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在加拿大:没有任何歇脚的借口

加国无忧 51.CA 2008年7月10日 18:13 来源:中新网 [ 加大字体缩小字体 ]

小时候,算命的说我命中注定要东漂西荡,父母将来恐怕很难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依靠。

父亲对此不以为然,说这孩子生性懦弱,能出去闯荡闯荡倒是好事,没准还能出息成人才呢,做爹妈的沾不沾光又有什么打紧。

父亲对我变成人才的期望没见得有啥指望,那大仙的预言倒是一年比一年准了。打从读初中起,因为住校的缘故,我跟父母之间就是聚少离多。后来工作在另一个城市,更是一年难得见上几次面。

本想再稳定个两三年就把父母接到工作的城市一起住,可后来一张移民纸又让我来到了远隔重洋万里的加拿大,这一晃竟是有两三年没能见面了。登陆至今,我竟是一年一个地方,漂泊得越发频繁了起来。

2002年:温哥华

登陆那天,温哥华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天空阴沉沉的,地上零星飘着雨后的落叶,路上见不到一个行人,颇有些肃杀的气氛。

在稀里糊涂的倒了两天时差之后,正好赶上加拿大的国庆节。房东就带着我们到处转悠,也顺便分享一下加拿大人的节日欢乐。

晚上在英吉利海湾有一个四国烟花大赛,加拿大夺得冠军。奏国歌的时候,全场一片嘹亮的歌声,就连那些在我们的眼中明显属于帮教对象的小青年们,也一个个神情肃穆,可着嗓子地吼着他们的国歌。

在那一刻,我心里还是颇有些感慨,在这样一个多元化的国家里,竟然会有着如此强劲的凝聚力量。 
感慨归感慨,个人的吃饭问题还是头等大事,可那时正是加拿大经济比较萧条的时候,象我这样的能够拥有一份工作简直就是一种奢侈。

面对着1:6的货币对比比率,在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我只有不断地紧缩着支出。像公交车费什么的,自然是能省就省。况且这里的司机十个有九个不给你报站名,每次坐公车都要拿张地图挤在窗前,拼命地瞅着路标,一条一条路的核对着,纵使我的视力不错,也还是经常地不是下早了就是坐过了。

所以能用脚量就尽量用脚量了。记得有一次办事,我上午九点钟出门,办事花了一个小时,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走了整整的一天。不过即使如此,我的心里还是对新的生活充满着很多期待。

在去农场杀过鸡,也顶着烈日摘过蓝莓之后,总算有一家日餐馆雇用了我,工资虽然不高,可好歹先暂时稳定了下来。这样混了小半年之后,一次偶然的事情让我对继续呆在这里的念头产生了动摇。

一次坐公车,我和朋友正在那聊着天,旁边的一位女士听出了我们的家乡口音,便也搭讪着与我们聊了起来。她们一家三口两年前来的这里,先生在一家餐馆做帮厨,她则在一家餐馆刷碗。她说每天要刷至少十个小时的碗。然后把手伸给我们看,因为长期的弯曲,现在她的手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伸展自如了。我就问她为什么还要干。她叹了口气,说既然出来了,就没得选择了,就算回去,好歹也要赚些钱再说。她是计划再干个一两年,钱挣得差不多了就回国做个生意什么的。

看着她茫然的神情,我心想,这代价是不是值得?

这时候恰好有个国内的朋友邀我回国一起做生意,在他那宏伟蓝图的感召下,2002年年底,我便启程回国了。

2004年:多伦多

在国内混了一年多。生意不算太好也不算太糟,只是每天的吃请、请吃,夜夜笙歌,让我这个平时素喜热闹的人都有些吃不消了。看着自己一天天升高的血压,想着辛辛苦苦办来的加拿大移民的身份,我最后还是咬咬牙,于2004年年初又返回了加拿大。

出于对加拿大经济和文化中心的向往,这一次我选择了多伦多。来到多伦多不到一个星期,我便找到了一份时薪11元的累脖工。但比较当初刚来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舒坦了不少。

说心里话,我觉得只要身体没问题,能打一份薪水不错长期稳定的累脖工也是挺不错的。我认识一对小夫妻,都是名牌大学的硕士,出国前都在国际知名公司中国公司做技术工作,按理说坚持下去,找一份专业工作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可他们两口子从登陆的那天起,就彻底放弃了继续成为一名脑力劳动者的想法,乐此不疲地打着累脖工。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再也不想伤害自己的脑子了,打累脖工既不用动脑子,又能锻炼身体,没什么不好的。

我很羡慕他们的洒脱劲,可我却实在做不到。可找个脑力劳动又谈何容易,最后想想别无他途,只有读书,于是我就辞了工作,在家复习考托福。

守灯熬夜了两个月以后,就进了考场。考试那天,考场的楼上正在装修,电钻、锤子叮当乱响,一阵阵的轰鸣。本来听力就是弱项,这一折腾就更弱了。

这样考完之后再顶风冒雪的回到家里已是晚上九点多了。后来想想太亏本了,就找ETS投诉。人家说,重考没问题,只是这一次的成绩要作废,还说查了一下成绩,已经超过600分了(这是我自己用机考分数换算出来的),申请学校应该可以了,最好再考虑一下。

想想人家说得还是蛮有道理的,也就算了。申请学校的时候可犯了难,这么多学校一时还真有些无所适从。后来索性就把安省比较知名一些的学校都申请了一遍,只是申请费多得让我好一阵心疼。过了几个月,只有渥太华大学给我来了一封OFFER,于是我收拾了行李,向东挺进,去了渥太华。

2005年:渥太华

渥太华城市虽然不大,可是很干净,而且处处透着一种高贵典雅,更像是一个欧洲城市。尤其是艺术馆、博物馆的收藏更胜一筹,是其它省份所望尘莫及的。

在开心了几天之后,到学校去细细一了解,才发现我的学业可是相当的不乐观。我本来本科学的是统计,研究生学的是金融。在申请学校的时候,我就把研究方向定在了金融统计,来了之后发现渥太华大学的研究生院里根本没这个方向。再看看我第一学期要学的课程目录,全是我平时最感头痛的纯数学理论的课程,心里就敲起了退堂鼓,可就这样放弃了又实在有些可惜。既来之则安之,先学着再说吧 。

后来听到我的校友跟我说,这才是刚开始,以后还要有大量的编程方面的内容,工作上也主要是通过编程来实现的,我对于编程是十分不喜欢的,结果这次上学无疾而终。

离开学校后,我就找了一份餐馆服务生的工作。与此同时,我又在着手重新申请学校,这回我选择的是金融专业,不久被多伦多一所学校顺利录取了。

从渥太华搬家的时候,餐馆的老板说,你这样搬来搬去,把钱都折腾在路上了。但我想,折腾是折腾了些,可这不同的地域人情,不同的风俗习惯,还有不同的游览胜景,每一次都会让你有着不同的感觉,不同的收获。而正是这一次一次的经历丰富了我的阅历,开阔了我的胸襟,也使我逐渐的成熟了起来。

我们既然选择了这里,便会注定漂泊;既然选择了漂泊,便不会有任意歇脚的借口。那么何不让你的脚步轻盈起来呢,也许前方就是你靠泊的港湾。

相关专题 »

    • 无忧资讯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 欢迎投稿,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 凡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的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与 51.CA 及其运营公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