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些细节 我看到了加拿大的“富裕和公平”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2月2日 14:27 来源:温哥华港湾 作者:无忧花开

和很多新移民一样,登陆温哥华的第一刻,我感觉“这不就是个村儿嘛!”一度怀疑“这也算发达国家?”并且这份感觉伴随了我相当长一段时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改变了这个看法,在日复一日的琐碎里,我真正的领教了这里的“富裕和公平”。

半个“甜筒”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提到的是美加等西方国家的富裕,首先要看的是平等,打开总统的冰箱,和打开一个低收入家庭市民的冰箱,里面的食物都差不多。其次要看的则是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好像国家动脉一样,向四面八方输送着经济活力。

两年来,我在加拿大的确看到了不同阶层人的冰箱,的确十分接近,超市里出售的食品也是非常类似,没有什么特别昂贵的东西。我在电视里看到过一个百万富翁的采访,他刚刚签了一张几十万加元的支票用于自己公司的采购,但下班后就带着儿子在超市里一件一件商品比较价格,列出清单准备给公司的采购人员进行参考,节约每一分钱。从这些可以看到加拿大生活水平的相对平均,和加拿大人日常生活的节俭。

至于高速公路,国内十几年的工作经历,我亲眼看到中国的高速公路网络神速发展,中国的摩天大楼远远超过加拿大,各级政府的办公楼更是让老外们自惭形秽,中国的房价高过了加拿大,物价更是全面赶超。那么,加拿大还有富裕可谈吗?

夏天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带着孩子去看的露天电影,这算是政府给大家提供的一个消夏休闲项目。放电影,自然要就有卖冰激凌、爆米花等零食的,通常都是两三块钱,并不贵。故事就发生在这个甜筒冰激凌上。

儿子喜欢吃甜筒冰激凌,其实他更爱的是装冰激凌的那个“甜筒”,就是蛋卷,超市里就有整盒卖的,家里时常给他备着,我们随身带的零食里也有这个。到了地方,看到冰激凌摊位,儿子和朋友的女儿都吵吵着要,朋友的女儿6岁,所以给了他们零钱,让小姑娘领着儿子一起去买。

很快,两个孩子就回来了,朋友的女儿举着甜筒,儿子用一个塑料盒托着个比甜筒上大点的冰激凌球,我好生奇怪啊:

“你的为什么没要蛋卷啊?”我问。

“妈妈你不是给我带蛋卷了。”儿子说。

“那卖冰激凌的阿姨是怎么知道的啊?”

“我告诉阿姨的啊。”儿子还挺自豪的,接着说:“阿姨说多给我一点冰激凌,让我吃自己的蛋卷。”

儿子只有三岁多,表达能力毕竟有限,朋友的女儿帮着解释说,买冰激凌时,儿子说,这个蛋卷和我给他带的是一样的,所以卖冰激凌的阿姨就知道了他有蛋卷,主动说多给他点冰激凌,可以吃自己带的蛋卷。

听完之后,我感慨了好久,那个苦苦思索好久的,关于加拿大的“富裕”到底提现在哪里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如果把富裕比作水,那么加拿大大概就是一块吸饱了水的海绵,每一个毛孔里都透着“富裕”,但就是不外漏,不炫耀,不浪费。

相比,中国的富裕更像沙漠里的喷泉,富裕的人喧嚣云上,干涸的人望眼欲穿。在这样环境里长大的孩子,要么就成了不可一世的“富二代”,忘记了自己首先应该是一名社会公民;要么就急于提前起跑,再去拔苗助长,恨不得立即就能跳进喷泉一起喧嚣,直冲九霄。

总之,如果是换做从小在中国文化里长大的我,打死也不会想到去跟人家说这甜筒我自己带“筒”了,你多给我点冰激凌就行。就算是想到了,估计也没谁会同意,理由那是五花八门的“什么没法做账,不好收费之类。”

其实这样的事情有很多,比如你去海边度假,自己带了饮料,只要你肯张口,那些零食小店大都会愿意为你提供免费的一次性餐具、餐巾纸,甚至整杯的冰块……

在加拿大这样朴素环境里长大的孩子,感受着这样的富足,他们会长得更加从容、淡定、实事求是,没有那么多的攀比和争先恐后。相信等他们长大之后,也会继续帮助这个社会,以其特有的海纳百川式的宽容向前发展。

被一封offer解决掉的难题

不久前,一个朋友的儿子刚刚拿到了一家大型银行的管理层offer,年薪6万加元,任何一个家长看到儿子得到如此令人艳羡的工作都会欣喜不已,但朋友慨叹的却是:“就这一点,来加拿大就对了,这样的工作在国内轮不上我们。”

朋友一家十几年前通过技术移民来到加拿大,一直从事着最普通的工作,在社会上没有任何人脉可言,孩子成绩不错,本科毕业又读了研究生,毕业后顺利找到这份工作,小伙子信誓旦旦,说以后还要竞选议员,为华人发声。

为儿子的成功而深感自豪的父母对我说,他们一家一直为当初移民加国,却错过了国内高速发展十年的抉择而困扰,但儿子的这份offer,终于为这一长达十几年的家庭议题划上圆满句号,“加拿大真公平!”他说。的确,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和价值观为就业市场的公平竞争环境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加拿大,无论是家境富裕还是贫寒,也无论父母是专家还是难民,来自社会各阶层家庭的子女都可以在学校里享受平等和充分的教育资源。通过平等教育机会,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可以攀登社会阶梯,跻身主流阶层。

那些父母一直在工厂或餐馆辛苦打工的普通家庭子女,无需任何“关系网”,靠自身能力,完全可以获得前途光明的职业,成为律师、医生、会计师和企业家,并获得丰厚的报酬。

去年,我妈妈曾来加拿大探亲,每次出门她总是说这里的残疾人比中国多。日子住久了,她得出来一个结论:不是加拿大的残疾人多,而是残疾人完全“无障碍”。

在加拿大,残疾人可以畅通无阻的活动——公交车会自动降低车头高度并有滑板供残疾人轮椅上车;所有的马路道口都是缓坡确保轮椅能上下;所有的商场和住宅楼都有电梯;为盲人无偿提供导盲犬,甚至包括狗粮,导盲犬自由出入所有公共场合……

更重要的,无论你的身体有多么的“不完美”,不会有人对你侧目。我就经常在地铁里看到一个重度残疾的女孩,大概是颈椎受过损伤,她的身体除了脖子,几乎都不能动,连手指都是蜷缩着,只有手掌可以轻微移动,她坐在全电动的轮椅里,穿着高跟鞋、留着非常时尚的大波浪卷发,还是染成棕红色的,和很多女孩一样化着精致的妆、轮椅的操控杆上挂着极为时髦的包包,一路带着耳机,听着IPhone去上班……

对的,你没听错,她就是去上班,她是一家保险公司的电话客服,我问过的。加拿大保证所有残疾人拥有平等的就业权利,残疾人不仅仅拥有政府丰厚的特殊补贴,也拥有和每一个健全人同等的就学、就业权利,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普通小店,甚至连苹果店里都经常能看到坐在轮椅上的职员。

评价一个社会的“富裕和公平”,看哪里呢?我想,主要应该看穷人、和残疾人吧。

无忧花开:天津妞儿,爱码字,爱摄影,爱烘焙,爱旅行,爱贩卖生活一切美好。当下,只愿在温哥华的湿润空气里,做一个有趣有料的宝妈。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