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想上学:老师竟说要尊重他的选择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2月3日 09:50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Ivy Zheng

上星期买了实木地板,今天下午商家来送货,于是跟老板打了招呼在家上班。虽然有很多图要画,但是没有老板在旁边盯着,已经算是自由了。

门铃响的时候,我正在跟闺蜜小红通电话。按门玲的是个非常年轻的中国小伙子,最多不过二十岁的样子,从小型运货车打开的后箱门可以看到装得满满当当的四十多纸箱的木地板。他问我地板放在哪里,我就指给他看一楼客厅里特意准备出来的空地。他转身去车子上卸货,我继续回到电话上跟小红聊天。

尽管小红的儿子都已经上高中了,她也总开玩笑说该叫她老红,但是叫惯了就不愿该。我们是中学同学,先后来到多伦多,两家经常往来,只是最近几个月太忙,没有走动。今天她明显的正在气头上,跟我聊起她的儿子。“这小子,跟他爸一样的倔脾气!居然不去上学啦!”这确实让我吃了一惊。

记得她儿子很聪明,一贯都是她的骄傲,还得过不少奖呢。电话那边,小红带着哭腔: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就着迷上了网络游戏,每天放学都把自己关在屋里玩电脑,怎么叫都不出来。……上星期,老师找我们谈话才知道,他连学校都不去了……我和他爸爸每天辛辛苦苦地打工,不都是为了他吗……

这种情况,着实出乎意料,一时没有找到话来劝她,小红也完全没有让我插嘴的意思,一股脑地倾诉着。让她痛痛快快地说吧,我没有打断她,一边听着,一边看着搬货的小伙子一趟趟地从货车上卸货。那些纸盒每个都有六英尺长,我悄悄地去掂量一下那装着实木地板的纸盒,天哪,那么沉啊!每一箱都大约有50斤上下呢。

突然电话那边说“哎呦,我这边有点事儿,你先忙,我过一会儿再打给你。”也好,我放下电话,开始查看那些木地板。等卸货的小伙子再进来的时候,我就急忙给他指点着,把纸箱子放到旁边的地上。那么重的木板,如果一个地方堆太高,我真怀疑会把一楼的楼板都压塌了呢。

深秋的天气,冷风从敞开的前门吹了进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为了不影响小伙子抗着纸箱进出,我没有关门,而是上楼去拿件衣服披上,下楼的时候,正好跟刚进门的他打个照面,那原本白皙的脸上,此刻已经湿漉漉的,而且由于用力而涨得通红。室内已经摆着十几箱木地板了,他的脚步已经明显地放慢下来。他缓缓地把沉重的纸箱子的一头放在之前放好的箱子上,然后再慢慢地把另一头放下。

我看见大滴的汗正从他额头滴下,他抬起手臂,用衣袖在脸上擦了一下,有点怯怯地说,“我先休息一会儿啊”。我正要请他到厨房里坐,见他已经一边摘着手套,一边朝门口走去,然后一屁股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把手套扔在身边的地上,两个胳膊交叉着,同时抓着套头衫两侧的下摆,向上一掀,就脱去了外套。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已经做过无数遍的样子。我看到他里面的短锈T 恤衫已经被汗水湿透,紧紧地贴在他年轻而单薄的身上。 “哎呀,这是要感冒的啊!”我忙着说,让他进屋里来坐,他却全然不介意地边擦汗边说“没关系,这儿凉快!”。见他不肯进屋,我就进屋给他倒了杯热水端出来,他不要,只是小心地问我有没有冰镇可乐。我给他拿来几听可乐,他一仰脖子,痛痛快快地喝了起来。这么冷的天气,满头大汗,坐在外面吹风,还喝这么凉的饮料,也只有这样的年轻人才敢啊!

冷风瑟瑟,怕他感冒,我再次邀请他进门,他还是不肯,我不好意思将他一人关在门外自己进去,索性关上房门,拉紧了衣襟,靠在他身旁的栏杆上跟他聊天。原来,他今年确实还不到二十岁,从高中退学已经一年多,一直在这家华人地板店打工,负责送货。“老板人好,对我们都很好。”他说。

看他满头还没有消尽的汗,我问“搬这么重的东西,不累吗?”他又一仰脖子,把可乐喝干了,点点头“累,不过今天这样我一个人搬的时候不多。平时都至少两个人,今天因为是最后一家,另外一个人回家接孩子去了,所以剩我一个人搬。有时候,顾客家里有男的,也会帮忙的。”然后他扭头看着我,摆出一副男子汉的架势,说,“这个东西你根本搬不动!”我无声地笑了,想不到面前这个大男孩还有点小男子汉呢的风度呢。

我问他今天搬了几家,他说今天只有三家,我这儿是最后一家。他又加了一句,“最忙的时候,我干过一天六家呢!”他看了看表,还不到四点,然后冲我狡黠地一笑,告诉我,老板已经跟他说,搬完就可以直接回家,不用回公司,工钱还算一整天的。我猜想,这就是他说老板对他们很好的缘故吧。

见他并不象有些男孩子那样讨厌跟老女人说话,我就试探地问他,为什么不继续念书。他长长地舒了口气,避开我的目光,低声说“就是不想念了,觉得没意思。”看得出,他是个很敏感的孩子,尽管没有看着我,但他知道我在等着他继续。

于是他告诉我,他不是学霸一类的孩子,成绩不好,父母总是逼着他学习,他却觉得没有一点意思,更没有一点自由。后来有一个同学退学来这家店里打工,告诉他这工作开车四处送货,没有老板盯着,特别自由,他于是也不再念书,在这里打工。

“那你妈妈同意你不念书吗?”我问,他摇摇头说,我妈开始不同意,后来也拿我没办法,说反正大学毕业后还是要找工作的,也就不再管我了。我心里悄悄地叹气,大学毕业后的工作和现在这种靠卖苦力的工作怎么能一样呢,傻孩子!

知道他刚才搬木板太累了,我也不介意他多休息会儿,就跟他随便闲聊。当得知我是在家里上班的时候,这个大男孩显出异常惊讶的样子。急忙问我做什么工作。我告诉他,我是工程师,但这必须要念大学,之后还需要考几次考试,还需要在相关的领域工作至少四年,才能够得到证书。“有证书了就能自由自在地在家上班吗?”大男孩问,满眼都是兴奋和渴望,我实话告诉他,在家上班,也不是自由自在,也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

只不过比你的工作自由一些,也没有你的工作累。男孩子想了好一会儿才问我“那一定要上大学吗?”我很肯定地点点头。男孩子沉默了。年轻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忧伤,让我这个不相干的人都觉得心疼!

“你不会打算一辈子都干这个吧?!”我说。他仰头喝完第二听可乐,不吭声,也不看我,重新穿上外套,拾起身旁地下的手套,娴熟地掸去裤腿上的尘土,站起来,那学来的老练和他年轻的面庞极不相称。他向车道上的小货车走去,又脱出了一个纸箱子。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还是小红,我接了电话,打开房门进屋。小红,对了,刚才小红说什么来着?她儿子,怎么来着,也不念书了!这世界是怎么啦?

小红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昨天我又去找儿子学校的老师去了,你猜老师怎么说的?”我心想,那还用猜啊,老师肯定要劝说孩子回学校念书啊。“我真是服了这里的教育啦”小红气愤地说“那老师竟然说什么,要尊重孩子的选择!说人生是自己的,自己的选择,就大胆地去做!”“什么?”我脱口而出,“这是什么老师啊,那小孩子要是选择错了呢!”小红电话那边比我更激动“就是吗!我也是这么质问老师的。

可人家老师说,不去做,怎么知道是错呢!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我们不会去干涉,人生就是在不断地选择,和行动。每个孩子都要成长,他们有自己的思想和选择,不要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思考,去选择,去行动。即使错了,还可以改正。任何时候他想回来读书,学校都欢迎他们回来……”

天哪,又是一个“自由”!在“自由”的名义下,有多少孩子走了人生中本来可以避免的弯路呢!

我看了看正抱着纸箱子进门的大男孩,才一会儿功夫,大滴的汗珠又开始从他额头往下滴。看来那贴身的T恤衫一天不知道要汗透几次呢!我想,这绝对不是他一年前退学时,天真的以为的“自由”生活。

想像着我一直看着长大的小红的儿子,一个曾经品学兼优的孩子,也即将放弃学业,加入到底层劳动者的队伍,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希望他能够看到我眼前的这个跟他年龄相仿的,曾经为了“自由”而退学的大男孩,这个因为没有足够的文化去做其他工作,而每天要靠出卖力气挣钱生活的大男孩!再过十年,二十年,等到他没有体力搬这么重的东西的时候,他难道真的还能“自由”地选择重回学校读书吗?

我更是愤恨地希望小红儿子的老师也来看看这个“自由”地选择了自己生活的孩子,难道不是老师的“纵容”才使得这个原本可以有着更美好生活的孩子,在小小的年龄就落入社会最底层,开始品尝生活的艰辛吗?在十字头的年龄,在他们自以为已经长大了的时候,在他们还没有看到无知会带来的严重后果的时候,在还没有足够的知识和阅历来决定自己人生方向的时候,真的应该让他们自己去做选择吗?家长和老师难道不应该给孩子正确的引导吗?老师难道不应该停止以“自由”的名义去推卸教书育人的责任吗?

没有人不喜欢“自由”。但是每个人都需要经历一段不“自由”的阶段,需要学习,需要受挫折。只有掌握了一定的知识,才能认清自己的能力;只有了解了规则,才能够知道如何去利用规则,把握属于自己的“自由”的生活。才会真正明白,成长的过程就是逐步接近“自由”的过程,没有捷径,更没有绝对的“自由”!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