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在家看店:我一个人潇洒多米尼加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3月1日 08:07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老冯

(一)

在国内的时候,我对"多米尼加" 知之甚少,只知道她是一个小国家,位置在中美洲,我甚至连她的首都都说不上来,按说作为文科考生我对绝大多数国家的首都都是背过的,也是应该知道的,看来在当时的我和我的地理老师的眼里多米尼加不属于“绝大多数国家"。我想这背后主要还是政治原因,因为中国和多米尼加共和国没有建交,没有外交关系,就缺少了互动,缺少了互动也就缺少了相应的资讯。

对多米尼加这个名字的熟悉是我来加拿大以后的事。 刚来时我在鞋厂打工的工友有来自多米尼加的,后来我开店开酒吧,客人也有来自多米尼加的,再后来我发现很多加拿大人到了冬天都喜欢去诸如古巴、墨西哥、多米尼加、佛罗里达等热带地区旅游度假,渐渐地多米尼加这个名字便耳熟能详了。最近一段时间身边很多人都去了多米尼加,朋友圈里阳光、沙滩、海浪、椰树、棕榈树晒个不停,使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随波逐流,我决定去趟多米尼加。

作为小生意人,我选择冬天出游不只是为了赶时髦,凑热闹,避严寒,也是因为冬天尤其是圣诞新年过后店里生意清淡,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打理,容易抽身,尽管这样,我们这些开店开酒吧的家庭出行时通常还是男人们一拨儿女人们一拨儿,分期分批分开走,毕竟留一个人在家照看生意要好一些。所以这次我们几个两年前同游巴哈马群岛的老哥们还是决定单独行动。

定好了出行的时间和目的地我们便上网去查看信息,一个朋友给了我一个网址:sunwing.ca.我这才第一次听说原来加拿大还有个叫Sunwing的航空公司,其主要业务就是提供加拿大境内和美国、墨西哥、以及加勒比海等地区的旅游度假业务,人们可以在他们的网站上订个旅游服务套餐,价格通常也不贵,比如我们这次多米尼加之行,八天七晚机票、机场接送、五星级度假酒店吃住全包,才950加币/人。真心不贵呀!高兴之余我们发现我们只顾考虑了旅游的价格、酒店的星级、度假村的环境,以及服务评语之类的因素,竟然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度假村所在的地点。

订完票付了款才想起上网查看多米尼加共和国地图以确定我们酒店的位置,这才知道我们要去的叫 Peurto Plata的城市(中文翻译成“普拉塔港“)在多米尼加的北部,而网上资讯显示这个面朝大西洋的海滨城市在上个世纪90年代曾经是非常著名的旅游胜地,据说后来由于海面污染严重,多米尼加的旅游重心便逐渐转移到了东南海岸的Punta Cana(蓬塔卡纳)一带。

选来选去貌似我们选了一个已经过气了的旅游度假地。

忽略了“地点”这一关键环节也属事出有因,我们以为多米尼加是个小国,我们以为不管我们住哪儿都可以简单随意地在各地之间穿梭往来,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儿,多米尼加国家虽小,但还没有小到用一天的时间就可以绕国一周的程度。就说首都圣多明戈吧,那是我们计划中必去的地方,她在多米尼加的最南面,而我们的度假村在多米尼加的最北面,纵贯南北单程驱车也要3个半小时才能到达。

亡羊补牢,看不到最好的海滩,万一再去不了圣多明戈可就麻烦了,我们仔细研究地图试着从别的方面进行补救吧。我看到我们住的地方离多米尼加的第二大城市圣地亚哥很近,应该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据说那是和首都圣多明戈一样有着悠久历史的一座古城。

再看下去,感觉我们离西班牙岛(多米尼加和海地共处一个岛上,叫做西班牙岛)西边的另一个国家海地也不远,如果不需要签证的话我们也可以去海地转转,这样等于我们又多去了一个国家。至于说抽出一天的时间去趟首都圣多明戈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儿,远离海滨风景区,纵贯南北从内陆穿过多米尼加也许会是另一番景致。我们甚至想到了租辆车自驾前往,三个小时的车程对我们这些老司机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只是如果当日往返在时间上可能会比较赶,如果放着免费酒店不住还要在外另租宾馆住一天就更划不来了。

这还不是重点,自驾前往还有个安全问题。我在网上看到许多文章都提到多米尼加的度假美景虽好,但交通秩序很差,开车很难,还听说多米尼加有时还有假警察出没,专门针对游客进行假罚款之类的敲诈活动,网上的很多咨询也显示多米尼加的社会治安状况也不是很好,也不知道纵贯南北的高速公路上有没有乱收费的现象,有没有车匪路霸……

看来自驾出行似乎也未必是明智的选择,我这个人喜欢猎奇但不喜欢冒险,至少玩命的事儿肯定不干。说来也奇怪,网上的绝大多数有关多米尼加的文章都提到了多米尼加的治安问题,但都不是撰写文章的人的亲身经历,也都是道听途说,也就是说还都停留在传言的层面,希望这些都只是传言。记得我也看到过一篇博客文章,文章把多米尼加说成是一个美丽富裕和平安宁的天堂一般的国度,但看到最后我发现博主本人是专门办理多米尼加投资移民的移民顾问,以他的这种身份说出来的话自然也会有很多水分。

不想那么多了,到时候再说。

(二)

要说我们开店的人想出趟门可真不容易,通常人还没出门就已经很疲惫了。

以我为例,虽说平时也有雇员帮忙,但雇员也就是站店收钱,大小事情还都是自己打理,店里的琐事太多,自然而然地我和老婆就形成了分工,我负责的一摊子事儿她并不熟悉,所以走之前我要把我不在期间的活儿尽量都提前干完,这样一来出发前的几天我就会比往常忙一些。还有,我平时还算清闲,白天不上班,晚上5点到11点去店里,睡觉睡到自然醒是常态,晚睡可以,让我起个早就太难了。

飞往多米尼加的飞机是早上8点起飞,按惯例乘客要提前两个小时到达机场,就是说6点我就要到达,那么5点我就得起床,本来扔下老婆自己出门就有些理不直气不壮,我也就没敢提出和老婆或雇员换班的要求,出发的前一天我仍然是晚班,仍然是半夜回家,仍然是简单吃口东西12点半才躺到床上,想着第二天要早起,掐指算着还有几个小时的睡眠,想尽快进入梦乡,可心里有事儿,越想早睡还就越是睡不着,干着急没办法,闭着眼睛猪马牛羊猴,12345数了一遍又一遍,越数越兴奋,文科男变成了数字哥,一夜下来基本上就是似睡非睡地眯了几个小时。

1月17日早 6点准时到达机场,在候机大厅的门口,我看见两个金发美女拥抱在一起深情吻别,可能是因为看到同性恋人相拥更有些感慨吧,在感叹资源浪费之余我的心里竟有一丝感伤悄悄划过。经常出入机场,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我一直觉得机场离别远不如火车站分手那么凄楚惆怅,那列车启动时的一声长鸣,那站台上挥手远去的身影,总是带给人莫名的感伤。

当然,这只是一个画面引发的瞬间的遐想,我们是去度假的,兴奋还来不及呢!告别了两个美女,不,是告别了送我的朋友,我们几个同行的哥们在候机大厅汇合,办理手续,然后登机。原以为五个小时的飞行其实4个小时就到了(蒙特利尔和多米尼加普拉塔港有一个小时的时差,行程上写的下午1点到达是指当地时间,实际上蒙特利尔时间8点起飞中午12点多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一路上有说有笑心情放松我们竟一点儿都不觉得累。

飞行过程中有两件小事儿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想说一说。

第一件事儿说的是我身边的一对老人,女的69,男的73。从上飞机开始老太太就和我闲聊,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她和她的“老伴”的故事。她说他们俩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算是青梅竹马,也算是初恋情人,后来由于男的找到了一份工作去了意大利,两人便失去了联系,再后来两人分别结婚生子各自组成了家庭,再再后来,多年过去了,男的死了老伴儿,女的没了丈夫,机缘巧合两人就又走到了一起。

虽然也听到身边的人说起过这样的故事,可亲耳聆听当事人在我面前幸福地讲述着他们的往事,我还是不免感叹命运的神奇。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只是个过客,而在我们的一生中很多人也成了我们生命中的过客,就像他们,最初一起开始,然后各奔东西,而最终又走到了一起。

第二件事儿我觉得也很有趣。在经过4个多小时的飞行后,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就在飞机稳稳地降落的一刹那,机舱里几乎所有人都热烈地鼓掌。旁边的老太太跟我说:“我们魁北克人就是这样,飞机降落了,乘客鼓掌表达对飞行过程的满意,也算是对机组人员的谢意”。

想想还真是,经常乘坐飞机,有数的几次飞机降落鼓掌都是魁北克乘客居多的时候。我看到网上有人说法国人也有着同样的习惯,这就对了,魁北克人就是法国人的后裔吗。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提到俄罗斯乘客通常在飞机降落时也有鼓掌的习惯,但文章解释说那是因为俄罗斯战斗民族的战斗试的飞行方式使得飞机在飞行过程中险象丛生,所以在飞机安全降落后全体乘客报以热烈的掌声以庆祝飞机安全着陆并感谢机长不杀之恩。

我想这只是个段子。

下了飞机我对多米尼加的第一印象就是机场太小了,不仅小而且破旧,脏的墙壁,裸露的管线,熙熙攘攘的人流,整个就是中国八九十年代县城的一个长途汽车站的感觉。 我们先排队在一个独立的窗口交钱,10美元,估计是机场建设费之类的费用,接着入关。因为机场小,人不多,我们很快便办完手续走出机场大厅,我们找到了我们酒店的接机大巴,上了车,就算正式开始了多米尼加之旅。

估计普拉塔港没有什么机场高速吧,大巴驶出机场便一路在乡间小路上行驶,举目望去,街道两边的民宅和商铺简单破旧,人们懒懒散散地坐在门前或说话聊天或东张西望,貌似休闲。沿途我还看到路边有很多的公共厕所,每个公共厕所的门前都坐着一个人,以我的经验来看,应该是收费兼打扫卫生的,记得很多年前我们中国也是这样。多米尼加,确切地说是普拉塔港的摩托车很多,满大街都是骑摩托车的人以及摩托车修理部。

听导游说当地驾驶摩托车不需要任何牌照,买回来骑上去就是了,载人也没有限制,我就亲眼看见一辆摩托车上挤了四个人,后来我还看到有很多统一着装穿着黄马甲的骑摩托车的人,导游告诉我说那是“摩的”。

大客车一路行驶,似乎越走越远离城市,终于在一个看似很偏僻的地方慢了下来,然后在一个度假区域的大门前停了下来。我们走下车,眼前就是酒店的接待大厅,接待大厅是开放式的,具体说就是左边服务台和右面休息区域有墙,而前后没墙,是敞开的。

屋顶是由厚厚的棕榈树的叶子搭建的,从大厅向前看去是酒店的游泳池,泳池边上的一个个凉亭也是由棕榈树的叶子覆盖而成,蓝蓝的池水,一排排蓝色的躺椅,到处点缀的棕榈树或椰子树,典型的热带岛国景象,再往远处看去便是一幢幢五颜六色的小房子,那些就是度假村的客房,不远处便是大海。

说实话,下了飞机,一路上的“街景”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进入度假村里却发现这里曲径通幽,别有洞天,像是个世外桃源,尤其是这里展现出来的热带风情对于生长于中国寒冷的北方,又移民到了冰天雪地的加拿大的我来说的确有些陶醉。

(三)

办完手续,来到住处,打开房间的门,一股强烈的药水的味道扑鼻而来,不用说肯定是驱蚊杀虫之类药物。多米尼加地处热带,蚊子肯定少不了,不过,蚊子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可能是血型的关系吧,也有人说我没人味儿,总之我很少被蚊子叮咬,我对蚊子的反感也只限于它带来的嗡嗡的噪音。

当然这是酒店例行公事,他们也不知道我是个不讨蚊子喜欢的家伙,况且这药水也未必只是针对蚊子,也许还有许多不知名的热带昆虫,后来我在房间里就发现过一只壁虎,就在我身边窜过,着实吓了我一跳,我赶紧打电话给服务台,叫他们派人来打虎,不对,壁虎不能算是虎。

扯远了,继续说住所,我们住的房间的设施很一般,也就是我记忆中很多年前在国内住过的三星级酒店的标准,就说地面吧,竟然铺的是地砖,顿时舒适感全无,再看一眼电视,整个就是多年前国内流行过的长宽厚均等的圆墩墩的21寸彩电,其它设施也都显得有些陈旧,还是那句话,中国八九十年代县城的感觉。倒是房间里有个保险柜很实用,可以把现金护照之类的贵重东西锁在里面。

衣橱旁边的酒柜也很洋气,我不是说酒柜的样式洋气,而是里面的东西洋气,有几瓶多米尼加产的朗姆酒,还有几瓶水和饮料,这些都是免费的,随便喝,喝完了每天会有人再给你填满。可惜我不大喜欢喝酒,也没有什么酒量,加上度假村里饭店酒吧到处都是,各种酒水免费喝,所以一周下来房间里的酒我竟跟本没有碰过。

当天下午到达,把东西放好,先吃饭。再熟悉环境。

这个度假村很大,由三个五星级酒店连在一起,组成一个旅游度假的村落,相对比较封闭。每家酒店有自己的大堂,有自己的休闲活动区域,有自己的游泳池,有自己的饭店。每个酒店各自都有两个饭店,一个是泳池边快餐类的自助式饭店,另一个是规模较大的能容纳五六百人的也是以自助餐为主的饭店;每个酒店也都有自己的酒吧,晚会秀场,以及海滩服务设施等等。

这三家酒店应该属于一个老板或集团,所以通常资源共享,客人们每人手腕上套上一个塑料手环,凭手环随意进出任何场所。一周下来,我们早中晚饭换着家吃,酒水挨个酒吧品尝,演出也是换着地儿欣赏,但是有一次晚餐我们却被一家饭店拒之门外。原来这三个酒店中的两家我们是可以凭着我们的蓝色手环随意出入的,离我们较远的第三家酒店的早餐和晚餐原则上是给手戴灰色手环的自家客人的,只是中午时间为了在海滩休闲的客人方便才全面对外开放,我们不明就里地在那儿吃过午餐,却在一次晚餐时间被拦了回来。

说到吃,总的来说还不错,饭店干净,品种不少,服务周到,红白啤酒饮料果汁随便喝。几家酒店分别在快餐店的角落里隔开一个相对独立的地方,提供晚餐的点餐服务,不用预定,到时间排队进去就可以。我们嫌排队的人多就懒得进去,只是在临走前的最后一个晚上进去吃了一顿点餐算是体验一下,感觉只是形式上正规了一些,味道吗,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岛国度假最主要的活动就是在海边晒太阳。

第一眼朝着大海望去,觉得还不错,看不出网上资料里说的“严重污染”。群山环抱的蓝色的海湾,高大挺拔的棕榈椰子树,沙滩上或蓝或绿的长椅,以及长椅上躺着的身着三点甚至一点的半裸的女人们,这一切都令人心旷神怡。可走到近前,置身其中,才发现这片海水还真的不够那么清澈,甚至有些混浊,难怪海面上玩舢板游艇皮划艇的人不少,戏水游泳的人相对却不那么多。

我喜欢游泳,平时经常去游泳馆,到了海边哪有不下水的道理!我戴着泳镜潜入水中,除了浓浓的海水什么都看不见,毫无清澈而言,并且水浅石头多,很容易受伤。度假期间在度假村的海滩我只下水两次,第一次刚刚泳了一会儿我便踩到了石头,石头上带刺儿的植被太多,一会儿的功夫左脚掌被扎了无数个小黑点儿。第二次更惨,也是没游多长时间,右脚拇指直接就被什么东西扎出血了,这次比较严重,从那以后就没再下水,回到蒙特利尔数日后还脚趾疼痛,后来我在大姆脚指里拔出一根一厘米多长的黑刺。

也许我下水的地点不对,可能有比较好的海滩我没看到,也许我两次游泳的时候不对,都是赶在海水涨潮的时间,海水携泥带沙而下,所以海水比较混浊。后来我看到比我晚几天到达多米尼东海岸的朋友发来的照片,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他们所在的蓬塔卡纳的沙滩是白色的,海水是清澈的,那儿的度假村的环境设施也明显比我们这里新很多,洋气得多。

不敢下海,更多的时间我只是待在海边晒太阳,看海、看人、看女人。说实话,在热带的海边看到身着三点或一点的女人很正常,也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因为大家几乎都是这样面朝大海,敞开胸怀。反过来,如果在这种场合看到身穿长衫长裤的人倒显得不自然了。我想起马奈的那幅名画《草地上的午餐》,画中两个绅士衣着严谨,旁边一个女子却赤裸全身,作为艺术作品这种强烈的反差或许令人称道,可要是把这场景放在现实生活中就有些奇怪了,甚至有些污了。

总之,到达当天和第二天我们只是熟悉环境,休息、休闲、看海‘晒太阳。

(四)

度假和旅游是两个概念,通俗点儿说旅游就是不停地在路上,度假更多地是待在一个地方。老外多喜欢前者,中国人多喜欢后者。我们这趟多米尼加之旅其实就是一种度假,也就是把我们圈在一个地方,画地为牢吃喝拉撒睡全包,我们中国人称其为“养猪游”,但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并不满足这种休闲方式,所以在到达多米尼加的第三天我们便开始了出村活动。我们出村的第一站选择了普拉塔港市内一日游。

出行很方便,酒店里有Sunwing 公司自己的服务台,酒店大堂里也有穿着绿色体恤衫的招揽旅游生意的人。虽然在网上我们了解到度假村里招揽生意的旅游公司要远比到我们到外面马路上自己去叫出租车贵得多,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决定还是在酒店里找,感觉能在酒店里摆摊儿设点儿的旅游服务公司或个人应该更安全一些。再说了,多米尼加也不是什么高消费的地方,估计贵也贵不哪儿去,老话说“穷家富路”,出门在外该花的就得花。

那天Sunwing公司没有普拉塔港一日游的安排,我们便在大堂里随便找了一个拉客的人,谈好价格,五个人一辆车,城市+登山之旅总共80美元。 五个人是指我们四个人加上在来时的大巴上邂逅的一个女孩儿,一个也是来自蒙特利尔,和我们同一架飞机到达,独自出行的90后留学生,城市就是我们所住的普拉塔港,要登的山叫伊莎贝尔山,应该是1503年建市前后以当时的西班牙女王的名字伊莎贝尔命名的。

不知道是出于敬业的考虑还是从安全上的考虑,我们三次出村旅游,公司都是安排一个导游外加一个司机陪着,为什么不能合二为一呢,那样的话我们可以省点儿钱,他们个人也可以多赚点儿钱。

宅居两日,出了村,一切都觉得新鲜。

第一站我们去了市中心,说是市中心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广场,一个教堂,周围几间门市房。也难怪,普拉塔港作为多米尼加第三大城市总共人口还不到三十万(这是导游提供的数据,不知是否准确,而百度上的数据显示是4.5万人,居然注明是1981年的数据,肯定就更不靠谱了)。

在广场上我们只是拍了几张照片,拿食物逗弄了一会儿鸽子,然后就走进广场边上的一间教堂里。一个身穿橙色马甲的瘦弱男人紧随其后跟我走了进去,他先是给我们做些极简单的讲解,然后提议我们站成一排要给我们照相。我们的一个信教的朋友小声跟我们说,教堂可不是合影留念的地儿。

我一想还真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游客在教堂里面合影留念的,尽管心里犯嘀咕,我们还是站好让他用我们的手机给我们拍了照。接着他跟我们说他没有工作又有小孩需要养家糊口,问我们可不可以给他些小费。我们觉得有些意外,但还是给了他几美元。我们的那个信教的朋友私下里对他在教堂里要小费的举动还是颇有微词,按他的话说钱应该捐给教堂而不是随便捐给教堂里的某个人。

走出教堂后我们看到教堂的门口有好几个穿着橙色马甲的年轻人在向游人兜售着什么,我们这才知道他们并不是教堂里的工作人员,就是小商小贩,靠卖些纪念品赚钱,或者靠给游客提供些服务以赚取些小费。

从广场出来我们去了一家朗姆酒厂参观,我记得门票是4美元,交钱时,我们有人拿10美元或20美元的整钱付款,我发现接待人员竟然要用计算器算好几遍才弄明白该找我们多少钱,这数学,不,这算术的能力真是给跪了。

后来的很多事情也都表明这里很多人的计算能力的确有问题。继续我们的话题,在酒厂我们参观了工厂的酿酒工序,品尝了N种2年到8年的朗姆酒,接着又看了个记录短片,我忘记了那个短片是介绍那家酒厂的历史还是介绍朗姆酒本身的历史了。

我之所以忘了或许是当时没大看明白那个短片,有语言的原因,有精神不集中的原因,更有我不胜酒力,N杯酒下肚已经有些醉意的原因。出了酒厂我们去了家雪茄商店,看了雪茄的制作过程,还去了家宝石商店,都说多米尼加的宝石比较有名,但我们不识真假,就是真货恐怕也买不起,也就没买。

第一次进城我们什么都没买,总怕被导游领去的地方在有什么猫腻。其实这个导游还真不错,领到地方,我们进去逛,他在外面等,根本就不劝我们买东西,就是店家也都只是礼貌性地介绍推销一下他们的产品,没有任何强买强卖的意思。

接下来我们去了一个坐落在海边的军事要塞。但凡有些历史的海滨城市都会有个军事要塞,就说美洲大陆吧,早期西班牙殖民者凭借着船坚炮利打开了美洲大陆的门户,随后荷英法等国也一拥而上你争我夺,所以海上防御是当时的防御重点,军事要塞也就必不可少。

在加拿大这种军事要塞我们见的多了,为了省时省钱,我们就没有进去参观,只是在要塞的周边拍了几张照片表示到此一游,我们来过。有趣的是我经不住当地的村妇的劝说骑到一头披着花毯的毛驴的背上,拍了张老骥伏枥,策驴扬鞭的照片。

最后一项活动是登山,不是用脚登,是坐着缆车达到山顶。

伊莎贝尔山倒也没什么太过出奇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山顶上有一尊耶稣雕像,其神情姿态完全模仿著名的巴西里约热内卢基督山上的基督雕像,导游说这尊雕像就是模仿巴西的那座著名的雕像而建的,还说他们喜欢模仿。

后来我们在多米尼加首都圣多明戈市中心还看到了埃菲尔铁塔,看来导游说得没错。登上山顶,望着最高处耸立的耶稣雕像,虽说不是信徒,我心中还是不免肃然起敬,当然到此一游也难免要在神像前拍照留念。导游和当地推销商品的小贩们主动热情地要帮我们一个人一个人地单独拍照,他们貌似经验老道地指导着我们摆出各种姿势,拍完照,看了照片我却大为吃惊,觉得他们取景方式对耶稣大为不敬

比如照片中的我站直身体,伸出手掌,画面上远处的耶稣雕像正好站在我的手上,照片就变成了我伸手托起耶稣雕像,还有一张更离谱,拍照时他们让我投降般地向上高举起双手,我不明就里,照葫芦画瓢,结果照片上我的双手和身后耶稣雕像张开的双手相交,看上去就好像我的双手握着身后因透视关系变小了的耶稣雕像,把雕像拎了起来一样。

“阿里路亚”他们怎么可以在耶稣雕像前这么放肆。也许他们心中有上帝,所以不拘泥于形式。

(五)

马不停蹄,第二天也就是到达多米尼加的第四天我们去了多米尼加首都圣多明戈。毕竟是出远门,为了把握起见,这次我们选择了Sunwing航空公司驻酒店的旅游公司。因为我们住的地方距离圣多明戈比较远,所以我们村的绝大多数游客并没有去圣多明戈的打算,那天度假村里只有我们一行五人报名参团,后来旅游公司又在其它酒店找到两个来自渥太华的老头,算是拼凑了一个七人团队一起出发。往返七个多小时,几个景点观光,一顿免费午餐,每人69美元,感觉也不贵。

还是两个人,一个司机,一个导游,司机负责开车,导游负责解说。那天的那个导游话特别多,介绍起自己的国家来更是滔滔不绝,全是溢美之词,他说多米尼加社会自由平等,国家繁荣富强,百姓幸福安康,政府重视教育,高等院校林立,各色人种聚集,没有偏见歧视,甚至说每个到这儿旅游的人来了都不想走,都想留下来。我们私底下交换了个眼神用中文小声地说:这是多米尼加吗?怎么有点儿像加拿大呀?

接着他又说多米尼加矿藏丰富(这就更扯了,没听说啊),各种动物应有尽有(美洲动物种类不多尽人皆知啊)。我们终于忍不住半开玩笑地问他:“你们这儿有猴子吗?”导游反应很快,开玩笑地说:“我就是啊!”大家哄笑。我们又想起我们祖国特有的国宝就又问他:“你们这儿有大熊猫吗?”导游幽默地指了指旁边正在开车的司机说:“他就是啊。”我们大家又都笑了起来。

导游充满自豪的对自己祖国的赞美是出于爱国热情还是职业的要求,我们不得而知,但他说的和我看到的情况还是有些不太一样。几天下来我们走马观花地逛了多米尼加的第三大城市普拉塔港和第一大城市圣多明戈,从首都回来的路上我们又特意绕道从多米尼加第二大城市圣地亚哥市中心穿过,我个人总体感觉多米尼加不算穷也不算富,城市印象和中国八九十年代相似(这话好像我说了三遍了,重要的感觉说三遍嘛),交通管理混乱,汽车随意行驶,商贩拦车兜售,市区道路拥堵。

但民风看似古朴,百姓貌似安居乐业。当然这些都是我的个人印象,无凭无据。说到治安状况,虽然我们没有遇到任何安全问题,但多米尼加持枪警察之多这一现象似乎也透露出某种信息。我们早6点40分准时出发,在经过一个加油站时,我第一次看到了有持枪警察在旁守卫;当我们的车驶上高速公路,在入口的收费站停了下来的一刹那,我竟然看到每个收费口各站一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表情严肃,身姿严谨,做严阵以待状。

中途休息我们在一个类似服务区的地方停下,不大的一个建筑,却在建筑对面设一个由木板搭建的高台,高台上有一名警察横枪而立,同行的朋友跟我说,建筑的两侧也各有一名持枪警察。我们问导游:为什么在许多公共场所会有持枪警察?答曰:是为了保护像你们一样的外国游客的安全。

外交辞令,如果社会治安状况良好,没有必要这么保护吧?

到达圣多明戈,我们首参观了一个从前印第安人居住过的岩洞,看宝石蓝的水面,看多年雨水冲刷形成的奇石,感叹古人,感叹岁月,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随后我们去了哥伦布灯塔,说是灯塔,其实就是为了纪念哥伦布而建的一座象征性的建筑。这座建筑是1992年为了纪念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500年,多米尼加政府耗资7千万美元建成的,也有人把它称之为哥伦布陵墓,甚至说里面埋藏着哥伦布的遗骸。

史料显示哥伦布1506年5月20日死于西班牙,所以遗骸的说应该不可靠,几件遗物倒不是没有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根本没有走到近前,只是几个人远远地摆个Pose,照几张相片作为纪念。就在照完相我们准备过马路走到对面停车的地方时,导游紧张且大声叫我们停下,然后喊过一名在哥伦布灯塔前巡逻的警察,让他引领我们穿过马路。我感到非常吃惊,当时路上的车辆不多,我们腿脚利索能够自理,为什么要警察叔叔护送我们过马路呢?我感觉恐怕还是安全问题,交通道路安全问题。

去圣多明戈市,我们的主要目的就是探访西班牙殖民初期兴建的老城区,这个区域面积不大,所剩建筑不多,但这些色彩凝重气势庄严的的古老城堡,以及残垣断壁无不在诉说着这个城市五百年的历史与沧桑。我们首先参观了哥伦布纪念馆,这座城堡始建于1511年,于1541年完工,由于克里斯托弗.哥伦布于1506年去世,所以这个哥伦纪念馆实际上是他的儿子迭戈.哥伦布一家的居所。

我向来对历史人物生活遗物兴趣不大,所以只是随波逐流地进去游走一番,好在进城堡前每人发的耳机里有中文解说,也算是了解些皮毛。这座城堡虽说是1541年建成,但几经自然和人为的毁损早已面目全非,我们看到的是后来经过修缮复原的建筑,里面的东西也不都是原来主人用过的,很多也都是后来加进去的。

从哥伦布纪念馆出来,我们又去了个战争纪念馆,还有一个北美最早的教堂。多米尼加是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的第一站,当然这里就会有很多的北美第一。还是那句话,我的历史知识的贫乏导致我对历史遗迹兴趣不大,所以走马观花,掠过细节,我对500年前古城的兴趣还只是停留在人文方面的,窥探历史风貌,缅怀历史人物,感动于历史故事。。。

(六)

连续两天出行,第五天我们便在度假村内休息,白天除了吃喝,就是在海边一躺。晚上挨个酒店去看各种主题演出,什么《非洲之夜》,《多米尼加之夜》,最精彩的是《迈克尔.杰克逊之夜》。整台晚会MJ的模仿者和他的团队演唱了迈克尔.杰克逊的许多经典歌曲,演员们从演唱到舞蹈动作形神兼备,是我在多米尼加看到的最好的一场演出。

度假期间,我还看了本书,居然还是一本讲述学生时代青涩爱情故事的书《等一个人的咖啡》。出门前家里只有四本书我没看过,其它三本分别是梁实秋、胡适、沈从文的书,感觉大家的书需要细读,不属于度假休闲的读物,于是就随着九把刀(台湾作家)的这本书穿越地回忆了一下青春。

第六天,我们去了天堂岛。

天堂岛是离普拉塔港不远的一个著名的旅游光的地方,我本来还有些犹豫要不要去,觉得身居海边还要去什么海岛似乎不会再有什么特殊的风景,但看了旅游公司的广告画册,我被天堂岛的神奇美丽吸引住了。

我们打听了一下价格,如果跟随sunwing公司去,价格159美元,而我们自己和在大堂招揽生意的旅游公司谈的价格是70美元。岛还是那个岛,差价这么大。原因有二,一,Sunwing公司提供的是号称VIP的服务,他们的登岛工具是比较豪华舒适可容纳几十人的相对封闭的游船,我们谈的那家旅游公司提供的是普通的勉强可以挤下十个人的有地方坐没地方靠的普通小船,这么说吧,他们乘坐游船是观光,我们乘坐小船看上去更像是偷渡。二,sunwing公司提供的午餐是龙虾宴,我们的小旅游公司提供的午餐是农家院里极简单的自助餐。

比较了一下,我们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我们说龙虾是加东和波士顿的有名,没听说多米尼加龙虾好,至于说坐船,十几分钟的事儿其实坐什么都无所谓,当然这些都是借口,实际上就是钱的事儿,差钱儿。

天堂岛,一个美丽的名字,一个海水携带石沙形成的陆地,一个面积比足球场还要小的地方。清澈的海水,白色的沙滩,七间小草房,坐在岛中央。

岛很小,我们在岛上的活动自然也就很少,游游泳,潜潜水,晒晒太阳。那天的天气很好,万里晴空,艳阳高照,想起加拿大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我们更加珍惜这良辰美景。懒懒散散地在沙滩上待了2个多小时,才启程回府。

回程的路上导游提醒我们如果觉得船长服务的好就给些小费,船长也很配合,开船绕了一大圈,带我们走进了一片矮树丛,矮树(名字忘记了)密密麻麻长在水中,被水浸泡的树根裸露在外弯弯曲曲地缠绕在一起,形成一种独特的风景,水很静,水很清,水路很窄,我们小小的船身刚好可以驶过,用船长的话说,VIP的游船跟本不可能进来。我说他们是VIP,我们是VIP中P,我说的时候没有翻译这个“中”的意思,直接说我们是VIPPP。包括导游和船长大家都笑了,他们居然听懂了我想表达的意思。

(七)

第七天是真正的休息。

可能是心理作用吧,到了最后一天我们都觉得有些累了,再说也该收收心准备回家了,想到了要回到寒冷的冬天,要重新开始辛苦劳作,更是提不起精神。出门一趟不能空手而归吧,都说多米尼加的雪茄咖啡朗姆酒比较著名,于是就想买些带回去。我们在酒店服务台事先问好了一家超市的地址,然后向大堂里旅游公司打听往返车程的价格,报价40美元,我们觉得有些贵,又不是旅游,只是进城买些东西就回来,也要不了多长时间。正在犹豫之际,刚好有一个酒店的客人从外面回来,见我们正在跟旅游公司的人讨价还价就跟我们说“走出去,到外面打车,价钱要比在这儿便宜差不多一半。”

反正最后一天我们也没什么事儿干,闲着也是闲着,再说了,来多米尼加一回我们还没自己出过门呢!自己出去感受一下也好。我们走出度假村,走到大街上,挥手打车。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司机不讲英语也不会法语,我们拿出写好地址的纸条给他看,他说40美元,我们回20美元,最后25美元成交,皆大欢喜,我发现很多时候语言不通并不妨碍沟通。到了那家超市,司机停车,不知是出于热情,还是怕我们出来找别的出租车跑掉,出租车司机竟跟我们一起走进超市,帮我们找车,帮我们推车,帮我们打听我们要买的东西在什么地方,俨然就是我们的助手兼保镖。我们咖啡雪茄朗姆酒各买了一些,满载而归。

我们最终还是没能去那个叫海地的国家,因为酒店里没有去海地的旅游项目,导游说也没有人愿意去那个地方,因为海地很穷,海地的社会治安也乱。我个人感觉多米尼加人和海地人的关系也很一般。插播一段历史,同处一个岛上的多米尼加和海地两国虽说同被西班牙殖民者统治了几百年,但后来法国殖民统治者到来,海地归了法国,多米尼加仍归西班牙,再后来,大家齐心协力赶走了殖民者,西班牙岛独立,海地统治了全岛,接着多米尼加人又和海地人开战,并最终宣布独立。

从此两国也算是结下了梁子,独立后的多米尼加经济发展很快,富裕程度远超海地,在两国边境便涌入大量的海地人。1937年时任多米尼加总统拉斐尔.特鲁希略,下令军队持刀砍杀越境居住在多米尼加的海地人,五天时间便杀死了两万多海地人,历史上把这次大屠杀也称之为香菜大屠杀,或荷兰芹大屠杀。据说当时军人们手拿一把香菜(又叫荷兰芹)看见肤色发黑的人便用西班牙语问这是什么?由于法语R在发音时的特殊发音,讲法语的海地人很难用西班也语清晰地说出这个词,所以多米尼加军人便以此区分海地人和多米尼加人,只要是不能以西班牙语清晰的发音的人便一律砍杀。。。

看来学好一门外语真的是很重要啊。

原谅我拿失去生命这么严肃的事儿开玩笑,真正的玩笑是多年以后,多米尼加政府答应赔偿75万美元给海地的受害者家属,但最后实际上只是赔付了52.5万美元,分摊到每位受难者家属应该约为30美元,由于海地政府贪污,实际受害家属分到手的钱只有0.02美分。

八天七晚的多米尼加之旅圆满结束,第二天早上10点半酒店的车把我们送到机场。入关时交10美元,出关时加倍变成了20美元,入关时交钱还给了凭证,出关时只收钱不给任何收据。排队、出关、候机。登机前还出现了个小小的插曲,正当我坐在候机大厅等待登机之际,我听到广播里叫我的名字,虽然发音生硬我还是听得出是在叫我。我走到服务台前,一个工作人员跟我说我的行李有问题,要我跟她走。我的行李有问题,不会呀,我没有携带任何的违禁物品呀,我脑中快速搜索可能的疏忽遗漏,还是想不出我不小心带了什么违禁的东西。

一路走一路胡思乱想起来,会不会是海关有意栽赃我,要罚我钱啊?我记得以前看过一些文章,说是在一些文明程度不高,政府监管不利的国家的机场海关经常会出现工作人员刁难游客,甚至栽赃陷害游客从而索要钱财的事情。钱是身外之物,要真是这样能破财免灾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会不会是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呢,比如说在我的行李箱里搜出了毒品,听说一些加勒比海岛国可是毒品交易的中转站啊,会不会有毒贩也把我也当成毒品交易的人肉中转站了呢?这种事儿好像以前在报纸上也看到过,我越想越紧张,越想越害怕。。。

工作人员当着我的面打开行李,仔细检查,结果没有问题,封箱放行。

看来是我想多了。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