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旅馆看西洋镜:老头化妆成妖冶姑娘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3月17日 09:11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老冯

微访谈《我们的移民故事》之十四:

在魁北克开旅馆:葛鸿的故事

葛鸿,2003年11月移民加拿大,登陆不久就到一家衣厂打工,几个月后去学校学习法语。2005年朋友投资在离蒙特利尔不远的一个小城市买了个汽车旅馆,请葛鸿两口子帮忙打理。四年后旅馆卖掉,葛鸿夫妇失业,2011年5月葛鸿和老公买了现在的这家属于自己的旅馆,旅馆不大,只有9个房间加上一个条件不错的自住的单位,生活生意两不误。

——————————————————

葛鸿的旅馆很小,一排平房有9个可以出租的房间,还有一个自住的小楼。几十万加币也就是一个自住房的价钱,却买一套赚钱生活两不误的生意,在我看来这很划算,葛鸿也十分满意,她说这个旅馆她做了快七年了,她还会一直做下去。

葛鸿幼师毕业,出国前在幼儿园工作,葛鸿的老公上大学时学的是工业电器自动化专业,毕业后有个不错的工作,那时他的大学同学有一半左右都出国了,有意无意地经常晒晒他们海外的幸福生活,葛鸿两口子也想出去看看,机缘巧合便申请了加拿大技术移民,并于2003年底来到蒙特利尔。

他们先是住在朋友家,不久又在朋友家附近租了房暂时安顿了下来。他们的朋友当时正经营着一家便利店,葛鸿的老公没事儿就陪朋友在店里待着,抽烟喝酒闲聊天。那时候我也在开店,我居住的地方离葛鸿朋友的店很近,偶尔我也会去那个店里待会儿,同胞间沟通感情,同行间进行交流,所以和葛鸿的老公有过几面之交。

N多年以后,当我们再次邂逅之时,相互都觉着对方面熟,过了一会儿便不约而同地大叫:你不是我在某某便利店里碰过面的那个那个谁吗!从那以后邂逅变成了相互走动,我们两家也成为了朋友。

葛鸿落地不久就去了一家衣厂打工,从最简单的活儿“剪线头”做起。老板见葛鸿手脚麻利干活勤快没几天就让她学着踩机器“打釦眼”,可能是因为用力过猛吧,葛洪坐在机器前没几脚就把机器踩冒烟了,老板吓得赶紧让她下来,从此打消了让她踩机器的念头,葛鸿在衣厂的两个多月就一直在剪线头。

谈起在衣厂打工的感受时葛鸿说:活儿累点儿没关系,钱少点儿(一小时五块)无所谓,最让她难受的一个经历是刚去衣厂时有一次她跟工友聊天,闲聊间得知他们当中很多人已经在那家衣厂干了二三十年了,葛鸿听了当时就崩溃了,觉得完了,觉得没希望了,难道今后一辈子都要在衣厂打工?回到家里以后她大哭了一场。

后来她才知道,那时候衣厂的很多工人都是偷渡过来的,没有合法身份,不能“见天日”,只能打黑工,和我们这些有“身份证”的技术移民不是一回事儿。事实也是如此,很快葛鸿就排上了“COFI”课程,学了10个月生活法语,然后又去魁北克大学学习法语证书。

顺便说一下,在魁北克没有收入的新移民读COFI,上大学不仅不要学费,政府还倒找钱,给些助学金以及学生贷款,对于刚刚来加省吃俭用的新移民来说这些钱足够维持最基本的家庭开销了,所以上学后葛鸿夫妇就没再打过工。

2005年,机缘巧合,葛鸿认识了一个朋友,那个朋友有个不错的工作手里又有些闲钱,他想和葛鸿夫妇合伙做生意,他出钱,葛鸿夫妇出力。两家人在考察了一些生意后最终在离蒙特利尔不远的一个小城市看好了一个带有24个房间的汽车旅馆,就花几十万加币把它买了下来。

价钱便宜,生意自然也就一般,所以凡事都要葛鸿两口子亲历亲为,只是夏天旺季时偶尔请个工人帮忙收拾房间。由于生意一般,旅馆仅靠客人短租很难维持,原来的老板就把一半以上的房间按长租房租了出去,这种长租房的租客几乎都是穷人所以赖帐欠房租的事儿时有发生。不过凡事都有两个方面,葛洪说老外动手能力强,交不起房租了就让他们干活顶账,亏了房租赚了维修费用里外里也差不多。

便宜买的旅馆 住宿条件就比较一般,住宿条件一般房间的价钱就不高,房间的价钱不高,来的客人便大都是“低端人群”(借用一个时髦词汇调侃一下,绝没有歧视的意思),甚至偶尔也会有些鸡鸣狗盗之辈光顾,各种问题也就层出不穷。

开汽车旅馆比较常见的问题就是租客欠房租,据说很多旅馆都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虽说通常是先交钱再住店,但凡事都有个例外,比如有些客人住了几天了,突然某天说因为某种原因要缓交几天了,然后,老板就答应了,然后就发现客人跑了。葛洪刚刚接手旅馆时这种事情也发生过几回,当然吃一堑长一智,后来不管什么人一律先交钱后住店,说出龙叫来也不通融。

汽车旅馆的客人天南海北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

葛鸿给我讲起一个故事,说有一次她的旅馆里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客人,男的帅气,女的漂亮,穿着讲究,出手大方,一住就是很长时间,按天算钱也不讲价。后来短租变长租,他们便在房间里添置了很多家具,旧车也换成了新车,把这儿当家了。

奇怪的是那对男女总是白天在旅馆休息,晚上出去,并且很晚才回来,房费也通常等他们晚上回来才交。短租改长租后不用天天来交钱了,偶尔几天见不到人影葛鸿也没有多想,以为他们出去度假去了。

有一天,来了个老头,说他儿子住这儿,名字叫皮埃尔,他来替儿子取东西。葛鸿说租客中没有叫做皮埃尔的,老头说那可能是儿子登记的时候用的别的名字。然后老头拿出一张照片,葛鸿认识照片中的人,就是那对男女中的男士,可他不叫皮埃尔而是丹尼尔啊。

老人说管他什么尔呢,反正那个人就是他的儿子,并且说他儿子是个惯偷,几天前被警察抓走了,他过来拿儿子的东西。葛鸿给警察局打电话确认了此事后便让老头进儿子的房间收拾东西。

令葛鸿奇怪的是老头只拿走了几件衣服,房间里他儿子添置的家具以及一些家用电器什么的都没动,后来警察也没来追缴这些赃物,这些东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变成旅馆的财产了。

除了有几次犯罪分子光顾然后被抓的事情,葛鸿还讲了一件有趣的事儿。她说有一次来了个老头,办完手续走进房间,没多久他的房门开了,走出来的却是一个描眉弄眼长发短裙的女士。葛鸿纳闷,明明进去的是个老头啊,怎么走出来个女士啊。正琢磨着呢不一会儿又来了个老头开着车围着旅馆房前屋后地转,好像是在找什么人。

葛鸿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呢?老头回答说他是来找人的,他说他的一个朋友刚刚住进来,约他过来见面,但朋友没告诉他房间号码,只是说他房间的门把手上挂着一条红裤衩,葛鸿这才发现那个出门变成女士的老头的房门把手上挂着一个红裤衩……

顺便说一下,在加拿大有很多人有异装癖(很多有异装癖的人同时也是同性恋)。我的店里就有一个客人名字叫保罗,保罗平时说话打扮就是一个正常的男子,可一到周末他就会装扮成妖艳的女性,“变性的他”来店里买东西时大大方方和平常一样,倒是我看到易装的他有些目光不敢直视。

我店里晚上打扫卫生的老太太和保罗认识,有一次老太太问保罗:你扮成女士的时候,我怎么称呼你呢?还叫你保罗吗?保罗大大方方地回答:这个时候你要叫我缇娜。

葛鸿说开这种汽车旅馆时间久了什么样的客人都能碰见,她说她们还有个常客,看上去是个有钱人,开着奥迪跑车,经常凌晨2点来早上4点走,等到他们第二天打扫房间时就会发现房间里有些奇怪的味道,床上、茶几上散落着一些卷成烟卷形状的纸币,一些纸币里还残留着粉末状的东西。她说那是个吸毒者。我问葛鸿:他为什么要用钱而不是用专用的卷烟纸卷毒品呢?葛鸿说:不知道,不过也挺好,每次他走后我们都会找到几张还没有被“消费”过的纸币,弹去上面的粉末还可以花。

我插嘴说,汽车旅馆里偶尔住着些妓女小偷瘾君子还算是正常,我的一个朋友的旅馆还出现过自杀的呢!

葛鸿说,我原来的那个旅馆也有啊,还不只一个呢!葛鸿说有天夜里她看见一辆救护车和一辆警车先后开进旅馆的院子里,救护车上下来两个人把一个房间的租客,一个老太太用担架抬上了救护车。葛洪过去一问原来是那个老太太想自杀,吃了药,但又后悔了,就打911求助。

还有一次,是一个老头,大半夜的手上缠着沾满鲜血的毛巾急匆匆地跑到前台,说他本想自杀,也割了腕了,但他现在后悔了要葛鸿帮忙打电话求助。很快救护车来了,葛鸿看见他迫不及待地跳上车,那感觉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

这些负面的东西对葛洪的影响很大,以至于在投资人卖了旅馆后葛洪夫妇就不想再考虑汽车旅馆了,可缘分驱使在看了很多不同的生意后最终他们夫妇还是买了现在的这家汽车旅馆。旅馆虽小,但生意不错,客人也很好,早上不提供早餐,晚上11店关门(通常旅馆24小时营业),打理起来十分简单,虽说挣不了什么大钱,但绝对是衣食无忧,旺季辛苦工作,淡季时找朋友看店,两口子世界各地转转……

生活嘛,大概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吧!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