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闷:我就是加拿大的“中年油腻男”?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月18日 08:59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秦隆

前段时间网上流行着一个名词叫“中年油腻男”,有二十条标准,据说只要有五条中招,就会被授予“中年油腻男”的光荣称号。我抽空对照了一下,有以下五条似乎与我沾边:

1.聚会时朗诵诗歌然后突然开始哭

2.保温杯泡红枣加枸杞

3.皮带上挂一串钥匙

4.在家里时喜欢穿着秋裤当家居裤

5.爱听草原歌曲和汪峰,并做怀旧状

还有三条,我正好与之相反,至少在加拿大,这三条应该不太适用。

1.在头面部任何地方留长发或胡须

2.大肚子

3.西服配白袜子

下面就说说我中招的苦衷,也许真的能像一面镜子,照出我这十几年的生活轨迹呢。

先说说莫名状的哭。

应该说,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流泪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年轻的时候,经常会哭,有时会是嚎啕大哭,但我认为那些都是非常的矫情,比如说失恋了,比如说考试没考好,或者我支持的球队失败或者获胜等等。但现在,我有时在某一个时刻,会突然想起我多年前逝去的母亲。会在一个电影和电视剧里不知不觉地把自己代入进去。生活的阅历让我原本内心软弱的部分变得坚强,也让我内心原本冷酷的部分变得柔软。是好是坏不论,这一条我是真的符合。

说到保温杯里泡红枣和穿秋裤,那真的是迫不得已的,比如说穿秋裤,曾经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冷热,冬天穿单衣单裤是常事,可来到加拿大,冬天的严酷是必须经历,才能想象的。在移民之初的那几年,有一次,我上下午班,晚上11:00多,我的二手车在雪地里抛了锚,当时我只穿了非常单薄的衣裤,手机又恰好没电了,周围连个鬼都没有。

我抓起雪铲,迎着寒风和漫天大雪,发疯似地在雪地里刨着汽车底下的雪。幸亏是有一辆路过的车,帮我把车从雪窝里拉出来,否则,我有可能被冻死。从此,我一到冬天,就会在车里备好衣裤,手机的电总是充满,天气稍微变冷,我就会套上保暖内衣裤。即使如此,我现在的腿在上下楼梯的时候,还是有些开始感觉不舒服,这都是曾经耍酷的战利品。

皮带上挂一串钥匙,自不多说,我从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是如此了。试想一下这些钥匙的组成:工作单位门卡,办公抽屉,保险柜,家门钥匙,家里锁现金,信件,证件的柜子钥匙,USB drive 等等甚至更多,都需随身携带。可男人的粗心是天然的,如果不把钥匙拴在一起,都放在裤兜里,不出三天,就会出大状况,甚至引来河东狮吼。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啊。

听草原歌曲和汪峰,前几年有段时期我还真的如此,有时还会莫名流泪。这主要是由于我们这代男人,基本都是靠自我奋斗,从一文不名的穷小子混下来的。现在尽管也不很富裕,但总算是说得过去。移民加拿大,我觉得和那种“北漂”,“南漂”应该有非常相似的感受吧,比如说,住地下室,干labor工,迎风冒雨地东跑西颠,为了攒钱买房而从嘴里刨钱,身不由己。

但男人的世界里,总是不经意间藏着诗与远方。永远会在心底里呐喊着:自由万岁。但现在好像又觉得没什么了,看看过去的经历还挺有趣,时不常还编成段子给别人听,算是炫耀吧。

我现在几乎每天都刮胡子,定期剪指甲和清理鼻毛。直到四十岁前,我倒是胡子拉碴的。因为总是怕别人说自己不成熟,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现在这样注意仪表,倒不是说想焕发青春,或者有什么躁动的心,而是岁月真的非常残酷,我的头发一天比一天稀少,可胡子和鼻毛却肆无忌惮地飞速野蛮地生长。而且胡子有一少半都已经是白色的,如果不及时刮去,估计和本拉登就有一拼了。

到目前为止,我倒是没有什么大肚子,可我的血压等并不是特别正常,看来这和家族的遗传有关。至于西服,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穿过了。在加拿大,穿西服和白袜子只有几种情形:典礼现场,销售或者经纪人,再有就是大公司的领导。还有带各种串和茶文化,就差别更大了。所以在加拿大,并不能用这几条标准衡量是否是油腻男,看来还是有地域的差别。

我其实从内心,感谢那位编篡出这二十条标准的人,我确实能感受出社会对这个中年男人群体的某种态度,就算是给自己提个醒。

但同时,也显示出作者有些流于表面化的轻浮和哗众取宠的用意。如果要让我编篡油腻男的标准,其实就两条:

1.只知道娱乐至死,人云亦云,不再肯继续求知,独立思考的中年男人。

2.只知道回忆过去,满足现在,而不愿再奋斗的中年男人。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