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哭孩子有奶吃:我申请托儿补助的经历

7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7月28日 17:41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Yiwen Sun

一天大早,赶上上班高峰期我坐TTC去市内办事。车上人好多啊,上班的上学的,背着包,提着饭包,拖着拉杆包的把车厢塞得严严实实。还好我上车早,找了个不挨挤的座位。到了一个大路口的车站,上来好多人,其中有一对母子最为显眼。

这位白人母亲像是去上班,挎个包拎个饭包,儿子大概5,6岁的样子,背着个书包,从上车就很大声的嚷嚷,“好挤啊,我想有个座位。”她妈妈带着他跟着人流往车里挪动,儿子削尖脑袋不管不顾的往里挤,一边挤还一边大声喊“I want a seat”。车厢里的人们都有礼貌的欠欠身子给这个活泼过劲儿的小男孩让让位置好让他能通过拥挤。

同时我发现有几个坐在临过道座位的大学生模样的西人开始准备起身让座了。一个带着大拖杆箱的女学生一边叫过这个小男孩,一边很费劲儿的起身寻找落脚之地还得护着她的大箱子。女学生把座位让给了这位小男孩,可小男孩还不满足接着嚷嚷“我要坐在窗户边上”,坐在他旁边的男人连忙起身一边拖着脚底下的大包一边跟男孩换了座位。男孩的母亲站在过道,显然对她儿子的过分要求及大家的谦让很不好意思,不时的让儿子“小点声,别吵到人家”。

小孩子懂什么,如果真懂事就不该一上车就嚷嚷着乱挤了,他坐在窗边很惬意的看风景不停的大声对看见的风景发表意见。这一幕让我想起了一句俗语“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又联想到来到加拿大申请福利的一些经历,好像真应了这句话呢。

那是2010年给我家老大申请多伦多的托儿补助(subsidy),当时我还在念college,属于single income family,各个方面都符合申请条款要求只差政府的排期。当时的街坊邻居还有Family Literacy program里认识的妈妈们都说,多伦多的subsidy很难排,老大当时不到两岁要上toddler program,这个年龄的最难排了,一年正常,两年也不足为奇。

大家都抱怨这个福利太不合理,要求父母双方都全职身份,可是没有钱付托儿费怎么找工作,没有工作在家带娃怎么保证全职身份。我当时为了早点上学毕业,先自费送老大去的day care。一周250刀,除去房租吃饭交通各项开销,分文不剩。我想着这也挺好毕竟没动积蓄,生活能安排好,孩子还能受到号称世界领先的幼儿教育,很满足了。

有一天我下课晚,孩子他爸接的孩子,回来跟我说,有办法早点等到托儿补助了,你就天天给child office打电话他们就能给咱提前办。我一听,还能这么干?当时打电话申请的时候费好多口舌,我跟接线员说我自费先送孩子去幼儿园希望你们能考虑我们快点排期,人家很客气的应着,但也没听出会给我们优先的意思啊。

他爸说,今天接孩子遇见了孩子班一个男孩的妈妈,聊着聊着就说起了subsidy。她在上LINC班,闲着的时候就给政府child office打电话,说她要好好学英语争取找到好工作如何如何,才三个月就批下来了,她就建议我们也经常打电话催政府,加拿大政府办事就是你急他们也急,不然排到什么时候去啊。既然人家这么干好使,那我们也试试吧。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我在上学的路上打电话,课间休息的时候打电话,几乎每周都找一个时间打。

电话里重复着我的理由,single income, I am in school, financial pressure, cannot study in peace。起先,接线员跟我解释有许多要照顾优先考虑的人群,比如单亲妈妈,零收入人士等等。后来的几个接线员有理解我苦衷的,毕竟新移民刚来不容易,都想积极融入新国家。

过了两个月,在我去孩子幼儿园付过第12个250刀托儿费支票回家的路上,我拿起电话又“催”政府,这次我仿佛听到了来自天堂的声音“I am just about to call you, yes, you are the next in line”,我的心底涌起了由衷的感激与兴奋,电话里的工作人员也听出了我的心情,她很耐心的等我跑回家拿起笔记下了和政府的约见meeting时间,我的case worker 的名字。放下电话赶紧给孩子他爸打电话跟单位请假以便按时赴约。

当天放学的路上我跟同学不自禁的说,今天是我来加拿大后最高兴的一天,因为这托儿补助实在是得来不易,而且切实感觉到了政府对弱势民众的关心,这一津贴真的解决很大问题。经济学课上老教授讲过现在没有纯资本主义或者纯社会主义国家了,每个国家都在互相借鉴完善自己的制度。这一补助的获得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加拿大这一资本主义中的社会主义福利制度。

日常开销有了盈余,我们买了房子搬到了万锦市。抢房大战真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当初没考虑到搬到万锦属于约克区,托儿补助就得重新申请。在搬到新家通知多伦多的child office 新地址后,人家打来电话通知我们的subsidy于两周后terminate没有任何回旋余地。我一下懵了,如今供了贷款每个月有没有盈余,托儿费以前可以拿积蓄顶,现在是身无分文了,孩子上不了daycare我怎么上学啊。

没办法,赶快给约克区subsidy办公室打电话,说我从多伦多搬来,急需孩子daycare补助,不然我就上不了学等等。电话那头的人听上去比我还急,一边安慰我一边说给我放到emergency priority line, 还告诉我不用重新申请,去多伦多的办公室让他们开一个我们在多伦多享有福利的起止日期证明信,在把我现在的全职证明,地址证明一并给他们fax过去就可以了。

我松了一大口气,马上去办这些材料,第二天传真给他们。同时我搜索附近的接受subsidy的daycare。两周后我的老大就收到通知可以去新的daycare了。生活像我自己给自己开了个玩笑,稀里糊涂的从多伦多来到了万锦,还能享有同样的待遇。除了感恩,努力学习,好好教育孩子想不出我能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得到的太多了。

怀了老二第五个月时通知政府,按程序child office终止了我的托儿补助,但是给了我一年的时间,这一年里我不用重新排队随时可以给两个孩子托儿补助,当然全职的条件是要满足的。在老二2岁半的时候,child office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还要不要托儿补助了,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说“要”,谁知两个月后就批下来了。

给老二找了一家条件很好的daycare。按现在我们的收入需要交一部分托儿费了,我很欣慰,当case worker算好我们要缴纳的费用时,我说我很高兴我能给政府交钱而不是pay nothing了。我也一直教育我的孩子们要衷心热爱这个国家,我们接受的恩泽将来要回报给社会让有需要的人也能享有同样的恩惠,这就是这个无微不至关心我们养育我们的加拿大。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