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汇粹新年音乐会》再次拉开帷幕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月12日 12:02 来源:来稿 作者:丹青

丰富多变的旋律、粗野狂放的音效、炮声与钟声的交织,在舞台二楼的左右两侧,分别还有四位圆号、两位小号、两位长号,总共八位铜管乐手“高空”奏乐,那支小小的指挥棒就像调动千军万马的魔棍,催生出了一段极为刺激、令听者神经兴奋的强烈发烧音响……。这就是多伦多节日管弦乐团演奏的柴可夫斯基的《1812年序曲》,担任指挥的正是中国国家交响乐团指挥徐东晓。

1月6日晚上,在多伦多艺术中心的音乐厅,由凯耀移民集团首席赞助的李德伦音乐基金会的《中西汇粹新年音乐会》再次拉开帷幕,这已是基金会的第13个年头的新年音乐会。沿继往年一贯的既精品又普及的路线,今年的音乐会特别从北京请来了中国国家交响乐团指挥徐东晓、女高音霍元圆,从温哥华请来了10岁的钢琴神童王帅文(Ryan Wang)。

与传统的史特劳斯作品为主的欧洲新年音乐会略有不同,今年的多伦多《中西汇粹新年音乐会》安排了不少既悦耳好听,又份量吃重,对乐队、演唱者、独奏家都要求不低的东西方曲目。其中有老柴的“1812”,华人作曲家黄安伦的《中国畅想曲第九号拉祜野阔》,女高音霍元圆演唱的《茶花女》咏叹调,10岁小孩王帅文演奏的《贝多芬第二钢琴协奏曲》等等。而黄安伦的作品、霍元圆的女高音、王帅文的钢琴、徐东晓的指挥处理都让音乐会高潮一波接着一波、惊叹不已的气氛与欢畅热烈的情绪弥漫了全场。

旅居多伦多的黄安伦先生是世界著名的华人作曲家,他的音乐作品经常出现在国内外重要音乐舞台。当晚演出的《中国畅想曲第九号拉祜野阔》是他2012年9月创作完成的管弦交响作品。“拉祜”即拉祜族,她是中国少数民族的一支,散布于中国云南与缅甸、泰国一带。“野阔”则是拉祜人在空旷野外唱山歌的意思。黄安伦于2011年去云南采风,他不住酒店、不待在宾馆,住到楼下是猪圈的村寨民屋,用了几个星期,收集了大量的民间素材,从那些拉祜人祖祖辈辈依靠传唱留下来的资料中,去粗取精写了这首音乐。徐东晓见后相当喜欢,指挥聂耳交响乐团在云南拉祜族聚集区的广场上作了中国首演。此后尽管黄安伦又对作品做了打磨雕琢,泡制了“音乐厅”版本,但出于偏爱,徐东晓还是坚持在多伦多指挥当时在拉祜族区首演时用的原汁原味的“广场版”。

“拉祜野阔”有不停顿的四小节,分别为开天辟地的牡帕密帕、不畏难难的欢腾野阔、憧憬爱情的芦笙恋歌以及火热高潮的快乐拉祜。整首乐曲虽然仅十五分钟左右。但里面既有情歌旋律、又有广场热舞、还有彪悍民情、村塞风俗,弦乐、木管、铜管与锣鼓打击乐器应有尽有,容量之大非一般音乐作品可以相比。在徐指的棒下,乐队每个声部都发挥出水准,即便是加拿大本土的非华人演奏员也在努力将拉祜民族的那种欢腾、热烈、喜悦、抒情的感觉表现的有滋有味。与有些纯中国少数民族的音乐不同,黄安伦的这首作品尽管以拉祜民间音乐为素材,但写法上却精妙地运用了西方交响乐技巧,同时又不偏离民族音乐的本质,也没有故作怪诞地将民族和西方的元素搞成水油分离的东一块西一块的拼凑作品。这首作品既可以让听者在西方的管弦交响中感受到拉祜风情,又能从拉祜人的祖先遗产中体会到西方的古典音乐之美,可以称得上是“中西汇粹”的非常成功之作!

霍元圆是同徐东晓指挥一起赶来参加新年音乐会的歌唱家,尽管她的名字与武林大侠霍元甲一字之差,但两者毫无关系。霍元圆85年出生于大连,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和中央音乐学院,曾经从师于郭淑珍,她虽然年仅三十出头,但已是中国知名的女高音,电视片《航拍中国》就由她担任主唱。当晚霍演唱了威尔第的歌剧《茶花女》选段“他也许是我渴望见到的人”、中国歌曲《国旗在诉说》、《我爱你中国》。俗话讲:唱的好不好,开口就知道。当晚霍元圆的演唱确实让人叹为听止,尤其是那首难度极高的茶花女咏叹调,她融声乐与表演为一体:漂亮的声线、稳定的气息、自如的控制、毫无破绽足以灌满全场的高低强弱音,直把观众听得一楞一楞,当演唱到那句表现女主人公薇奥莱塔因为阿尔芒的爱,而控制不住内心兴奋的歌词时,她在没有预先知会指挥的情况下,即兴加插了两句与剧情吻合的由衷笑声,虽然这-“神来之笑”让徐东晓毫无准备,但反应极快的他心领神会、不慌不忙,从容指挥乐队安度“难关”。这一意外的舞台小插花,也成了爱乐人当晚议论音乐会的一个有趣话题。从国内来多伦多演出过的女高音歌唱家有不少,但是像霍元圆这样在西方歌剧与中国歌曲上都优秀出色的,确实难得一见,难怪音乐会结束后,不少西人观众赶紧去服务台打听有无这位女高音的CD唱片。

如果讲,音乐会上徐东晓的指挥、黄安伦的作品、霍元圆的女高音都让不少人惊讶赞叹的话,那么10岁钢琴小神童王帅文演奏的《贝多芬第二钢琴协奏曲》则是另一个亮点。“贝二”是贝多芬的五首钢琴协奏曲之一,虽然篇幅不长,在音乐会上演出机会也不多,但乐曲受莫扎特风格影响,依然端庄典雅,有一定份量与技术难度,世界上很多钢琴大师都有过录音。对于一位10孩童而言,要在约一千名观众的面前,一气呵成圆满演好这首作品,也并非容易之事。当晚这位小钢琴家还是气定神闲,以自己稳定扎实、流畅熟炼、相对出色的音乐表现,在乐队的强有力烘托下,圆满地完成了这首作品。除了由于年龄幼小而导致的情感表达与松驰度方面,这位小神童还有提高空间之外,当晚他的整体演奏都让人满意,尤其是当音乐进入明快、天真、诙谐的第三乐章时,更显露出他的内在灵性。

再好的宴席也有散的时候,再美妙的音乐会也要结束,一年一度的《中西汇粹音乐会》在徐东晓从观众席中即兴请上台的一位小男童指挥的《拉德斯基进行曲》的音乐声中落下了帷幕,正如不少本地音乐圈朋友所评价:这是场出色高水平,让人有愉快夜晚的音乐会。

今年的多伦多《中西汇粹新年音乐会》结束了,明年将会怎么样、有什么曲目、哪些音乐家、是否依然或者更加精彩?不仅爱乐人关心,普通观众也期待!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