泽:请客观公正对待反欺凌法案

加国无忧 51.CA 2012年6月3日 06:15 来源:51周报 作者:汇泽 [ 加大字体缩小字体 ]

原文标题:反欺凌法案、公社田和自留地

反欺凌法考验着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容纳程度。这一法案并非要让同性恋群体侵占“公社田”,它同时要为所有的受欺凌学生提供一片“自留地”。目前的问题在于:在有的人心目中,其他学生可以拥有“自留地”,但同性恋学生却不可以拥有这片“自留地”。这就是一种不平等和歧视。

安省政府推出的校园反欺凌法案(《接受学校法》,
13号法案),无疑是近日网上和新闻中热议的话题。法案要求省内各教育局以预防措施反对校园欺凌,严厉惩戒欺凌行為,对所有学生提供一个安全、相互包容和接纳的学校环境,让每一个学生都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潜能。法案向社会传递一个明确性息,就是安省反对任何形式的校园欺凌和歧视,不论这种歧视出自种族、宗教信仰、肤色、家庭背景、身体特征、性别、性倾向等原因。

宗教人士和专為反对
Bill13法案而成立的“传统家庭价值同盟”公布了一项问卷调查,表示有90%以上的受访者反对13号法案;84.8%反对在学校开设“同性-非同性联盟(Gay-Straight Alliances, GSA)”。据传统家庭价值同盟介绍,受访者大部分是华裔。

而在同一时期,
Forum Research发表了另外一项调查,大部分受访人士(估计以非华裔人士居多)持有截然相反的观点,认為在天主教学校里,应该允许学生成立“同性-非同性联盟”之类的组织,赞成者占51%,不确定者占21%,而反对者仅占28%。

同样是同性-异性取向联盟的问题,為何在华人社区和主流社会中会有如此巨大差别的反应?

无中生有、造假上天,“性教育”写在法案何处?

让我们看一下调查问卷的问题和宗教团体的宣传口径。

反对
13号法案的团体,极力将法案描述成向学生开展性教育、灌输性知识的强迫法案。“传统家庭价值同盟”进行的调查,宣称13号法案规定安省所有的公校和天主教学校必须在校内组织小学三年级学生举行“以同性取向為傲”的游行;向年幼学生灌输性知识教育。有的说法甚至更是不堪入目,宣称政府在向小孩子提倡肛交口交等行為等等。

然而这种言论根本经不起检验,反对
13号法案的人士在面对质询时回答不上来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这样的一些强制要求写在13号法案何处?


5月7日至22日,负责审理该法案的省议会社会政策委员会召开了多次公开聆讯会,听取了各方意见,有的强烈反对抱怨法案做得太过火,有的支持,也有的抱怨法案做得还不够。委员会给各种不同意见的人以表达意见的忌讳,多伦多也有為数不少的华人前去。

在聆讯会上,反对者拿着准备好的“性教育”指责发言,被询问时却大出洋相。一位反对
13号法案的华裔人士被多位省议员反复询问:“您是否看过法案文本?”、“我看不到这个法案在哪里谈到性教育,你是否可以指给我看看?”,一位省议员甚至递上一本法案文本,希望这位谈到性教育、学校组织同性恋游行的人士具体指出来,到底在哪一页、哪一张、哪一节里,法案提到这些内容。此位人士最终没能指出相关的章节。


24日的OMNI电视和日后的新闻上,教育部长特别否定了所谓13号法案是推行性教育的言论,她指出13号法案的目的在于反对、预防校园欺凌和骚扰行為,旨在為所有学生,不论族裔、肤色、宗教信仰、性别、性倾向或残疾,营造积极的学习环境,让每一个学生感到安全、包容和相互接纳。该法案与性教育没有关系。说13号法案推行性教育,那是没有阅读法案内容。

既然法案中根本没有所谓性教育、强迫参加同性恋游行等条文,这种编造连“断章取义”都算不上,只能用无中生有、张冠李戴来形容,造假都造到天上去了。

为何反对人士要编织这样耸人听闻的言论来误导? 51.CA 加国无忧

在我看来,反欺凌法案并非像反对人士所说,要“把同性恋生活方式强加给社会公众”,它不会影响到社会主体的正常生活,一个法案也不可能有这样的魔力,这就是为什么大致明了真相的主流社会根本不会被这种耸人听闻的言论所蛊惑。然而这个法案确实涉及到一个基本的问题:它要给遭受欺凌的学生提供一个可以获得辅导和相互支持的空间。这种空间对于其他类别的欺凌来说,安省所有学校都愿意提供,但是对于因同性恋而遭受欺凌的学生,这样的空间就是同性-非同联盟
GSA,在安省有的学校里已经实行了多年,但在有的学校里却被严加禁止。

换句话说,反欺凌法考验着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容纳程度。这一法案并非要让同性恋群体侵占“公社田”,它同时要为所有的受欺凌学生提供一片“自留地”。目前的问题在于:在有的人的心目中,其他学生可以拥有“自留地”,但同性恋学生却不可以拥有这片“自留地”。这就是一种不平等。

“特别权力”还是“特别限制”?

对于法案中的GSA内容,省府也澄清并非强迫每个学校都自行设立这样的组织,而是在学生有要求建立此类社团的时候,学校不能以“这个名字不好听”而拒绝。反对团体认為这是给同性恋人士以“特别权力”。然而他们却不愿回答的是,学校里目前可以根据学生要求开设各种维护平等的社团,比如可以成立亚裔学生平权社、残障学生平权社、女性互助组织等等,但是在密西沙加的一间天主教学校却长期拒绝该校学生成立社团的申请,因為学生明确提出要成立GSA,但是学校不容许这个社团的名称带有“同性恋”的字眼,实际上就是给学校中的一群人以特别的限制。

正如《渥太华公民报》的社论指出,如果一个学校里不能容忍“同性恋”这样的字眼在学生社团中出现,很难想象这个学校能为校园里的同性恋学生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安省教育部长布顿发表声明表示,根据多日的公开聆讯,政府响应聆讯期间社区的呼声,决定修改法案条文,在学生要求成立GSA或是类似名称的社团时,教育局和校长都不得拒绝;成立的社团及其活动的名称都必须符合营造正面的学校气氛,提倡包容和接纳所有学生。

我不是同性恋,也不想学习他们的生活方式,但是我是少数族裔,希望这个社会营造平等、相互尊重的氛围。在我希望别的族裔尊重、不歧视华裔的时候,我也认同他人具有平等的权利,具有和其他人一样,拥有一片自留地的权利,不论他们是什么种族、性别、宗教信仰、或性倾向。

info.51.ca 无忧资讯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相关专题 »

  • 无忧资讯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 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 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 51.CA 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