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感恩回馈

辛峰:乱世重典 治理枪案不应手软

加国无忧 51.CA 2012年7月29日 07:05 来源:51周报 作者:辛峰 [ 加大字体缩小字体 ]

多伦多的连串枪击案不但让社会震动,就连哈珀总理也在7月24日特地光临案发地区的警察局与福特市长会面,共商灭罪大计。虽然到目前为止,从统计数据分析,我们还看不到本市今年以来的枪击案发生率在同类的北美大城市中是如何地突出,也没有打破和超过以往的最高记录。但是,在广大公众之中,因为那接连不断的一声声枪响,以及一条条人命的失去,在心理上造成的冲击效应却远远超过了实际。虽然福特市长的有关“多伦多仍是世界上最安全城市之一”的讲法也得到了实际数据的支持,但不少人对这里是宜居城市的看法还是产生了怀疑。 加国 无忧 51.CA



多伦多近期频频发生的开枪事件,不但使得民情哗然、舆论纷纷,就是政客也不敢再做“官样”文章,除了警察总长之外,三级政府中都有不少官员发表讲话,严厉谴责罪案,提出应对建议。

多伦多的开枪事件近来一再发生,其真正原因究竟何在?是加拿大的枪械管制的法律过于宽松?还是对罪犯的手段太软弱?亦或对罪案发生率高的社区,在怀柔和关爱方面投入的资源不够?以上这些问题不但常常令到政客们意见相左,在民众之中也是观点南辕北辙。在此,本文谨就这些热门话题一抒己见。在我们加国,每当有枪击案发生,社会上就往往会听到不少抨击枪管法律的声音。其实,在一个任何人要得到一把枪都极其困难的国度,加拿大的枪管法不要说与拥有二亿多枝民间枪支的美国相比,就是与欧洲有些国家相比,也都是极为严格的。在这里不仅购买枪支、子弹、拥有枪支要有持枪证,就是如何存放、保管、外出携带和使用都有一系列很繁琐的细则规定,一位合法的持枪者即便拥有合格的持枪证,只要一旦保管或者使用不当,也都有可能触犯法律。可以说在这里,哪怕是有人精神不正常、顿生杀机,他都不可能象在美国那样可以很方便地从合法或者非法的渠道搞到枪支弹药。根据警方对加拿大所发生的枪击罪案的统计,几乎所有的涉案枪支都是非法所得,与合法枪支无关。由此,人们也不难明白,如果仅仅因为近来频发的枪击案而谴责加国的枪管制度,甚至要全面禁枪、禁子弹,从根本上讲,不会起到任何遏止枪击案的作用。

由于多伦多一系列枪击案的发生与加拿大的枪管法松紧与否并无直接联系,因此案件发生的动因及如何对症下药就成了治理这一问题的关键了。应该看到,尽管近期多伦多枪声频频,一发不可收拾,但是究其发生的真正原因还是出于帮派争斗、个人仇杀,并非像美国那样,是漫无目的的向公众滥射。对于由帮派和黑社会之间的争斗和内部的冲突所引发的枪击案,处理的方法自然也要对症下药,应该将灭罪的着重点放在对帮派团伙的打击和加重对帮派犯罪的刑罚之上。唯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消灭枪声不断,还城市以安宁。

若干年来,在崇尚人权自由的加拿大社会中,对于打击帮派犯罪的刑事法律一直比较宽松,也没有什么特别严厉的司法手段。联邦保守党政府在2006年上台后,在打击犯罪方面作出了许多改革,增拨了资源、加重了刑罚、延长了刑期、增设了监狱,还通过了可以将犯下严重枪击罪案的非本国公民驱逐出境的C43号法案。虽然这些改革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但同时也遭到了反对党、人权团体、左翼学者的严厉批评。去年大选中,几乎所有反对党都将政府为打击罪犯投资新建监狱一事作为了攻击话柄。可以说,多伦多近年发生的帮派团伙之间的枪击案越来越多,也和我们国家长期以来在这方面宽容和宽松的法律大有关系。如果联邦政府能够坚持排除阻挠,进一步加重刑罚,打击帮派团伙和枪械犯罪,相信还是可以起到遏止和阻吓作用的。

在打击帮派罪案和枪击仇杀之事上,即便左、右政客的理念和处理方法如何不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不敢面对的话题,那就是种族问题了。在多元文化早已经深入人心的加拿大,任何涉及到种族的事情都不是小事。安省移民厅的职员因为语言上的不小心,被人以歧视大陆社团为由告上了人权法庭。同样,面对那么多宗发生在加国的几个特定族群中的帮派开枪事件,在我们的政客中,有的鼓吹禁枪、有的表示要加重刑罚、有的呼吁要增拨资源、服务社区,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敢点明那个在众人心中都早已明白的事实,就是罪案的发生确实只是与某些特定的族群有关,并不是整个社会的问题。

对于在北美洲的某些特定有色族裔群体中存在的犯罪严重的问题,在美国就曾经有黑人政客曾经高调地表示:不要将什么批评都当成种族歧视,作为黑人的政治人物应该正视自己族群中与社会格格不入的落后、愚昧与罪恶的事实。如今在我们的多伦多,枪案发生了一起又一起,人命失去了一条又一条,可是到目前为止,除了媒体的议论和各方政客的表态之外,枪击案发生最频密的社区中的领袖、政治人物,还没有一位能够公开出面指出并正视这一在自己族群中已经屡见不鲜的问题,以警醒自己的同胞。作为政治人物谁都明白,将枪案与某特定族群挂钩是件极其危险的“政治不正确”的事情,但这却偏偏是铁打的事实。在这一方面本来已经心知肚明的福特市长因为不敢提及族群的问题,唯有转弯抹角发出了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将枪械罪犯赶出多伦多”的呼吁,联邦移民部长康尼也为了避免“政治不正确”,只好再度重申并肯定遣返非公民罪犯的做法。这种以“赶人” 来换安全 的言论,其实也正表明了在其背后的枪击案与族群关系的敏感问题。

多伦多频发的枪案既引发了社会的广泛议论,也让人见证了政客们在打击犯罪方面的不同思路。多伦多左翼议员的领军人物魏德方针对枪案提出了与加重刑罚、严厉打击帮派完全不同的建议,他认为问题的根源是因为政府对这些社区服务的投资不够,造成了青少年无处可去,所以加入了帮派。为此,除了要禁售子弹之外,还应该像前市长苗大伟所做得那样,加大力度、拨更多的资源给这些罪案频发的社区,建立更多的项目,让他们参加健康的文化活动,远离帮派。

info.51.ca 无忧资讯


不管是魏德方的怀柔措施,还是福特或者联邦政府所主张的严厉打击手段,作为市民我们都希望在这个城市,这类罪案应该越来越少,而不是与日俱增。开枪毕境不是放烟花,不应该一再发生,治乱世用重典,不管是“赶人” 还是“关人” ,都到了要对这些社会垃圾采取严惩手段的时候了!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相关专题 »

  • 无忧资讯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 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 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 51.CA 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