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在加拿大报名参军:赞加拿大伟大

1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3月16日 09:07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康健

导游手记之四一:最后一步

哈利法克斯是加拿大新斯科萨斯喀彻温省省会,地理位置相当优越,长期以来一直是加拿大大西洋舰队司令部所在地。

二十多年前,老唐心血来潮,决意投笔从戎,报名参军。老唐从小在青岛长大,见的最多的就是海军,申请的军种自然就是海军。

体检时征兵长官告诉老唐,如果成功录用的话,驻地就在哈利法克斯,那是老唐第一次听说哈利法克斯。达总常把去海洋省的团组交给老唐,别的导游都嫌远不愿意去,达总美其名曰照顾老唐的“海军情节”,照顾老唐去看望在那儿念书的儿子。每次带客人游览哈利法克斯,老唐都会安排参观那个名为“最后脚步”的纪念拱门。

二〇一六年八月廿六日,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海上微风习习,碧波荡漾。老唐有幸在现场目睹了纪念拱门的揭幕典礼。上午十一点整,仪式由斯科萨斯喀彻温省省督格兰特主持。十多位身着一战军服,头戴圆形钢盔,手持旧式步枪的士兵肃立在旁,再现了百年前参战士兵由此登船、远赴欧洲参战的情景。

整个工程耗资一万六千多加元,之后的维护和保养费用主要靠民众赞助。拱门的设计者是南希柯汀女士,他的叔祖父柯汀少校就是一战老兵,当年有卅五万人在此处登船而去,其中六万余人再也没有踏上加拿大的土地,他们的身躯永远地留在欧陆战场。

柯汀女士讲话中说,一年前的二〇一五年五月廿日,她就有了拱门最初的设计理念,提交后获得一致通过。哈利法克斯是一战中加拿大赴欧士兵的主要集散地,有浓厚的拥军传统,在此处设立纪念拱门可谓名副其实,正当其所。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加拿大可谓至关重要。战前加拿大在国际上没啥名气,只是英国的一块海外自治领而已,啥事都是紧随英国之后,整个一个跟班的。 一九一四年八月四日,加拿大总督府收到来自英国伦敦的电报,电文通告了英国政府对德国宣战的消息。

加拿大毫不犹豫地支持英国,宣布参战,没有经过任何议会的辩论和投票,也没有召开内阁会议。加拿大被认为是英国殖民地,凡事必须与英国同进退,加拿大政府无权决定是否参战,但却可以决定如何参战。政府积极响应,民间也莫不如此,尤其是英裔国民,他们中的许多人是出生在英国的第一代移民。

前总理劳埃尔爵士(五元纸币上那位)疾呼:“要让大英帝国知道,让大英帝国的朋友和敌人都知道,有这样一个一心一意的加拿大,全体加拿大人都在支持母国”。时任总理的博登(百元纸币上那位)也表示,要向大英帝国付出至高无上的努力。 加拿大政府正式参战后,首先就是调集物资。

八月六日,加拿大宣布会给英国运去一百万袋面粉,两百万公斤奶酪,一百万个鲑鱼罐头,十万桶土豆和一千五百匹马。正值夏季休会期的各地国会议员即刻中止假期赶回渥太华,众议院在八月十八日提前复会,商讨赴欧作战事宜。

民间也行动起来,第一批赴欧部队就是由民间人士组建。

蒙特利尔富商安德鲁·高尔特(Andrew Hamilton Gault)是名退伍军人,他慷慨捐资十万加元(大约相当于今日的三百万加元)组建军队,主要用于招募像他一样的退役军人,仅仅三周之后就有了一个团的兵员,该部以维多利亚女王孙女的名字命名,名曰“帕特里夏公主轻步兵团”。

公主本人亲手缝制了第一面团旗,这面旗帜在该部第一次亮相游行时就高擎在队伍的最前方。公主鼓励战士们说“我将以最大的兴趣,跟随你们所有人的命运。希望每个人秉承好运,平安归来。”这极大地鼓舞了士气, 全团上下都十分珍视这面被称为Originals(意为“原件”)的旗帜。

两个月后,这支部队率先抵达法国战场,大大领先于其他加拿大部队。高尔特担任该团副团长,他身先士卒,负重伤失去左腿。一战中这面手缝军旗伴随该部南征北战,所向披靡。

第一位华裔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就曾经担任过该团的上校主帅,按照传统,上校主帅必须是王室成员,伍冰枝是首位获颁此衔的加拿大公民。

这个番号至今仍在加军序列中,属于加拿大陆军中的王牌部队,在朝鲜还曾和志愿军交手,此处按下不表。需要指出的是,赴欧参战的还有同属于英殖民地的纽芬兰军队,那时纽芬兰还没有加入加拿大联邦,他们不屑加入加拿大远征军,而是独自编队。在后来那场著名的维米岭大战中,才真正和来自加拿大其他省份的军队并肩作战,取得辉煌胜利。

一战刚开始时,许多人对战争的深度、广度、残酷性认识不足,速胜论弥漫,以为战事会在当年的圣诞节之前结束。民众参战热情颇高,其中又以在加拿大生活的英国侨民或移民为甚,这些英一代、英二代觉得保卫祖国责无旁贷,积极应征入伍,有些士兵甚至想利用这个免费船票的机会回英国探亲访友。

随着战争的深入,伤亡人数不断增加,人们开始怀疑战争的必要性。魁北克的法裔加拿大人更是从一开始就觉得与自己无关,他们已经在加拿大定居数代,多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当时的统计数据标明,加拿大总人口中英裔的比例只有百分之十一,但海外军团中英裔却高达百分之七十。

征兵于是成为迫在眉睫的一大问题。总理博登决定改志愿兵役制为义务兵役制,这一举措在法裔为主的魁北克省遭遇极大阻力,征兵议案在议会中迟迟难以通过。为保证充足兵源,博登政府千方百计,调解斡旋,最后实施战时选举法,赋予海外服役士兵的成年女性家属选举权,并剥夺敌国德裔、奥裔的公民选举权,借此大大提高了赞成征兵制的选民力量,这也开启了妇女参政议政的先河,加拿大因此成为妇女拥有选举权较早的国家。

战争唤醒了加拿大女性,一战成为加国女性地位上升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征兵制不仅保证了欧陆战场上的加军能够迅速得以补充,而且来自全国各地,不同背景的士兵在同一条战壕里互相配合并肩作战,加拿大这个移民国家各族裔人民由此达到了空前的团结,可惜的是,这种团结并没有包括华人,此点容当后议。

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七日,一条来自法国的假消息宣称和平到来,战争结束。其实真正的结束是在四天之后的十一日,这也是加拿大“国殇日”的由来。那天一名加拿大士兵在最后停战前几分钟被击中, 成为一战中最后一名阵亡军人。从十一月八日开始,加拿大全国上下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了近乎疯狂的庆祝活动,彩旗,喇叭等被抢购一空,男女老幼纷纷走上街头,高喊口号,欢呼胜利。令人动容的是欢乐的人群中有许多“哭泣的母亲”,她们的儿子再也无法回来。

前总理哈珀曾表示,对于发生在大洋彼岸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加拿大本来并无必要参与。但无论当时还是现在,在朋友受到威胁之时,在他们与我们共享的价值观受到威胁之际,加拿大人民绝不会袖手旁观,他们会勇敢向前,浴血奋战,不畏牺牲,直到胜利。言及于此,老唐立马联想到一九五零年九月卅日周恩来的那句名言“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最令加拿大人自豪的一场战争,经历了一战战火的加拿大成为真正独立的国家。 一战中加拿大军人的表现不仅受到友军的尊重,也赢得了敌人的尊重。 参战将士的伤亡超过三分之一,达二十多万。相形之下,英国有七十万人丧生,法国一百四十万,损失更加惨重,英法这两个加拿大前后宗主国被这场战争大大削弱,而加拿大则变得空前团结和日益强大。

冬天旅游淡季搞培训,有一次的主题就是“加拿大与一战”。达总一如既往,旁征博引,侃侃而谈,前排那几个中年女导游被口若悬河的达总彻底迷倒。达总大讲英国、法国、俄罗斯帝国同属“盟国”云云,昏昏欲睡的老唐猛醒一下,觉得不大对劲儿。

举手喊了一句“错了吧,英法俄的对手才是盟国!”达总面有不悦之色,怒斥道“老唐你瞎喊什么?难道我会搞错吗?”老唐不甘示弱,指出达总把一战的盟国和二战的盟国混淆了,不信就网搜。一个九零后导游马上就把手机查询结果放在达总面前,场面相当尴尬。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历时四年,彻底改变了世界的格局,也彻底改变了加拿大的国际地位,加拿大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英国自治领一跃成为独立国家。加拿大当时的总人口也就是八百多万,征募军队超过六十万,其中四十多万赴欧参战,六万七千多加国军人英勇捐躯,逾十七万人负伤。

参战军人中有三十五万都是从哈利法克斯码头登船而去,阵亡将士们都曾在这里迈出那最后一步,永别家乡和亲人,奔赴泥泞残酷的战场,再也没有看到加拿大的土地。“最后脚步”拱门前,木制栈道上烫印了一行行脚印,见证了百多年前成千上万年轻的加拿大军人慷慨赴死的气概,正是他们的血肉之躯奠定了加拿大独立之根基,铸就加拿大自主自决之精神。

八年前,加拿大最后一位一战老兵一百一十岁高龄辞世,当年他就是跨过拱门,凛然赴欧的一员。老兵不死,只是悄然隐去。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