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天真的美眉:我把老板的教诲推翻了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4月23日 07:54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康健

导游手记之四二:湖边弃船

自从在达总麾下当导游,老唐每年游览尼亚加拉大瀑布都要百次上下,有时甚至一天两回。从多伦多去大瀑布,高速公路伊丽莎白女王路(QEW)是必经之道,在离瀑布还有三十公里处的安大略湖畔,总可以看到一艘锈色斑驳的铁皮船,静静地,斜斜地泊在水里,悄然无声,了无生机,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故事。夕阳西下时,落日余晖中,更有些沧桑、甚至凄凉之色。

老唐刚干导游时,曾跟随达总的“新导游培训团”去瀑布现场实习。车上都是些有意从事导游工作的新手,每个人对新工作都颇存期望,对达总更是满怀崇拜,尊称他达老师。大家沿途听达总侃侃而谈,讲述着一路的风光特色,风土人情,达总那天也是兴致勃发,旁征博引,颇有些洋洋得志、自我陶醉之意。

老唐那天当司机,开着大车,全程无薪无小费,纯属义务劳动。因为开车,老唐光听不说,只是竖着耳朵听。行至高速公路第五十五号出口附近,车上有个上海美眉看到那艘旧船,向达总询问船的来历?谈兴正浓的达总眉头一皱,略一迟疑,回答说这艘船是加拿大的战利品,二百年前英美战争时,英国五大湖舰队的海军在此地缴获的美国军舰,因为年代久远,缺少保养,一直闲置在湖边,作为那段历史的见证,因而这里也算是加拿大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虽说现在美国和加拿大是铁杆盟友,当年也曾兵戎相见,殊死搏斗。美军曾占领多伦多,火烧约克堡,数次三番骚扰加拿大边境,尤其是瀑布沿线。英军团结当地保皇党人,团结逃避美国奴隶制的黑人,团结当地的印第安人,屡次战胜美军。最后还以牙还牙,长驱直入,直捣华盛顿,火烧白宫,报了一箭之仇,这也是美国首都唯一一次被攻陷。

美眉双目含情十分仰慕达总,觉得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达总接着说,从多伦多到瀑布沿途高速公路的每一个出口,他都曾亲自考察过,哪里有餐厅,哪里可以喝咖啡,哪里有啥景点、典故他都烂熟于心,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服务质量,让客人满意;做导游就是要认真负责,精于细节,做到有问必答,凡事绝不能敷衍应付,不求甚解。博得大家一片热烈掌声,都觉得达总是名副其实的好老师、博学的导师,对导游工作更多了一分喜爱和憧憬。

从那之后,每每有客人问起那艘旧船,老唐都会依葫芦画瓢,按照达总的说法解释一番,客人也从不怀疑,觉得老唐懂得不少,非常称职。其实每次回答客人之后,老唐心底总会漂起一丝怀疑,觉得那艘船不大像是十九世纪初期的军舰,英美战争是在一八一二年到一八一四年之间,难道那个时候军舰连舰载炮都没有,又如何能称作军舰呢?

十五世纪的明朝水师乃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通观明史,立国三百年海军从无败绩,当时的舰船上已经有了大炮火铳,难道四百年后的美国军舰上会只有桅杆,没有武器?老唐对此一直心存疑惑,问周围导游,大都语焉不详,知道的也都和达总差不多,说是英美战争遗物。

老唐念书时曾看过一个关于马克思的短片,老马自云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怀疑”,凡事喜欢刨根问底,多问几个为什么。老唐决心也学一把伟大导师,把这艘弃船的来龙去脉搞清楚。有次老唐送客人到水牛城机场,独自一人空车返多伦多,决意顺便去考察一番那艘旧船。

虽说经过许多次,但自己还真没有近距离看过这艘神秘弃船。老唐从五十五号出口下来,正好就是旧船所在地乔丹湾 (Jordan Harbour ),适逢金秋,周围枫叶似火,景色如画。小小的港湾用石块围起,一座小巧的白色灯塔伫立在港湾出口处,湾内有不少小船的泊位,有几艘小游艇停在那里,最高大醒目的就是那艘红铁锈色的旧船。开车从高速公路上经过时,远观没觉得咋样,此番近瞧着实有点惊奇,船还是蛮大的,有四五十米长,桅杆也有二十米高。

是时湖水如镜,波澜不惊,泊船处水清见底,并不很深,可以清晰地看到大大小小的鱼儿在水里游来游去。船身破损严重,满是铁锈,歪歪地停在水中,两只高大的桅杆斜斜地刺向蔚蓝的天空。老唐很想登船探究一番,可四周都是静静的湖水,难以逾越。可以看到甲板上已经杂草丛生,有不少黑色的炭质物。

老唐沿着周围来回转了几圈,没有找到任何标牌之类,解释此船的来历。问旁边垂钓的老外,也不知所以然,只是说这船在此地时已久矣,他以前还曾经上去过,船上啥也没有。万般无奈之中,老唐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只得悻悻而去。

当年身为码农,老唐曾浪迹硅谷,在雅虎总部混过饭,搞过一阵子搜索器,网搜的习惯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现如今网上资料之丰富绝非那时可比,只要花上时间去找,无论啥东东大都能找到点蛛丝马迹。

回城路上,老唐开始恨自己的懒惰,既然早有怀疑,就应该尽早网搜,空留疑惑,实不应该。回家之后,老唐就开始了调研工作,先是检索中文资料,没得到什么有用结果,只是看到许多弃船的照片。又换英文,一层层跟踪下去,老唐算是终于搞清了此船的来龙去脉,根本和英美战争没有丝毫联系!达总达老师的说法完全是空穴来风,信口开河。

原来,这艘船是当年“发现”加拿大的航海探险家雅克·卡蒂埃所用船只的复制品。卡蒂埃一五三四年由法国国王赞助,希望发现一条到中国的航线,寻找“黄金和贵重物品”,结果歪打正着发现北美大陆,他三次来到加拿大,从圣劳伦斯河口逆流而上,到达今日的魁北克城,为日后开辟法属殖民地立下汗马功劳。

乔丹湾里的这艘“弃船”就是仿造了卡蒂埃三艘船中最大的那一艘,船名叫做“大黄鼠狼”(La Grande Hermine法文)。该船于一九一四年在魁北克城建成下水,最初叫进步号,主要是在魁北克城和三河市之间当渡轮用,之后改成货轮,后又改为水上餐厅。一九九一年改造成仿古船,外形完全依照卡蒂埃当年的帆船改建,为求形似,在船上加上风帆,于船体外部的钢板上镶嵌上木板,使整个船体显得古色古香。

船东最初是想把船用于赌博业务,准备开到尼亚加拉瀑布营业,大发一笔。尼亚加拉大瀑布客流大而稳定,是开设赌局赌场的最佳场所。开设赌场必须有安大略省府发放的牌照,虽然船东志在必得,结果却事与愿违,跑前跑后好一番折腾,赌博许可证迟迟没有申请下来。彼时乔丹湾旁边有一家连锁旅店,老板是华人,很想在赌博事业中分一杯羹,于是自告奋勇为这艘船提供暂时的停靠之地。

当年在前台工作过的一位女士还清楚地记得该船入港的情景,那天十分热闹,她们许多工作人员还曾被邀请到船上参观,船上厨房,大厅、娱乐室一应俱全,装修还是蛮不错的。可惜船东后来病逝,船就一直搁置在乔丹湾。

屋漏偏逢下雨天,二〇〇三年初的冬日,一群偷偷跑到船上玩乐的年轻人生火取暖,结果火势失控,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大火把船上的木制构件焚烧殆尽,露出内层的钢板,十几年的雨雪风霜,钢板生锈,船体满是铁锈的暗红色,愈发显示了时光之无情,岁月之沧桑。

这艘仿古船常常被称作“弃船”,也有人称之为“海盗船”、“鬼船”。船身长一百四十英尺,从网上能够找到照片和视频来看,船体已经破旧不堪,许多地方锈蚀得相当严重。无人机拍摄的视频全方位展现了弃船的方方面面,甲板上有许多钉子,应该是原先用来固定木板的,木板被烧掉,钉子却留了下来。塌陷的楼梯,遍布四处的鸟巢,进水的船舱,腐烂的船帆,野生的杂草,一切都尽显凄凉。

船体倾斜得厉害,可以说是半搁浅,半漂浮的状态。多年来弃船已经成为摄影爱好者的最爱,网上照片颇多,春夏秋冬,雨雪阴晴,各个季节角度的都有,蔚蓝的湖水,锈红的船身,白色的灯塔,翠绿的树木,构成一幅幅美丽的画面。这艘弃船已经成为一处“地标”,老唐每次开车经过此地,一看到那桅杆,就知道离瀑布还有三十公里,二十几分钟的车程。

一直传说有人想买下该船,重新改建装修,却总是没有确切消息。站在弃船旁边的湖畔,老唐可以清楚地看到五十公里开外的多伦多电视塔,加拿大的空气能见度的确不一般,若是雾霾天气,是不可能看到那么远的。乔丹湾内时常有垂钓者,有不少大鱼穿梭其间,老唐还看到好几只雪白的天鹅或游或立,为岁月溶蚀的弃船增添了些许生机。

若非网搜一番,老唐还一直受达总蒙蔽,还会继续以讹传讹地讲给客人听,虽说几年来还没有客人为此怀疑或投诉过,但老唐心里还是充满歉意,都说要“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自己这不就是明显地信谣传谣吗?以后真要以此为戒,凡事要力求甚解,切戒人云亦云,否则一定会贻笑大方。

中学课本里苏轼在《石钟山记》里说“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绝对不可!就是达总这样号称业界元老,无所不通之人,所言之事也不可尽信,一定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判断。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