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娶中国女孩:洋帅哥说钱全归你管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1月4日 09:11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老冯

微访谈:《我们的移民故事》之五

为爱停下脚步,王玥的故事

王玥,90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南方一家国企的变压器设计室从事设计工作,91年公派自费去俄罗斯学习语言,两年后,又去了匈牙利,在一家华语纸媒工作,这期间机缘巧合地也做过些贸易,赚了点儿钱,再后来去了英国,2000年1月来到加拿大,遇到了她的那个他,就此停住脚步留了下来。2004年王玥和朋友合伙买了个咖啡快餐店,2015年因生意不好在合同到期之日关门结业,目前还在寻找其他生意。

——————————

王玥是我刚来蒙特利尔不久结识的朋友,那时候我们有个小圈子,时不时地大家见个面,虽说她在我们那帮人中年纪偏小,可出国闯荡的经历却比我们多得多。

1991王玥以公派自费的名义(当时还没有纯粹的自费留学,要挂靠个单位,以单位公派的名义才能出国留学,当然钱还是自己出)到俄罗斯莫斯科附近一个叫弗拉基米尔的城市学习俄语,学习期间机缘巧合地认识了在俄做生意的四川外贸的一家公司,当时中俄两国之间贸易往来频繁,这家公司正筹划在俄搞一个轻工产品展览会,眼瞅着展览会的日期临近可随团翻译却脱队跑路了,公司上下这个急啊,情急之下他们想到了王玥,于是刚刚学了6 个月俄语的王玥临危受命,展会期间她连比划带蹦单词地又当翻译又当推销员,结果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公司所有的样品都卖光了还接到了大量订单。

公司老板非常高兴,随后安排王玥学习之余到公司在俄投资的酒店工作,月薪90美元。90美元现在听着很少,可在当时相对酒店俄方工作人员6~9美元的月收入来说绝对是高薪。干了一段时间王玥发现那家公司内部人事关系复杂,矛盾重重,她发现自己不适应也不喜欢这种工作,便心生去意。

两年后王玥偶然认识了几个来俄罗斯寻找商机的匈牙利华人侨领,商机没找到侨领们又回到了匈牙利,临走前他们提起正在筹办一家华文报纸,需要人手,问王玥是否有兴趣。就这样王玥又跑到了匈牙利,一待就是3年。那段时间国内一些贸易公司跟匈牙利侨领合作做生意,一货柜一货柜的轻工产品不断地运到匈牙利,运到报社临时租用的仓库,然后侨领们再一箱一箱地批发出去。

近水楼台先得月,王玥也要了一些自己往外批,还真就赚了些钱。手里有钱了王玥又不安分了,她想去英国,去学习英语。她说匈牙利还是太小了,开车用不了几个小时就驶出国境了,匈牙利语也太难学了,应该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以至于在匈牙利待了三年她对外一直都是用俄语交流。

拿着中国的护照,匈牙利的工签,却要办理英国留学签证,在别人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儿,实际上很多人也都尝试过,都以失败告终,王玥还是决定去试试运气。到了英国使馆,见到了签证官,一个英语一个俄语,鸡同鸭讲,签证官不得不找个俄语翻译全程陪同,就这样居然通过了。于是王玥又在英国学了一年多的英语。

1998年,王玥来加拿大旅游会朋友,已经移民加拿大的好友极力劝说她来加学习,说了种种加拿大的好,还说加拿大是移民的国家,毕业后可以拿个身份留下来。多年在外漂泊的王玥被好友说得动心了。2000年1 月王玥来到蒙特利尔,下了飞机,迎接她的是近零下30度的寒冷天气和35厘米的皑皑大雪,王玥说她感觉又回到了俄罗斯,恨不得马上掉头回英国去。然而几个月后丹(丹尼尔的简称)的出现改变了王玥的人生轨迹。

关于王玥和老公丹相识的故事曾经有个传言,说是王玥的闺蜜看上了丹,但因为闺蜜语言不好就叫王玥帮她去和丹表白,于是王玥约了丹,丹却看上了王玥,于是俩人就好上了。等到我见了王玥说起此事,王玥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她那时的确有个女性好友,跟丹也认识,但人家早就有家了,并且正是那个朋友撮合了她和丹,接着她便给我讲起她和老公丹认识的经过。

落地蒙特利尔不久王玥先是去社区学校学习法语。她上课的学校附近有个杂货店,有一天下了课她去店里买东西,见老板娘是中国人,就聊了一会儿,聊天之际,王玥未来的老公丹来店里买东西。因为丹是杂货店的常客又是个年轻的帅哥,人又非常有礼貌,老板娘就有些好奇,而老板娘语言不大好,所以就让王玥当翻译问帅哥些问题。

受人之托,王玥便“主动上前搭话”,老板娘快人快语,问东问西,甚至连丹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隐私问题也要问个水落石出。虽说王玥只是翻译,但毕竟话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丹也不知道王玥是在替老板娘翻译,竟误以为王玥对自己有意思,嘴里老老实实地回答问题,心里却是一百个小鹿乱撞。

当然我不在场,我也没看到小鹿,这只是我脑补的画面,不过丹以为王玥看上了他的确是真的,是他后来跟王玥说的。继续说正事儿。后来王玥成了老板娘的朋友,下课后也常去她的店里待会儿说会儿话,丹也依旧每天去店里买东西,两人自然也经常碰面。有一天丹约老板娘和王玥去他家喝茶聊天。

老板娘有意撮合两个单身的年轻人,加上丹就住在杂货店的对面公寓里,就替王玥答应了,两人也就择日过去了,一进屋两人都被震惊到了,她们想象不到一个单身男士住的房间竟然会收拾得如此整洁干净。后来已然成了王玥丈夫的丹承认说那不是常态,是他拼命打扫过后的样子。

王玥和丹成了朋友,但来自南方的王玥一时半会儿还是不能适应加拿大的寒冷气候,甚至开始联系澳大利亚的学校打算去那儿看看。丹得知消息后找到王玥认真地谈了一次话,丹跟王玥说如果她走了两人的关系可能也就随之走到了尽头,丹要王玥考虑嫁给他,王玥说:“我没有身份,我们结婚你自然就成了担保人,从法律上来讲十年之内你都要负责我的生活。“ 丹说:”我愿意做你的担保人。“

用现在中国男人流行的许诺就是”我愿意养你一辈子。“王玥又说:”可我的确不喜欢这里的寒冷,就算结婚了可能有一天我还是会想离开。“丹说:”我愿意和你结婚,我愿意赌一次,赌你会留下来,赌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丹最后竟认认真真地合盘说出说他的财务状况,并说结婚后交出财权让王玥管家。在崇尚自由,崇尚自我,崇尚经济独立的加拿大很少有男人会给女人做出这样的承诺。王玥终为丹的诚恳所打动。在漂泊了多年以后,在来加6个月以后,在和丹相识了4个月以后,一句“我愿意!”王玥随丹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丹是政府公务员,虽说收入不高,但工作稳定,足以养家,尽管如此王玥还是想尽快自食其力,婚后很快他们有了孩子,一个非常漂亮的混血儿小公主,等孩子稍大些送到幼儿园后,她便开始筹划着买个生意。

2004年初王玥和朋友合伙花16万加币在市中心一个办公楼里买了个小小的咖啡快餐店,由于没有买卖生意的经验,她们买到手的是个亏损的生意,两人边干边学努力经营,没过半年生意就大有起色,可惜随着经济形势转衰,生意也越来越难做,开始时她们还有雇员,后来就完全自己做,就这样辛辛苦苦还是赚不了几个钱,终于在11年后于2015年年底合同到期时关门结业。

我一直好奇语言不同,文化不同,成长环境背景不同的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有文化上的冲突。王玥的回答是当然会有冲突。

王玥说她和丹之间的矛盾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孩子的教育方面,二是消费观方面。我们中国人注重孩子的教育,女儿年纪稍大一些王玥就带着她去中文学校补习汉语和数学。小孩子不爱学,就找爸爸诉苦,丹便坚决站在孩子一边,他认为小孩子应该自由发展,主要是玩而不是学习,为此两人没少吵架。

后来当女儿数学成绩优秀经常受到老师赞扬时丹便不吭声了,也不再反对孩子补数学课了,再后来当一家三口回到中国,经常有人夸奖长着一张外国脸蛋儿的小女孩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的时候丹体会到了多会一门语言是一件多么令人骄傲的事情。

说到消费观中国人喜欢攒钱,加拿大人喜欢花钱,中国人大都为了明天奋斗,加拿大人大都活在当下。王玥说起丹买摩托车的事儿,说当时家里的经济状况并不太宽裕,王玥和丹各自有一台车已经够用了,可丹还非要买个摩托车,王玥觉得家里并不需要摩托车,丹觉得喜欢就是需要,最后丹还是买了台摩托车骑了回来。

王玥说丹是路痴经常骑着摩托出去闲逛就能把自己走丢了,并且他又是个恋家的人不喜欢参加什么摩托车俱乐部或是成帮结伙地一群人骑摩托兜风,他更喜欢和家人在一起,偏偏怕日晒怕风吹得王玥又不喜欢坐摩托车,所以家庭出行的画风经常是王玥在前面开车,丹骑着摩托在后面跟着。

如果有一天在蒙特利尔的大街上你看到一个女人带个孩子开车在前面行驶,一个男人骑着一辆摩托车在后面紧紧跟着,这或许就是王玥一家三口以独特的方式在散步。。。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