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500年:《加拿大历史》连载17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6月15日 14:31 来源:加拿大养老 作者:袁晓辉

因为当时印地安人是没有文字的﹐因此当时土著的生活状况﹐大部份是靠教士写信回去而流传下来。最初有一批耶稣会教士经常写信﹐向魁北克教会报告生活及传教情况。这些信件当时就由魁北克教会整理寄回法国﹐在报上刊出很受欢迎﹐因此后来出版年刊 Relations。这份年刊成为当时北美原住民生活最齐全的记载。♀

由这些信件﹐我们知道休伦人的住屋形式及生活方式。一名教士形容休伦人的村落说﹐一个村落有八十间木屋﹑一个有四十间。每一间木屋住有两户人家﹑有五个火炉。这些木屋都由大片树皮建成。最长的树皮达七十尺。

休伦人的农作物是玉米﹑豆﹑及瓜类。每一片土地﹐在种植十到十二年之后就会贫瘠。加上附近树林的柴木供应﹑或水源也开始减少﹐而被放弃。全村人迁到第二处去住。

耶稣会教士对于原住民迁移时﹐连死人也一起迁的习俗更是多次记载。他们说﹐土著会将死者尸体自墓中掘出﹐与活人一起搬家到新村庄。然后举行一次盛大死者祭典。全部落的人一起参加﹐有时还几个部落一起举行﹐趁机进行交谊。除跳舞外﹐还有吃喝。然后才再将死人埋葬一次。

由这些记载﹐我们知道原住民除了教导欧洲移民制作独木舟﹐也教欧洲人使用雪鞋﹐及在冬天用雪橇toboggan拖拉货物﹐或是载人。另外﹐当时土著就已懂得吸取枫树汁液做枫树糖浆﹐使到欧洲移民可以自制糖浆。

五十岁的香普兰在1635年的圣诞节死去﹐离开了他在二十七年前一手创立的法国殖民区。虽然是有妻室﹐但是他将所有财物都留给教会﹐及他所属的“百人公司”。他年轻的妻子则回到法国﹐创立了一所修道院。

接替香普兰的是蒙马尼Charles Huault de Montmagny。他的第一件工作是聘请工程师﹐重划魁北克市街道。一直到今天还有许多街道是用他当时取的名字。

在当时的魁北克社区﹐居民生活渐渐有了一定形式。教堂每天会敲响三次钟声。节日时﹐政府会放烟火祝庆﹐重要节日还有游行﹐连土著都会参加。有些穿着传统服饰﹑有些则穿着欧洲式的服装。因为没有电灯﹑也没有其他娱乐﹐因此居民都是很早睡觉。唯一娱乐是周末时的音乐会及舞会。因此每一个教堂或社区中心必定有一架风琴或钢琴。

1635年﹐耶稣会教士在魁北克成立了一所专科学校﹐是新法兰西第一所专科学校。目的是使子弟接受教会教育(性质与美国哈佛学院一样﹐但却比哈佛早一年成立。)而一名护士Jeanne Mance则在法国募了一笔款子﹐到圣母村起建了第一所医院。

圣母村Ville Marie是在魁北克上游两百里处的一个岛屿﹐也就是赫齐拉加旧址。香普兰死后﹐百人公司将这个岛的主权授与圣母院Society of Notre-Dame。他们是一群虔诚的教友﹐筹钱成立这组织﹐目的是要在此建立一个社区﹐重建上帝的光荣﹑并拯救原住民的灵魂。1642年五月﹐Ville Marie圣母村在Monte Royale (蒙特利尔)岛上正式建埠﹐仪式是在户外举行的一次大型弥撒。第一批居民是四十多名刚抵达的法国移民。当天他们在土地上竖起第一根木柱﹑起建第一座房舍。

第一个冬天﹐无病无害﹐十分平安。而且一季后﹐还收成了第一批小麦。不过圣母村后来的发展就不这样乐观﹐没有新移民潮出现﹐人口几乎没有增加。原因之一是依罗夸族中的莫哈克人不时来侵。因为圣母村位于黎希流河口﹐是依罗夸人出入圣劳伦斯河必经之处﹐因此每当依罗夸人要侵略亚冈昆族﹐或其他部落时﹐都会顺便袭击圣母村的法国人。他们不是有计划的大举入侵﹐而是不时在附近伺机攻击。不久又会前来谈和﹐交换礼物。由于法国一直没有依言增拨款项﹑或是增派士兵来保护﹐居民惶惶不可终日。

要知道土著当时的心态﹐可以由香普兰的下述记载中了解。他说有一次﹐一名酋长对他说:

我不过是一个在地上爬的小小动物。你们法国人是世界上最大的了。….你们的房子大得像城堡。一间不够﹑还建第二间。….我们就越来越渺小﹑像是睡在门外的狗。….你们会种很多麦﹐这样我们连在树林里找食物的地方都没有。到时候我们比没有家的流浪汉还不如。

他们似乎已经预期到﹑欧洲人人口大增之后的情景。

另一方面﹐因为水獭皮毛是抢手商品﹐也使到水狸的生存受到威胁。过去水狸 beaver在加拿大是无处不在。因为当时的加拿大东部地区极多河流﹑湖泊。估计十七﹑八世纪时﹐加拿大有上亿只的水狸。它们会建水坝﹐拦住水流﹐形成一个小池塘﹐将食物储存在水塘中。它们还会用树枝建屋﹐叫做 lodge。有些大的lodge内部还分两层﹐有些还将卧房﹑吃东西的房间分开﹐而上层就永远干爽。它们建的水坝最大的有六尺高﹑十几尺宽。用的材料包括树枝﹑泥土﹑小石子﹐重达两百多吨。

土著过去一直猎捕水狸﹐因为他们喜欢吃水狸的肉。他们也穿水狸皮﹐但用得不多﹐因此经常将多余的水狸皮随意丢了。现在西方人一来﹐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居然都可以换来值钱的东西﹐因此就四出大量猎捕。后来欧洲人对水獭皮毛需求大增﹐水狸皮做的帽子成为身份象征﹐每人都要一顶。一些家庭还将皮帽当做遗产一样﹑遗留给长子继承。加拿大的水狸因此被捕去大半﹐造成短缺﹐使到原住民部落之间的关系因为争取皮毛生意更形紧张。

自从十六世纪﹐依罗夸族的村落在圣劳伦斯河一带消失后﹐这一带的皮毛生意﹐就控制在亚冈昆人手中。亚冈昆人以狩猎为生﹐手上有大批水獭皮毛。同时因为亚冈昆人﹑休伦人及蒙泰内斯人等的合作﹐依罗夸族几乎完全被排挤在圣劳伦斯河流域的皮毛生意之外。因此依罗夸族﹐特别是莫哈克人﹐就一直企图进入圣劳伦斯河流域一带﹐并阻止其他族人参与与西方人的交易。部落仇杀就越演越烈。

休伦人虽属依罗夸族﹐却与亚冈昆为盟友﹐因此更为依罗夸其他部落仇视﹐成为见面就眼红的敌人。于是法国教会就成为休伦的保护者。每当受到依罗夸的攻击﹐他们就避到教会﹐而教士也负起保护责任。但同时也成为依罗夸人攻击的目标。

————————————————————

编辑注:

第一本中文版《加拿大历史》已经在微信公众号“加拿大养老”连载,如想浏览前面的1——16节,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加拿大养老”,到历史消息里去浏览。或继续关注51网,其他章节内容将陆续刊出。

《加拿大历史》一书在大统华超市有售。

原文链接:http://www.ritagiang.com/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