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片电影欣赏:Modern Times摩登时代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3月13日 06:40 来源:袁晓辉博客

差利‧卓别林在1936年推出这电影时,好莱坞的有声片技术已近完美,早已无人再拍默片。他最初也计划以有声片拍制,甚至写了部份剧本,但是进行中发现还是无法让主角说话,因此仍然是以默片拍摄。

这是观众的福气,因为人们得以再度欣赏到The Tramp的精彩表演。这也是卓别林最后一部默片,及The Tramp这角色的最后一次出现。

拍摄摩登时代时,卓别林的技巧到达炉火纯青。他的The Gold Rush淘金记,或是The Circus马戏团,都可以挑出少许闷场,但是摩登时代就场场好戏,每一个环节都那样紧扣。其中好多片段都已经成为电影史的经典画面,可以独立成戏。他的许多片段,桥段更是经常被其他导演抄袭,模仿。

女主角宝莲高黛Paulette Goddard在片中非常美丽,她也是卓别林第三任妻子,两人在拍完这电影后就到亚洲旅行,并在中国的广州结婚。不过一年后就闹不合,三年后正式离婚。

剧情:

这电影是批判资本主义的工业化,特别是机械式的生产线,将人当做机器的一部份,毫无人情味。

电影开始,The Tramp是一间工厂生产线的一个工人,他的工作是将螺丝锁紧。因为他是生产线的一份子,因此慢不得。他一慢,后面的人就接不上。有一次,有苍蝇到他脸上,他也不能停下来驱逐。由于经常停下来,不仅受到工头责备,后面的工人也怪他。

这工厂一切以机动化为目标,还发明了一个自动喂食器,Eating Machine,并且选他做为试验对象。那个会旋转的机器将食物都切小,然后逐个送到他嘴边。当然机器会出错,结果喂得他满脸都是,而且汤和蛋糕都喷到他脸上。

他因为每天做着同样的动作,连午休时都习惯性的见到螺丝就扭转,包括一些女人时装上的钮扣。他的双手也简直停不下来。加上工作压力,他终于得了神经衰弱。

脱序的Tramp大闹工厂,结果被公司送到精神病院。医生说他没事,只是需要休息。当他出院时,见到一辆卡车上有一面红色指示旗脱落了,就好心拣起来。没想到一群示威工人刚好经过,他挥舞著红旗就成为示威群众的头子,而刚好警察前来维持秩序时发生冲突,就将他当做共党份子逮捕了。

在监狱中午餐时,隔壁一个犯人涉嫌藏毒,而警方正好来逮捕他,他就将毒品都藏到盐罐里。The Tramp 不查,将盐倒在汤里,喝了很多,即时变得非常振奋。当别的犯人都列队回囚房时,他一个人却出到监狱外的范围。当他回去时,却发现有几个犯人在劫狱,三个狱警被制服。但是吸了毒的Tramp勇猛无比,一个人制服所有犯事的犯人,救出狱警,立了大功。因此他获释,而且得到监狱推荐信,出去找工作。

Tramp在船坞厂找到工作,但他身无一技之长,又欠缺聪明。当工头要他找一块锥形木头时,他居然将固定船只的木头取下来给工头,导致那艘未完工的船滑到海里。自然很快被开除。

在街上,他遇到一个贫穷的孤女,她和两个妹妹都无生计,靠偷窃为生。后来妹妹都被寄养家庭领养,她一个人流浪街头。这一天,她偷了一条面包被追赶,Tramp却挺身而出为她顶罪。但路人指正那个孤女才是偷面包的人。为了让自己被捕,他又到餐厅白吃白喝,最终与孤女一起被捕。两人被捕后,他又设计两人一起逃走。在海边一间破木屋里住下。

到处找工作之后,他在一间百货公司做夜间看更。但是他带着孤女到店里大闹,两个人穿着溜冰鞋横冲直撞,又叫来流浪汉到店里大吃。第二天早上他在服装部门一堆衣服里睡觉时被发现,当然又没了工作,还被捉去关了两天。

这一次出狱,他发现过去的工厂重新开放,他又回去工作。这一次他更大胆,将工头卷入转动的机器中。当其他工人发动罢工时,他虽然只是旁观,却不慎将一块小砖弹到警察身上,又被逮捕,扣留了几天。

这一次他出狱时,那孤女已经成为一间小咖啡室的歌女。她还向老板求情,给他一份工作。老板让他做侍应,但是他连出入厨房的in跟out都分不清,又闹了很多笑话。老板要炒他时,孤女建议他唱歌。没想到他做歌星却很讨好。因为他记不得歌词,随口乱哼的表演方式,大受欢迎。但此时警察却追来,原来那孤女因为逃狱,一直受通缉。于是他们决定逃亡,两个人在黎明阳光下,走向光明前程。

制作与卡司:

这电影登峰造极之处是,The Tramp很多动作都以舞蹈形式表达。一方面那样自然,一方面表达了电影这门艺术一种完美的结合。好像当他发了神经,在工厂大闹时,就以跳舞形式表达,那是一场choreography非常好的表演。后来他在百货公司溜冰时的一场表演,过程也很美。

前次说过,卓别林拍the Tramp 时都是一边拍,一边改善。这一部电影由1934年十月开始拍,几乎拍了一年,而整部电影几乎是看他一个人的表演,最终结果也几近是一部完美的电影。他的每一个表情几乎都恰到好处,不能再好。通常默片会有过份夸大的缺点,特别在现在这个人们看惯了声光色都十分热闹的电影的时代,回头再看他的默片,仍然觉得恰到好处,绝对是他的天才表现。而且因为是默片,不受语言的限制,任何一国的国民,任何年龄的观众都可以很容易的欣赏。

这电影的作曲,仍然是卓别林挂名,电影最终时的音乐Smile其实在The Kid中就已出现过。后来这首歌成为著名情歌,著名歌星茱迪嘉兰Judy Garland,纳京高Nat King Cole,芭芭拉史翠珊,Michael Jackson等都唱过。

电影中一场著名歌舞叫The Non-sense Song,是卓别林第一次在电影中发出声音,但却唱的是一首没人听得懂的歌。当时歌厅老板叫他表演,他记不得歌词,一旁的宝莲高黛叫他随意唱,他就吐出一些没有意义的歌词。其实他是有意这样做,因为他不想the Tramp是任何一个国家居民,而听他的歌词像是法文,而懂法完的人会以为是意大利文。这样他的影片在全世界都可以受欢迎。另外,卓别林此时仍然对有声片非常排斥,他要用这种没有意义的语言,对抗有声片的正式语言。

他在这首歌曲中也表演了跳舞天才。你可以将他的舞步跟后来的Michael Jackson相比,可以看出他绝对优胜过这位后来的舞王。

不过在此时,卓别林已经表现出他相当的左倾意识,这部电影比他过去的电影更突出下层阶级居民的贫困,及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没有人情味。我不能用“不公”这字,因此用欠缺人情味。因为他影片中的穷人很多时是有机会可以上进,但选择与社会作对。像the Tramp他做每一个工作都像在故意做错,有意对抗。除了最开始的生产线工人,工作绝对是枯燥无味,但也不至于不眠不休。但没有理由去做公司看更时,将食物拿出来分给群众,又拿出溜冰鞋在百货公司横冲直闯。如果这样做,还要雇主体谅,是不讲理的。

卓别林的反社会与他出生有关,以前说过,他一出生父亲就离家抛弃他母子,而母亲又神经衰弱,最终住到精神病院。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从小就被与同母异父的哥哥送去孤儿院,虽然有吃有住,但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心理上的悲哀在他身心造成难以磨灭的伤痕,因此他非常愤世嫉俗。

不过卓别林将自己家庭的不幸,归咎于某一种制度就有些失公允。他爱尔兰裔的父亲因为酗酒,自己生活不稳定不说,还另外结婚生子,弃他们母子于不顾。而他的母亲16岁离家出走,跟一个男友去南非。据较新的著作披露,那男人是皮条客,迫她卖淫,导致她得了梅毒。这是她后来长期偏头痛及神经衰弱的原因。而她一生生三个儿子,父亲都不是同一人,搞至生活没有依靠,也都不能全怪政府制度。而他的父亲37岁就死于因为饮酒导致的肝硬化,这些都不是政府制度的造成。

而卓别林在成为千万富翁之后,他自己成为了富有阶级,是否也应当为他电影中的弊病负责?因为那就是他电影中的主题。何况他的发达都是靠的资本主义的制度,他在充份享受这美味的果实的同时,却对这制度毫不留情的批判。

卓别林也藉用这电影攻击工业化,指责机械化让工人变成机械的一份子,甚至取代工人,造成大量失业,所以影片强调工人的工作苦闷,及饱受失业压力。而片中他多次被捕都是冤枉的。明显强调制度的不公,及执法的不公。但是卓别林的电影每每都有一个光明的前景,好像这一部电影,尽管他和孤女一再受挫折,最终两人还是迈向光明的前程。

据说最初的结局是比较灰的,当the Tramp 在医院养伤时,那孤女决心去做修女。后来卓别林决定拍一个较为光明的结尾,因此做了修改。这个修改给这部电影带来无穷的好处,因为维持原来的结局将使这电影成为一个悲剧,它在美国的电影史上,势将无此地位。

电影的制作及推出时,正值美国大萧条期,穷人日子很难过。这给了卓别林一个适当的反映社会的机会。

此外他不仅在这部电影中明显宣扬的反资本主义制度,以后的几部电影都有强烈的反美味道。此外在美国住了这样多年,他一直未曾申请美国籍,二战时还发表过亲苏言论,及前往中国及苏联见了赫鲁雪夫及周恩来,后来还接受了亲苏组织发给的和平奖,被联邦调查局怀疑是共党同路人,美国国会并在1947年传讯他。他一直拒绝出席。后来国会认为证据不足,但他已选择不回美国,连1952年的新片Limelight的开幕礼都没参加,就一直与第四任妻子Oona 及他们的八个子女定居瑞士,安度晚年。(November, 2014)

原文链接:http://www.ritagiang.com/article.php?id=651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