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离婚后的幸福生活:住进湖景廉租屋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0月25日 13:08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依卓

老王是我的朋友,每天他都给我打电话,有话则长,无话则短,熟悉,和他说话没什么顾及。

我和他说:我现在除了腿有点问题,走路不方便,其他器官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我基本是个“好人”,看看你呢,糖尿病,心脏病,血压高等等,有毛病的器官多了,所以基本就是个“坏人”。

他也是从大陆来的,六十多岁了。早年一家三口移民到加拿大,后来夫妻不和,分手了,他一个人自己生活。

早些年刚刚到这里时,也真不容易,英语不好,也只能在华人的圈子转,那时华人还少,生意也不多,想找工作困难,开始在唐人街餐馆挨家挨户的敲门询问:老板,有工吗?好的老板应付应付:呣哇。不友好的翻翻眼睛不理不睬。

买辆自行车,拉个朋友一起往远走,想找工厂的工作,也是走了多少家无果。这一日又路过一个大门,看见院子里有传送带,就进去了,里面有西人迎出来,语言不通,鸡和鸭对话半天,终于搞明白了,这里是殡仪馆。

这些年历经千辛万苦,可以想见他从事了不少各种各样的工作,聊天或者是询问,感觉他对华人的工作知晓不少。

千辛万苦,苦辣酸甜,一直维持着,但是始终买不起房子,多年来一直租房子住,城市东南西北许多地方都住过,各种各样的房子,各种各样的房东,故事也是一箩筐。

现在他已经不上班了,有几年了,提前退休了还是什么?这些是个人的隐私,人家没主动说,咱也就别刨根问底。

身体原因可能是个因素, “坏人”真的出过一次事。有一次去看医生,走在路上,忽然眼前一黑,直挺挺的摔倒,后来他告诉我,摔倒的一瞬间还是有意识的,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待醒来时只见一些人围着他,七嘴八舌,从人们的口中知道,眼镜摔碎了,鼻子破了,满脸是血。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躺在医院的床上,看见警察正在翻他的口袋,没多一会的功夫,他的儿子就赶到了。

他和我说:警察怎么这样快就找到我的儿子?我说,警察是干什么的,这点事情对他们不是小菜一碟吗。

医院不放他走,一连住了好多天,要找出他昏倒的原因,后来认定主要是低血糖造成的,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他自己也庆幸,虽然摔破了鼻子摔破了脸,但是还好,没有破象,而且更重要的是,当时来往的车辆纷纷刹车,万幸。我说他,这一次是幸运,以后再有这样的情况,一定选择好地方再卧倒。

摔伤以后,政府的服务都跟上来了,送来了推着走的步行车,走路安全了许多,累了可以坐着,买东西放小筐里,老人服务的机构为他安装了平安钟,并且天天有人定时定点的电话询问情况。

我和他说了不是一次,这回更是问过,找个伴吧,在一起相互有个照顾,但是感觉他心理一直是抵触的,言谈话语中常常如此表示:这里有的女人是在找“饭票”,你有钱则可,没钱则不行,钱多最好,我在教会就看见过,单身的女人带着两三个孩子吃免费的午餐,找这样的人就不是一张嘴的问题。而国内有些女人是想把你当“桥”,上当受骗的不是没有发生过。

出院以后他更加注意了,其实他以前就格外的知道保养自己,抽了多年的的烟,经过八次努力终于戒掉了,挺有毅力。没事我常常说:我请你抽烟?难得他挺着不抽。

不上班了,时间充裕,可是他天天还是很忙。每个星期,每个月看医生的时间和次数占了相当的比例,有时一天就看三个医生,做完胃镜做肠镜,医生怎么给安排的?捅的他从治疗室出来一个劲的排气,自己不敢走,急急忙忙打电话叫我去到医院接他。

听医生说老年人夜晚睡眠有时会出现呼吸暂停的情况,虽然是偶尔的,但是危害挺大,严重的容易发生危险,就左挑右选的买了呼吸机,天天晚上像上刑一样带着睡觉,出去旅游也是,我说你像个抢救病人似的,能睡舒服吗?

不管怎么样,早年的辛苦和努力没有白费,现在自己生活稳定了,特别是又申请到了政府的老人房,房租仅仅是个人收入的三分之一,地点在唐人街,高层,远远的可以看见电视塔和湖水,他特意的让我去看过房子,我说你可以和别人吹牛了,房子在市中心,而且是湖景房。

孩子也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他进职称当了爷爷,自然是高兴,只是儿媳妇是个洋的,儿子喜欢,他心里别扭。混了血,串了种。

他入了籍,出门方便了,到日本去,在机场警察看见他像华人,就格外的盘查,看见掏出来加拿大护照,警察立马就客气了。

有一点他也是值得称道的,就是虽然现在上了一些年纪,记忆力大大不如以前,丢三落四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是还坚持着去英语班上课,一星期两三次,风雨无阻。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