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华人老妇负债还嗜赌 被儿女拿走理财权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5月28日 09:40 来源:本网综合 作者:牧涛

大多伦多地区一名华人老妇,由于欠债过多且赌博成瘾,其儿女在对她进行认知能力评估后,成为她财产的监管人,后又将其收入转到信托账户。其后该老妇打开银行账户,发现其中一文不剩,方知大事不好,遂找到律师去安省授权与行为能力委员会(Ontario Consent and Capacity Board,CCB)上诉,终于拿回了财产监管权。

据CCB公布的消息,大多伦多华裔居民K女士早前曾负债累累。在2014年前,她欠银行贷款、信用卡欠款、应付税款,以及向亲友借钱,总共六万多元。此外,K女士喜爱购物,而且还光顾赌场。其儿子和女儿直到接到追债公司的电话,才知道母亲的财务状况已危如累卵。

K女士的儿子和女儿觉得母亲已不具备管理财产的能力,于是申请对她进行认知能力。一位持牌的评估员在对K女士进行了测试之后,认为她确实不具备管理财产的能力。

2014年1月,K女士同意让儿子担任自己的第一财产监管人,女儿为第二监管人。儿子将K女士的公寓反按揭(reverse mortgage),又同债主进行减免债务的单盘,终于让她还清了债务。K女士又和赌场签了自我驱逐书﹐使她不能再进赌场。

在那以后,K女士的儿子和女儿由于有各自的家庭,事务繁忙,于是又将母亲的收入转去“安省公共监护和信托”公司的一个账户。

在2016年6年,K女士打开自己的银行帐户时,发现其中一文不剩。她对儿子和女儿的做法不满,于是就聘请律师,到安省授权与行为能力委员会(CCB)上诉,试图推翻先前她缺乏自我财务管理能力的评估结果。

负责这个上诉案的是CCB高级律师L女士。她经过聆讯,觉得没有直接的证据显示,K女士不具备理财能力,需要他人监管。

早前评估员认定K女士缺乏认知能力,是基于其儿女的证词。她儿子曾说母亲有长期的心理疾病,曾被诊断为躁郁症,而且赌博成瘾;她的女儿则说母亲曾因忧郁症而住院,现在还需要接受心理治疗。

L律师表示,上述说法只是一面之辞,并得到医务人员在检查过后的证明。至于儿子说K女士赌博成瘾,也没有正式的证据。

此外,评估员尽管是华裔,但是普通话并不是他的母语,所以同K女士谈话时候可能无法准确判断其真实情况。

早前评估员的另一个证据则是K女士计数不清。他给了她一把7.94元的硬币,她数下来的数目是7.89元。

L律师则说,这只能证明K女士算术不行,不能作用缺乏认知能力的证据。

在聆讯中,在评估员和L律师的共同见证下,K女士准确地报出了自己的月收入,包括CPP 256元、OAS 570元、公司退休金246元,只是将三者相加时K女士算错了,应该是1072元,K女士说是1050元。

K女士能报出自己的开支,例如汽车保险、加油的费用、电话、食物、发廊、化妆品、衣服等,有时还要为参加婚礼和婴儿洗礼等买礼物。

在理财权被监管后,K女士甚至连修车的钱都拿不出来,需要找丈夫借。

L律师表示,认知能力受损、老年脑退化、记忆力丧失等问题才是影响我管理财产的能力的关键因素,可是所有证据都显示,K女士不存在这些问题。

基于这些理由,L律师裁定K女士仍可以“判断、办事能力﹐和在必要时寻求帮助”,所以备管理自己财产的能力,所以推翻先前的评估,她又可以自己处理财产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