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太有创意:在蒙特利尔开画廊洗衣店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2月3日 08:02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老冯

微访谈《我们的移民故事》之十二:

画廊洗衣店,曾伟的故事

曾伟,1990年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机床厂工作,2001年7月移民加拿大,落地不久便开始在一家衣厂打工,具体工作是装货卸货,干了两个月后便去来魁北克大学学习法语,随后又到蒙特利尔大学学习会计专业,2005年,曾伟中断学业买了个洗衣店一直做到现在。他说如今的新移民都有钱了,没人愿意做这类既辛苦又不怎么赚钱的生意了,估计他会一直做到退休然后关门

————————————————

按照地址我很容易地找到了曾伟的洗衣店, 可一进门我竟然以为我走错了房间。

放眼望去满墙都是画面简洁风格现代的摄影作品,屋子里随处可见古董似的老物件,在一个角落里有一张桌子,上面立着一个地球仪,旁边摆放着两本书,一本是梵高的作品集,另一本是现代美术画册。曾伟说,墙上的那些摄影作品都是自己拍的,所谓的古董都是他在旧物市场上淘来的。

他指了指那台样式很老的收银机说,这个还能用,我现在收款就用它。接着他又拿起桌上的两本画册说,我的一个学油画出身后改行摄影的朋友跟我说要想学摄影先要懂得欣赏油画作品。最后他又转动着那个地球仪说:“这个地球仪是苏联解体前的,上面有前苏联的地图。”我说:“你这儿哪儿是洗衣店啊,整个就是一个艺术画廊啊!”曾伟笑了笑说:你还别说我这小店里还真就搞过几次“装置艺术展”,吸引了很多人驻足参观,从那儿以后街坊邻居都管我的洗衣店叫画廊洗衣店。

我前面描述的洗衣店的“画廊部分“其实只是接待以及简单修改衣服的地方,往里面走更大的空间便是地地道道的工作作坊,一排排衣架上挂满了待洗或是已经洗完了的衣服,四周则是各种洗衣服烫衣服之类的机器设备。访谈就在“外面”的“画廊部分”进行。曾伟坐在我对面的工作台前一边用缝纫机修改衣服一边回答我提出的问题,时不时地他还要起身接电话或招呼客人。

谈到移民初衷曾伟说他并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一切顺其自然,他说他在工厂一干就是十一年,挣钱不多,工作也没多大意思,那时他老婆有几个大学移民去了法国,生活得都不错,所以他们对国外的生活自然也早有些向往,后来听说加拿大开放技术移民政策,在同学的鼓励下,老婆便积极申请并顺利通过。

曾伟说老婆是计算机程序员,申请移民时很容易就通过了,来加后也很快地找到了工作。而他本人却在经历了几年的学习生活后买了这家洗衣店。顺便插一句,我刚来时和曾伟的经历差不多,短暂的打工,学COFI(政府资助的法语培训),学证书。我和曾伟就是在魁北克大学学习法语证书班时的同班同学。毕业后我开了便利店,小换中,中换中,中换大,期间还和朋友开过两个酒吧,而曾伟法语证书班毕业后则是去了蒙特利尔大学学会计,一年后中断学业买了这家洗衣店一直做到现在。

曾伟说当时觉得即使会计专业毕业了也未必就能找到工作,并且自己也老大不小了,也不想再等了,想着找点儿什么事儿赶紧干点什么,于是他就开始张罗着买生意。正好他一个朋友的朋友当时开着一家洗衣店,他想去看看,了解一下洗衣店是怎么回事儿,朋友就领他去了。老板见曾伟对干洗店之类的小生意感兴趣就对曾伟说:干脆我的店卖给你得了!没多久曾伟拿着八万加币把那个洗衣店买了下来,这一干就是十几年。

我问曾伟:万事开头难,异国他乡接手一个新的生意,一定有很多困难吧?

曾伟说:这个还真没有,因为前店主跟我说我可以在洗衣店干一段时间,感觉一下,看看我能不能干得来,所以买店前我已经在这个店工作了三个月了,到买店交接的时候一些基本的缝缝补补,洗洗烫烫的活儿已经都会做了。

曾伟的洗衣店,严格地说是干洗店,但也接些裁缝的活儿,比如说扦裤脚,改袖口,改衣服等,曾伟说他觉得这个行业应该有前景,因为现在很多人都在网上买衣服,价钱虽然便宜但尺寸未必合适,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新买到手的衣服就拿到店里来改。

我问曾伟:有没有出错的时候?比如说改衣服给客户改坏了之类的问题?

曾伟说:改衣服倒没什么问题,改错了再重新改呗,洗衣服倒是出过几次错。比如说有一次我给客人干洗一件Canada goose(加拿大鹅)结果不知怎么弄的,洗完之后我发现腰带头上的毛球熔化了,粘在衣服上污迹一大片。加拿大鹅啊,上千块加币啊,我觉得这下可麻烦了,我得赔一件新衣服给客人了。

情急之中我突然想起好像听人说过加拿大鹅厂商全球连保,我当时并不知道保什么怎么保,但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我还是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了厂家,跟他们解释说自己完全是按正常程序清洗却不知为什么会出现毛球融化导致衣服污损的情况,结果厂方二话没说要客人填写张表格寄了过去,没过多久便给客人换了一件新衣服,我将功补过,客人满意开心。

毕竟是服务行业,整天和人打交道,我个人比较关心一个问题,就问曾伟:除了技术上的问题,客人怎么样,好侍候吗?

曾伟:我感觉洗衣店的客人还都不错,至少我觉得我的洗衣店的客人素质还都挺高的,通常没什么问题,有问题解决问题也很少有争执或是争吵。我的洗衣店出现过几次给客人拿错衣服的事,你刚才看见了,大量的衣服挂在一起,每件洗好的衣服上都会有个标签,忙乱时偶尔就会把两件衣服的标签别在了一起,或者一个标签遮挡住了另一个标签,这样就会出现把两件衣服混在一起给客人的情况。

有的客人拿多了自然有的客人就没有衣服拿了,就出问题了。这种问题我的店里出现过三次。第一次,一个客人拿着收据来取裤子,可找遍衣架就是没有,我知道可能是错拿给别的客人了,于是我跟客人解释道歉,并让客人给我两周的时间,如果在两周之内拿错裤子的人把裤子送回来了你拿走,如果没人还裤子,我就赔你一条新裤子或干脆赔你钱。结果不到两周,一个客人过来还裤子,说是他来取裤子时我们多给了他一条。

第二次,同样的事情发生了,但运气却没那么好,两周过去了,丢失的裤子还是没找回来,我便按客人说的价格赔了两百块钱给他,结果两周以后多拿裤子的客人把裤子送回来了。我马上给那个丢裤子的客人打电话告诉他他的裤子找到了。当天晚上那个客人来了,拿走了自己的裤子把两百块钱又退回给我。

第三次比较有趣,同样的事情,也是裤子丢了,也是让客人等两周,两周到了,那个丢裤子的老太太一脸开心地跑到店里,当我告诉她裤子找到了的时候她的脸上明显写着“失望”两个字,她本以为可以获赔一条新裤子的钱呢!我看着她拿着裤子讪讪地走出去的样子,我感觉我读到了某些细微的有趣的人性的东西。。。。。。。

我问曾伟:来加拿大这么多年,几个月打工,几年学习,然后是十几年的洗衣店工作,你觉得你移民值吗,或者说你对你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曾伟说,并且一再强调这是他的个人观点,没有代表性。他说:很多事看明白了以后,看透了以后,就看开了,就觉得干什么工作都是一样的了。比如说,我是指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熨衣服时出汗,和别人去健身房运动出汗是一样的,都是在出汗,在美容上都起着清洗皮下组织的深度洗的作用。别人去公园散步和我在店里来回忙活走动都是锻炼身体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佛书里说:只要心中有佛,哪儿都是净土,你心里不把工作分成三六九等它们也就都是一样的了。

这话要是打别人嘴里说出来,我一定会觉得他是在“装“或者他是在”诡辩“,至少我会认为那只是一种境界而不是现实生活中的境况,但这话曾伟说出来我还真觉得有些认同,因为曾伟从来都是心平气和,与世无争,凡事不急不躁的样子,他喜欢摄影,爱好写作,忙时干活赚钱,闲时自娱自乐,日子似是平常却过得有滋有味。

我问起曾伟关于“装置艺术”展的事儿,他说他的隔壁住着一个装置艺术家,因为曾伟的洗衣店临街,周日又关门不营业,所以那个艺术家就在周日在他的洗衣店里搞了几次展览。

关于“装置艺术”百度给出的解释是指艺术家在特定的时空环境里,将人类日常生活中的已消费或未消费过得物质文化实体,进行艺术性地有效选择、利用、改造、组合,以令其演绎出新的展示个体或群体丰富的精神文化意蕴的艺术形态。简单地说就是场地+材料+情感的综合展示艺术。

怪不得曾伟的店里有那么多的废旧物件,原来这就是“装置艺术”。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