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峰:多伦多市议会做的最愚蠢事情

加国无忧 51.CA 2012年6月16日 06:19 来源:51周报 作者:辛峰 [ 加大字体缩小字体 ]

多伦多市议会是由市民选出的在这个城市里制定市政发展等一系列决策的最高权力机构,近年来,尽管市议会在城市的发展建设方面发挥出了不少领导作用,但是由于市议员成份的良莠不齐,他们也常常会作出一些愚不可及的决策,令到广大市民为之摇头。上周三,市议会就又通过了一项极为愚蠢的决议,即从明年一月一日开始在多伦多全市零售商户全面禁止使用购物塑料袋。

自从多伦多市议会在去年以大比数通过了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搞明白的“禁翅案”之后,今年三月份,这个议会又不顾民意的反对通过了极为短视的轻轨发展计划,由此一些市议员们的问政能力和从政素质也在不少市民的心中被打了折扣。由于加拿大三级政府结构的特点,市议会中的议员并不是代表党派团体出选,市议会中也不能像省和联邦议会那样以党的决定让属下议员保持一致的投票立场。所有市议员在议会中,尽管立场有左、中、右之分,但基本上还是各自为政,依自己的意愿进行投票。由于这些议员理念和利益的不同,在如何投票上他们也常常会“各怀鬼胎” 莫衷一是。在这样的市政架构之下,任何一位市长,就算他再有远大的施政宏图,有时也未必能得到足够议员的支持票。一年多以来,福特市长的一些颇得民心的政策常常被市议会否决,正是出于此因。在加国政坛上,人们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戏言:能干的政客进联邦政坛,能力一般的政客留在省议会,不中用的政客才溷市议会。这三句话确实也说明了一些问题。

多伦多市议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通过了“禁袋案”,这证明在这个议会中,一些议员的问政水平已经不是差的问题,而是到了愚不可及的地步了。与以往在市议会中明显的左、右对峙的局面不同,这次提出愚蠢动议的是一位被认为亲福特的市议员夏因纳(David Shiner)。据这位仁兄事后表示:他原来并没有关注到城市的胶袋使用问题,只是在当天有关废除五分钱胶袋费的辩论中,听到了有议员提到的每年有数亿个胶袋进堆填区的事,他觉得问题严重,于是脑袋一热就提出了全面禁胶袋的动议,尽管当时他是在冲动之下提出了动议,但他并不因此而后悔。作为一名福特阵营的市议员提出了一项与福特意愿相违的议案,这自然让习惯与“阿福”唱对台戏的另一些市议员如获至宝,于是在大部分左翼议员的护航之下,这项荒唐的动议就以二十四对二十票被通过了。

作为一项对多伦多的二百五十八万市民的生活和购物习惯有重大影响的议案,居然在提出之前不作任何研究,不举办任何咨询和公听会,不与任何一家商户沟通,也没有任何执行细则,更没有经过专门委员会讨论,就这样被霎间通过了。这足以证明这个市议会中,那一半以上的议员目中无人和不负责任已经到了何等的地步。

诚然,从市议会的议事程序上而言,这样的动议被提出并且通过,并无任何可疑之处。然而,如果从尊重民意,对市民负责的角度出发,如此草率地通过这类动议就相当有问题了。在这个世界上,全面“禁袋” 的城市虽然也有,但少之又少。即便这些城市“禁袋” 也是经过多年的酝酿和过渡才正式实施,洛杉矶就是一例。而在欧洲一些城市,也存在一些就算付钱也不肯提供塑胶袋的商户,但这基本上都是商户自己的决定,并非因为政府的禁令所致。在这些城市,顾客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方便与否,选择去一些提供胶袋的商户购物。多伦多市议会不管三七二十一,突然提议,半年后就要让整个城市全面“禁袋”,这不仅在环保上钻了牛角尖,走进了死胡同,更是对全体市民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权利的一种无礼侵犯,抵触了加拿大的人权宪章,也根本经不起法律的挑战。

我们姑且不论当今世界上,无数环保团体极力鼓吹的大气暖化以及人类对环境的严重污染是否走火入魔、言过其实,亦或根本就是个伪命题。就是倡导环保也应该建立在市民自觉、自愿的基础之上。在有关购物胶袋对环境的污染问题上,香港在去年曾经有过调查报告。据报告反映,由于香港的商户实行胶袋收费,使得消耗量大幅下降,但是与此同时,由胶、布溷合物制成的所谓环保袋的使用量却大幅上升。由于这类环保袋本身也是由不能降解的溷合物质制成,而相当多的市民并没有养成将之反复洗涤再用的习惯,常常脏了之后就当垃圾丢弃,目前在堆填区这类环保袋所占用的面积已超过了一次性使用的塑胶袋,并且造成了比塑胶袋更严重的污染。香港的这一调查结果说明:简单地“禁袋”并不是切合实际的环保做法,而且还会产生副作用。从明年起,多伦多将要全面禁止使用塑胶袋,本来并不普及的环保袋将会开始大行其道。由胶、布溷合物制成的环保袋本身的污染问题也会出现在公众面前,如果这一问题得不到解决,不知市议会又是否有人会再提出动议:全面禁用环保袋,让市民双手捧着鱼、肉、蔬菜、瓜果从超市坐巴士或地铁回家呢? info.51.ca 无忧资讯

一次性的购物塑料袋是人类文明和科技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象任何方便人类生活的产品一样,如果走火入魔去研究其“负作用”,总能找到一点问题。如果我们将这类问题无限放大,进而颁发禁令,让该产业从此灭绝,这就更是一种思想上的“变态”。就象肉类制品常常与胆固醇和心血管疾病有关联一样,我们不能因为其负面作用而全面禁止吃肉,让全人类都吃素念佛。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市议会,如果是真心环保的话,对于胶袋问题应该从教育入手,鼓励市民善用、少用、非必要不用,而非只是简单、粗暴地一刀切,颁发禁令。

多伦多市议会又通过了一项荒唐的动议,正如福特市长在电台节目中所讲的那样:“这是市议会所做的最愚蠢的事”。要指望良莠不齐的市议会转蠢为聪明,并非是件容易的事,在2014年下届市选之前,他们应该还有时间会继续搞出一些“蠢议案” 。作为市民,我们也非常有必要替那些支持“蠢议案”的议员们留下记录,让他们在下次市选中尝尝做“蠢事”的代价。

在多伦多的四十四名市议员之中,百分百“纯正”的华裔市议员只有两位,他们是李振光和黄慧文。可是这两位华裔市议员在华人普遍不支持的“禁翅案”和“轻轨案”中都投了赞成票,其中黄议员还是极不受欢迎的“禁翅案”的提案人之一。在这次“禁袋案”的投票中,李议员总算有所“进步” 投下了反对票,而黄议员却依然“一意孤行”支持全面“禁袋”。从许多华裔政治人士在政坛上的问政表现来看,我们不难看出华裔的参政成效其实并不在于有多少华人可以成为议员,更重要的还应该看他们的问政能力和政治素质有多高。

本届多伦多市议会做了一件被福特市长认为是“最愚蠢的事情”,可是这些议员还有一大半任期没有做完,在余下的日子里,这一“愚蠢之最” 的记录 还有可能再被他们自己的“胡作非为”所打破。福特市长在“禁袋案” 通过的第二天曾经表示:这类事情的发生,和我们市民平时不太参与市政讨论有关。他希望市民们能从中吸取教训,关心市议会的运作。依笔者之见:如果我们真的要让这个市议会以后能够少做或者不做“蠢事”,仅靠四年一次的例行投票是远远不够的,还应该监督市议员们的工作并经常向他们“敲木鱼”,让他们在市民的压力之下可以变得“聪明” 起来。 加国无忧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相关专题 »

    • 无忧资讯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 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 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 51.CA 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