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烦提钱:我在加拿大失业以后的生活

加国无忧 51.CA 2012年7月6日 07:37 来源:51周报 作者:阿魁 [ 加大字体缩小字体 ]

我失业了,申领政府失业金(EI)。按理说,政府给你EI,是让你用FullTime时间找工作,因为找工作这件事的本身,就是一件FullTime的工作,EI就是政府给你这件工作的工资。

可是实际上,多数移民在失业期间,一边拿着EI,一面去做现金工,等到EI期将满,申请一个学校,要求延长IE,拿着IE去读书,毕业后再找工作。

大家都这样,我也这样,领失业金期间,去找份现金工,一家老字号寿司店做小工。

这家店里有两个老员工,据说第一任老板开这家店时,就是第一任老板的左右手。随后换了四任老板,每任老板都交待下一任老板,这两个人一定要留下,否则生意就做不好。

第一位是个胖经理,叫什么我不知道,哪里人也不清楚,只知道这个人英语法语国语越语是样样都非常流利,但是从来也不多说一句话,店里对内对外都是他一个人安排。对外,店里所有东西都是他订,每一样都是全市最低价,而且质量好。对内,哪个人偷点懒,吃点东西,他总会出现在你面前,一言不发看着你,等你看他时,他已经扭头走了。就象是个幽灵,总是在你不希望他出现的情况下出现,出现后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事也没发生,就是让人后背发麻。

第二位是前台寿司吧首席,我们都称老大,是个越南籍华人,名叫HENG,我也不知道是哪个HENG。其实这人一点也不横,同胖经理相反,成天春风满面,笑容可掬,留一头飘逸的长发。一边干活一边闲聊,随随意意,可是手头非常之快,他干活你根本看不清楚,就象变戏法一样,一小会儿功夫包出一大堆,还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同样的材料,经他手包出来,就是好看。他在地下室还有个房间,专门配料。他配料时,老板都不让在场。别的事他很随意,就这事他一点也不将就。从第一任老板就是这样,一直就延续了下来。

我是不敢同胖经理套近乎,就跟HENG套近乎,想学学他的手艺。我经常带两瓶啤酒,中午吃饭时,他一瓶我一瓶,先用小酒溜溜再说。三溜两溜,我就到吧台里干活了,不过还是拿小工的钱,新手,太慢,我这个吧位一半的活,都是HENG替我包出来。速度提不上来,也不好意思找老板加工钱。不过也无所谓,我又不是冲着钱来的。

老板挺高兴,寿司吧台里少雇一个包卷师傅,用小工代替,省钱。HENG也高兴,有酒喝,我速度跟不上误的那点活,他三下五除二就给干出来了。我也高兴,虽然没加工钱,学了手艺,活比以前轻松多了,最重要的是,不用见了胖经理后背发麻了,胖经理从来不管HENG的地盘。

随着我包卷速度的提高,我开始考虑要求老板加工钱了,可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老板要卖店了。这时是不可能给我加工钱的,因为这时老板要拚命降低成本,包括人工成本,对卖店有利,这事我懂,看来只能等到新老板来了以后再说。

新老板来了,我一瞅,差点晕倒,这人我认识,是我从小一个远邻,好象是从来没说过话,不过经常在路在见到,这世界真是太小了,转了一大圈,居然在加拿大又遇上了。

从眼神里能看出来,他认出来了我,可没有过来认,我一个小工,也不可能主动认他。平日里马大哈的HENG,居然看出来了,他问我,是不是认识我们新老板,我点点头,苦笑了一下,他扮了个鬼脸,赶快低下头来干活,被老板训一通那可划不来。

人家忙着交接店,我忙着包寿司,谁也没功夫,都装作不认识。

同老板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老板的亲戚,老板安排他在我以前干小工的那个位置配酱油,眼睛盯着寿司吧。我和HENG都明白,我现在这个位置是他的,我还要回到原先位置配酱油,加工钱的事,根本就不需要提了。

问题是老板会怎么通知我,是装作不认识通知我,还是让HENG去安排。

从新老板接店第二天,HENG开始教我怎么配料,这面子可不小,寿司吧老二都从来没有到地下室配过料。其实配料很简单。配料本来就是这么简单,还是HENG只教了我一点,我也不清楚,总之过了大约一星期,HENG告诉我,明天老板会找你。我知道,找我不是给我加工钱。

老板:“你是哪的人?”我心里想,装个啥啊,HENG都看出来你认识我。
我:“我家住在……你家住在……我在几年级几班,你在几年级几班。”
老板:“你怎么干这个活?”
我:“这活就不是人干的吗?就这活,我能干下去就不错了,你说对吧?”

老板犹豫了一下,终于进入了正题:“从明天起,你和我家亲戚每人在你现在这个位置干半天,每天中午交换位置,我想让HENG也教会他包卷。”

我:“不用这么麻烦,我要回国一趟,不能在这做了。”
老板:“那你打算什么时走。”
我:“如果方便,我想明天就不来了。”

老板没说什么,走了,过一会又回来,给我一个信封,“这是你的工钱,算到今天下午5点,不过你不用干到下班,还有一小时就吃饭了,吃完了饭再走。”呵呵,到底以前认识,很大的面子。 无忧 资讯 info.51.CA

我想等老板离开了就走,不想在这吃饭,可是没等老板离开,突然一下停电了。

后厨一阵子大喊大叫,那里没窗,想必一团漆黑,一片混乱。前大厅的员工和客人也有一些骚乱。老板楞在那里不知所措。这时能看出来胖经理的作用了,安抚客人,指挥员工做这做那,同时向HENG摆摆手,指指后厨。HENG拉了我一把就往后厨走,我只好跟着他走。他让我在后门守着,别让人往外拿东西,他到地下室去了,喊几个人,把所有没开包的鱼虾都往冷库存里搬,开包的都给加上冰。还真有几个人趁混乱往外偷东西,都让我给截了回来。这时老板和他家亲戚过来了,我对老板说,后边你放心吧,你就待在收银处,别的地方不用你管。老板点点头,往前厅去了。他家亲戚跟着老板走,我把他拉了回来,我把HENG交给我得罪人的差事交给了他,让他守着后门,我帮HENG去了。

这样下午我就不能走了,一直到来电,恢复营业。快到下班,老板问我明天能不能再来帮他,我同意了。

第二天,老板把我叫他的小Office里,把录像监控转到后厨,指着几个位置,问我想干哪一个。我明白, 这几个大厨陆陆续续要被老板炒掉。每换老板,都会炒掉几个大厨,换上新人,降低人工成本。

他们几个人正在挥汗如雨,时不时还拿毛巾擦擦,他们不会想到,此时老板正在研究先炒他们哪一个,也许他们凭多年的大厨经验能想到老板会这样做,只是要好好表现,争取做一个幸存者。

我感到心里阵阵发酸。

我想告诉老板,不可以这样做。比如那个BBQ师傅,看着简单,就说加盐这点小活,今天客人反映咸,下次他就稍加一点,明天客人反映淡,下次他就多加一点,日积月累,多次反馈磨合,只有这个师傅能拿捏到好处,适合多数客人口味。新人技术再高,也要重新开始摸,有经验只不过是快一些而已,原先这个师傅换家餐厅,也要重新开始,不同餐厅有不同客人,这家的经验不可以拿到另一家。每换一个厨师,都会走掉一批客人。

每任老板赚够了钱,就把店卖了。这就是棵摇钱树,上一任老板摇完了,下一任老板接着摇。我在想,就这样摇下去,这棵树能受得了吗?可是大家都是这样做,你不这样做也不行,这就是行规,中国人餐饮业的行规。摇来摇去,中国人餐饮业的信誉都被摇没了,全靠低价取胜。价格越低,利润越薄,越需要降低人工成本,恶性循环不止。

不仅如此,你不善待员工,遇到停电这种意外事情时,他们要往外偷东西,你得找人守着后门。不过这不是咱一个小工讲的话,而且讲了老板也不会听,他要降低人工成本,他必须这样做,他一个人一家店,改变不了这个行业。

我也清楚,就算我不替他的位置,也会有别人替他,只是早晚的事。可我是实在不愿意充当这种角色,只能拒绝老板的好意。就这样,我的第四份工作,就在要加工钱时,被我主动放弃了。

过了几年,我要请一个朋友吃饭,距朋友家不远,想起了这家餐厅,就约在这里。我提前到了一个小时,想看一看过去的老朋友。可是一个也不在了,又换老板了,就连胖经理和HENG也不在了。这我没有想到,就连他俩也被炒掉了。不知道是哪任老板干的。我想见一下胖经理,现在我也开店了,虽然没这个大,但我是老板。等我换家大店,给我当经理吧,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餐厅经理。我想见一下HENG,我还没学成手呢。就在告别的那天,HENG剪掉了他的长发,也就是那一天,我蓄起了长发,现在我的长发比他那时的长发还长,我要向他显摆一下。

我感到一阵莫名的惆怅,约的朋友来了,我心不在焉,也没心思吃饭,害的朋友也没吃好。那就谈事吧,有份数据在我的电子邮箱里,我拿起笔记本计算机,想上网取出数据,一条一条跟朋友讲解,可是找不到网卡,以前墙上一排网卡,现在都没了。我想跟他们说,不可以这样,客人的习惯很固执,很多老客,每次来都坐固定的地方,他的桌子除非坏了,无缘无故换个新的,他坐着不习惯,可能就此再也不来了。网络才几个钱,为省成本都到这种程度了。

上不了网,只能口头谈谈,也没谈清楚,匆匆忙忙结束,让朋友回去看邮件。把朋友送回家,我一个人开车到河边,漫无边际走来走去。每到心情烦燥,我总是这样。

好象我总是在寻找什么,想在这个世界上寻找一件与钱无关的东西。 51.CA

也许,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东西与钱无关,我永远也找不到。 51.CA 加国无忧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相关专题 »

  • 无忧资讯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 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 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 51.CA 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