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挣点钱又能咋样?儿子差点都不认亲爹

9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月26日 09:14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康健

导游手记之卅九:骆驼祥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加拿大幅员辽阔,东部海洋三省虽然加起来不到国土面积的百分之一点四,但那里风光秀丽,吸引着无数观光客,夏天更是景色怡人、游人如织。作为新斯科省的省会,哈利法克斯一直都是游客的必访之地,城市很有些像老唐的家乡青岛,同样的海风习习,同样的高低起伏,每次在那里带团老唐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十几年没有回国了,对家乡的思念每每触景生情,思乡之情总是油然而生。

海洋省景色虽美,但路途遥远,开车一个来回要七八天,路程将近五千公里。中国游客中到那里去的还不是很多,一般都是非首次来加拿大的、深度游的客人才会游览海洋三省。达总的团组常常都是司机兼导游,沿途景点一个不能少,又没啥自费项目,挣不到外快。一趟下来导游都会疲惫不堪,没人愿意去,最后这活十有八九都会落在老唐身上。儿子唐小毛到哈利法克斯念大学之后,达总更是变本加厉地安排老唐带团过去,美其名曰给老唐创造机会去看儿子。

老唐和儿子的关系不是那么融洽。闺女唐小丫和儿子唐小毛相差不到两岁,姐弟两人小的时候,老唐还在硅谷当码农,妻子如蓝也全职上班,实在照顾不了两个幼童,万般无奈只好把小毛送回青岛老唐的父母那里。由于小时候没有和父母在一起,唐小毛潜意识里似乎觉得自己不被爹妈喜欢。

回到加拿大上学之后,唐小毛和老唐见面的机会也不多。每次老唐匆匆飞回多伦多时,见到儿子都满心欢喜,又抱又亲的,可儿子总有点认生,和老唐有种距离感,一不高兴就喊着要回青岛找爷爷奶奶去。对此老唐十分无奈,颇有些沮丧,决心要重建亲情,多找机会和儿子套套近乎,联络联络感情。

有次姐弟俩吵架,老唐责备了小毛几句,唐小毛直接质问老唐是不是不喜欢他?老唐说怎么可能呢?我咋能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呢?小毛说那你怎么老把我放在青岛?老唐赶紧解释道:我和你妈都要上班挣钱,没法把你留在身边呀。小毛愤然追问一句:那为什么姐姐总和你们在一起?老唐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看着儿子伤心悲切的样子,老唐感到眼眶有点湿润,扪心自问:自己忙忙碌碌为了啥,多挣那点钱又能咋样?回到硅谷老唐就辞职了,返回多伦多重新找工作。暗下决心从今以后无论高低贵贱,钱多钱少,一家人都要在一起,别把自己弄得跟后爹似的,幸亏隔壁邻居不是老王。

转眼孩子中学毕业了,唐小毛执意不申请安省的大学,说要离多伦多远点,老唐和如蓝心中虽有不悦,但也无法阻止。孩子最后选了哈利法克斯,说那里靠海,很像他小时候住过的青岛,气候也比多伦多好。哈利法克斯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即使在三伏天,海水温度也只有十几摄氏度;而在最寒冷的三九天,港口的海水也不会结冰,确实很像青岛。

哈利法克斯是加拿大第二温暖的城市,是加拿大大西洋沿岸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世界上第二大的天然深水港。当地土著米克马赫人把哈利法克斯附近地区称为Jipugtug,意为“最大的港湾”。它地处欧洲和美洲之间,地理位置十分优越。英法七年战争期间,哈利法克斯是英国在加拿大东海岸的指挥部;美国独立战争中,这里是英国的军港;一八一二年战争中,这里又是英美的战线之一。

第二次世界大战斯间曾是盟国在北大西洋的舰艇基地,现为是加拿大大西洋舰队司令部所在地和重要的海军基地,加拿大国家铁路以此为东部终点站。这里既有大城市的繁华便利,又有小城镇的宁静安逸。 当年英国殖民者打败法国人,同时向德国、荷兰等国家打开大门,鼓励各国移民到这里来创业定居。

来的英国移民主要是苏格兰人和爱尔兰人。早期登陆的苏格兰人很快就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新家,称之为“新斯科舍”(拉丁文,意为“新苏格兰”)。过去三百多年来,苏格兰人先后有过三次移民潮, 一潮高过一潮,哈利法克斯半岛成为名副其实的“新苏格兰”,他们在这片崭新的土地上保留和发展光大了本民族的文化。

老唐带客人游览哈利法克斯,海边码头一带每次都是必去之地,那有海洋博物馆,老移民局中心,炮台山等。那里最让老唐感慨万千的是那个叫做“最后一步”的木质拱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成千上万的加拿大军人在此登船,远赴欧洲参战,许多人迈出那“最后一步”,却再也没能够回来。

按照达总培训新导游时的说法,这里的海滨栈道是世界上最长的,有次老唐刚刚讲完,客人就说,不可能,深圳盐田的栈道有二十公里,比这里长多了。后来老唐又从中学同学的微信群里得知,青岛的海边栈道也比哈利法克斯的长,此后老唐再也不敢提这个天下第一了。栈道上有摆摊的,演杂耍的,唱歌的,水平都不错,很有些专业水准。

老唐通常会给客人留些时间自由活动,拍照留念,自己偷闲坐在岸边木椅上,晒着暖洋洋的太阳,看着上下翻飞的海鸥,听着街头艺人唱着不知名的小调,闻着久违的海风的味道,脑海里想的都是故乡青岛的绿树红瓦,海滨栈桥,何时能回去看看亲朋好友,哈哈啤酒,吃吃“嘎拉”(牡蛎),耳边萦绕起一句“廿年此夕月无光,明月多应在故乡”。

老唐这次只当导游,不用开车,带的是一家大公司的家属团,团员们彼此都是同事朋友,行程比较宽松,有半天的海边自由活动时间。客人行程单上专门介绍了哈利法克斯的人力车,路上讲解时老唐和客人还就此大侃了一阵子。

团长让老唐给安排一下,让大家都体验一把。离那个“最后一步”拱门不远处,几辆制式相同的人力车停在路边,五彩的车篷格外醒目,年轻健壮的车夫们正在聊天休息,等着接客。有个车夫背对着老唐,身材高大,体格健硕,老唐觉得有些眼熟,定睛仔细一看,居然是儿子!早些时候唐小毛说过暑假不想回多伦多,省张机票钱,再打工挣点钱,准备买辆高级自行车。

老唐原本没在意,以为儿子会去社区游泳池当救生员,当私人游泳教练啥的,过去几年的暑期儿子基本都是干这个,完全没想到儿子会在码头上拉力车夫。小毛看到老唐,和平常一样,没有叫爸爸,只是说了声“Hello”。老唐有点尴尬郁闷,又不好发作。

按团长的指示,把大家安排成两人一组坐上车,让车夫们走那几条最经典的半小时路线,特意把团长夫妻安排在唐小毛那辆车上。车子渐渐走远,看着儿子的背影,老唐一下子想起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他的身量与筋肉都发展到年岁前边去;他已经很大很高,虽然肢体还没被年月铸成一定的格局,可是已经像个成人了——一个脸上身上都带出天真淘气的样子的大人”。

大师的描写真是可以不折不扣的体现在儿子身上,老唐刚才心中的不悦立马烟消云散,儿子真的长大了!

半个小时后,除唐小毛之外,其他几辆车都回来了,老唐又安排第二批客人上车。刚弄好,小毛的车也回来了。团长夫妻非常高兴,对老唐说,这个车夫好,拉我们多转了几条街,还能讲中文。老唐哈哈大笑,说拉车的是我的亲儿子呀!团长一听,倍感惊奇,说怪不等这孩子说话也有山东口音,你咋不早告诉我们,边说边又掏出一张二十的纸币,说是给孩子的小费,小毛不好意思拿,说已经给过小费了,团长坚决要给。

小毛腼腆地接过钱来,对团长夫妻鞠了一躬,一再称谢。老唐不失时机地说道,我给你们拉来不少客人吧,看着老唐满面讨好的笑容,小毛淡淡一笑,终于说了声“谢谢爸爸”,转身拉着最后的一家三口逛街去了。

其他几辆车陆陆续续地回来,团长对大家说明了情况,客人都很开面儿,多给了车夫些小费。那几个年轻的老外车夫喜出望外,有的甚至拿着钱吻了一下,告诉老唐说,中国游客坐人力车的不多,今天这是第一次接待这么多中国客人。有个叫Tony 的小伙子和唐小毛是校友,同一天受雇的,说面试那天,人家一看两人健壮的身形,就知道是经常锻炼的主儿,立马决定录用。

问到有啥特别的优点?他说可以讲法文,唐小毛说他可以讲中文。Tony看着老唐,说怪不得小唐长那么高,他印象中的Chinese(华人)都是比较短小精悍的。

唐小毛的车从远处缓缓走来,阳光下,年轻的笑脸上全是自信,脚步轻松富有弹性。撩起汗衫擦汗时,六块腹肌格外明显。老唐再次想起骆驼祥子,想起演祥子的演员张丰毅的样子。来哈利法克斯这么多次,今天是最高兴的一回了!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