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日裔移民怎么看安省79 号议案?

2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2月6日 13:02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辛峰

安省自由党华裔省议员黄素梅去年提出的要在安省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79号议案(Bill79)已在省议会进入了三读程序,由于该议案并不涉及任何党派之争,所以在一、二读阶段都没引起太大社会反响。但是不久前,部分华人社团的部分人士组织的征集十万个支持签名的活动,却让议案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并在网上和微信圈遭遇了颇为强烈的反弹。

不少人纷纷质疑:作为安省的民选议员有必要拿着纳税人的钱去做这些与本地的国计民生无关的事吗?对于此事,加拿大的日裔怎么看?为此,笔者访问了一位在多伦多已经工作生活了十年之久的名叫小暮大刚的日裔人士,听听他的看法。

小暮大刚(Hiro)是在加拿大的路透新闻社从事金融财经消息的翻译报道工作,他是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在自己专业之外,也喜欢研究历史,享受古典音乐,他既拉得一手好小提琴,又是本地的巴洛克音乐合唱团成员。若干年前,他还随合唱团去中国、香港等地巡演。

由于小暮先生曾经在中国工作并且有过访问,所以对中国的文化相当热爱,他谈起日本历史中的中华影响更是如数家珍。不过尽管如此,他对安省的79号议案还是不能理解,以下是笔者与他的交谈记录。

笔者:怎么看安省79号议案?

小暮:虽然我还不是加拿大公民,但我持有枫叶卡,我很喜欢这个国家,喜欢这里的种族合谐和安宁的社会。加拿大有多元化的族群,有的族群来自不同的国家,他们在原居国时,互相之间会有不少历史纠葛、冲突纷争。但是来到这里,大家都可以不再争拗、和平相处,所以我很为这国家自豪。对于安省自由党黄议员提出的79号议案,我觉得这是把外国的事情搬到加拿大来了,对这里的族群和谐没有好处,我不赞成这样做。作为民选议员,她应该更关注本地民生及族群合谐的事,而不是借外国的历史问题来这里制造族群之间的裂痕。

笔者:黄议员提案的目的是为了警世后人,永保和平,你怎看?

小暮:由于我喜欢历史,所以对二战时日本军队的侵华罪行也有所了解。那是具有皇道极右思想的军方高层在武力篡政后所犯下的罪行,在当时多数日本人是反对的,不少正义人士还因此遭到了严酷镇压。那场战争对日中两国都是不幸,对于战争带给中国人民的苦难,我很难过也深表歉意,我可以保证也相信,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在已经具有和平根基的日本重演。

笔者:这仅仅是你个人的想法吧?在日本像你这样认识的人有多少呢?

小暮:是绝大多数!虽然现在有些日本青年对历史不感兴趣,他们可能更喜欢动漫文化,这也是世界性的问题。但毕竟大多数日本人还是希望和中国人和平相处,不要再有纷争。我个人有不少华人好朋友,我觉得两国应该友好下去,我很想自己能成为日中友谊的桥梁。我们两国距离那么近,文化上、生活上又有那么多相通之处,日文中还有大量汉字,为什么我们不能成为好朋友呢?

笔者:在华人社区支持79号议案的传单中声称:因为日本有人否认南京屠杀,所以才要在安省设纪念日。你怎么看那段历史?

小暮:对于历史,不能站在单一角度看,要依据多方面的文献资料。我看了你们中华民国政府的文件以及南京纪念馆的资料,还有当时国际上各方的报道,这里有很多矛盾和不清楚的地方。可以肯定当时在南京是发生了惨案,但对于事实,我们需要一个公认的说法。日本政府为了说服国内的个别群体,很早就希望由联合国独立部门、日本和中国三方组成的调查组对惨案进行调查,得出结论后从此定案,并且写进日本的教科书。可是中国方面拒绝了,因为他们认为只要自己的结论就足够了。

笔者:中国民间有这样的看法,由于日本资源缺乏、人口众多,为了民族生存,所以才侵华。侵华也是日本的地域性和民族性决定的,所以将来中日之间还会有战争。

小暮:这是错的,我已说过侵华只是少数军国主义疯狂者的事,和日本的地理特征及民族性无关。自1945年之后,日本的领土没有改变、人口有增无减,但并没有任何对外战争。相反,俄罗斯地大物博,不愁资源,他们却侵略了捷克、阿富汗和乌克兰。所以从民族性来解释战争起因是不科学的,这只会挑起种族仇恨,战争是一些坏政客挑起发动的。中国人民完全可以放心,在已经建立了七十多年民主制度的日本,绝对不可能有军国主义坏政客产生的土壤。

笔者:中国的不少媒体都把你们的安倍首相形容为右翼政客,他会不会将日本引往战争方向?

小暮:这是中国媒体的错误分析,就像美国的媒体报道川普一样,常常具有很强的倾向性。其实,安倍的政治取态既不左也不右,他是位中间立场的政客。因为他要应付北韩的威胁,就要保持日本强大。同时为了应对复杂的国际局势,他又更注重日本经济发展,他不可能去做任何刺激重要近邻及贸易伙伴中国和韩国的事。目前日中之间还存在争议,但日本和韩国已就处理慰安妇的历史问题达成了永久协议。

日中之间只要双方互相尊重,不要为了国内政治和领土争端拿历史做武器,日中的和平友好是可以实现的,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对日中关系的处理就很高明。另外,就算有个别日本政客对历史认识有偏差,这也不是主流民意,在民主社会里,政府和政客的上台下台是很经常的事,但日本人民对中国的友好感情是永恒的。

笔者:尽管对于南京大屠杀一事,还没有国际机构的完整调查报告。但如果日本有人完全否认这一事实,中国人民还是很气愤。你怎么看这种无视历史罪行的言论?

小暮:日本是言论自由的民主社会,这与中国不同。所以在日本各种观点都可以表达,但国民自己会作出判断。臂如近期的APA酒店东主在店内摆放否认南京屠杀书籍一事,我就很反对。因为他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但他必须尊重客人感受,不要利用酒店做宣传,何况那是亚冬会指定酒店。总之,在日本既有不能反省历史的言论,但也有更多的正确认识历史的表示,其中还不乏官方的陈述。

在广岛的原爆纪念馆,那是许多日本中小学生去受教育的地方,里面就有文字反映了南京惨剧,并且用了屠杀这一字眼,还列举了国际社会和中国的关于遇难者的不同数字。所以很多指责日本没有正确反映历史的说法都未必准确。黄议员以日本不承认过去犯罪为由提79号议案,这也反映出她对日本的主流民意缺少了解。我不知道她是否另有潜在目的?如果她是受指使,或者想通过议案达到某种政治企图,那再怎样解释也都没用了。

笔者:在你的认识中,旧日本政府和军队对中国还犯下过哪些罪行?

小暮:通过学习历史,我知道在1915年,日本曾经通过武力威胁逼使当时的中国政府签了21条协定,这相当不公平。1932年,日军占领了满州里,将之变为殖民地,这也很邪恶。另外,日军的731部队在东北拿中国人做细菌试验,更是令人发指,所有这些事实,我们都不会否认。对于历史,我们不依赖政府宣传,自我教育更重要。有人说南京没有杀人、没有惨案,这是愚蠢的。虽然日本是言论自由的民主国家,但任何会令邻国受伤的话还是要小心。我觉得,如果各方能够合作得出个公认的结论,就可以避免这种事。日韩之间解决慰安妇问题的协议就是例子。尽管目前因为韩国政局动荡,他们在执行协议上出现了反复。

笔者:中国外交部到现在还认为,日本没有对历史真心悔过,你怎么看?

小暮:我本人和许多日本人都在和中国人谈起历史时表示过愧疚,日本政府也从田中角荣开始就向毛泽东道歉,后来的大平正芳、福田康夫、村山富市等都在不同场合不同程度为历史向中国道歉。至于日本的社会团体、民间人士向中国人民表示道歉的例子就更多了。

当时的中国领导人胡耀邦先生为了中日两国世代友好,还启动数千青年互访计划。其实中国对日本的抨击也只是近十几年来开始升温的,我认为主要原因是,第一,日本在对中国的无偿经援到期后不再继续了;第二,中国国内的政治原因;第三,尖阁列岛的领土争端。如果因为这些事情,使得日中两国人民不能继续友好,这是很悲剧的事情。

笔者:那么,你会做些什么事尽量避免悲剧?

小暮:我的公司同事中有来自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华人,大家都相处很好。我会继续研究学习、自我教育,并且尝试站在中国的角度看问题。对于历史,我也会拿出自已的心得与中国朋友分享。我觉得中国人都很好,我会努力让更多中国人感觉到日本普通人民的善意的。

笔者:很感谢你接受访问,希望更多的加拿大华人能够听到你的心声。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