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西沙加的梦露大厦和转手发财的楼花

1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5月12日 08:25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康健

导游手记之四三:梦露大厦

每次开车带客人经过密西沙加市中心时,老唐都会指着高速公路旁那两座造型别致的大楼,介绍说这就是“梦露大厦”,由中国建筑师马岩松领衔的团队设计。

话说二〇〇五年,位于多伦多西部的卫星城,加拿大第七大城市密西沙加的两家开发商,决定举办一个国际公开建筑设计大赛,主题是规划一幢五十层左右的地标性公寓大楼,作为城市形象的代表。大赛收到来自世界各地七十个国家近百份设计提案,二〇〇六年初,这些方案被放置在市府大厅,供人们参观评判,之后从中遴选出六家建筑公司的方案。

二月份,由九名国际知名建筑师、规划师组成的评审委员会最终敲定马岩松团队的设计方案夺魁中标。三月廿八日,当时的市长,八十五岁的麦考莲女士宣布马岩松获奖。那年马岩松的MAD建筑事务所才刚刚成立两年。得奖之后,马岩松向记者表示“这将是中国建筑师首次通过国际公开竞赛赢得设计权,标志着新一代的中国建筑师已经开始了创意中国的时代”。

开发商给大楼的正式名称是“绝对塔”(Absolute Towers),但这个名字似乎没有什么人使用,大家通常都把这两座塔楼称为“梦露大厦”,其婀娜多姿,夸张顺畅的流线造型让人联想到玛丽莲·梦露的优美身段。梦露大厦地处密西沙加市中心,和市政府大楼、第一广场购物中心只隔一条主路,位置可谓得天独厚,符合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位置)这个房地产的核心法则。

两座姊妹塔楼分别是五十六层、五十层,高度则是179.5米和161.2米。最初的设计要求只有一座塔楼,第二座是后加的。开发商原计划两栋楼一模一样,因为第一座楼的销售非常成功。但马岩松认为两座完全一样的塔楼视觉效果会比较差,于是重新设计了第二座,两座姊妹楼风格一致,颇为神似,却又不尽相同,可谓互为补充,相得益彰。

 在一片方方正正的钢混结构的盒子楼群里独树一帜,两座大楼的优美线条格外醒目,是名副其实的地标建筑。两座楼从底层开始,往上每一层都在水平方向有所旋转,有的楼层只旋转了一度,最多的地方旋转了八度,旋转角度并非均匀分布,所以展现出的视觉效果也大有不同。

比如那幢五十六层的,从一层到十层,每层旋转一度,十一层到廿五层,每层旋转三度,廿六层到四十层,每层旋转八度,第四十一层到五十层,每层旋转三度,最后六层,只旋转一度。从底到顶部总共旋转了209度,十分接近瑞典马尔默的HSB旋转中心,只是线条更加柔和。这样的建筑效果一反常见的高层火柴盒式大楼的样式,开创了建筑技术上的新潮流。开发商十分满意,认为“马岩松团队的设计在外观上非常醒目,这座建筑将成为国际性的标志建筑。”

梦露大厦的设计一改现代主义的简化原则,着重于表达一种更高层次的复杂性,用以反映当代社会和生活的多样化。传统高层建筑中用来强调高度的垂直线条被取消了,大楼在不同高度进行着不同角度的逆转,完整的环形阳台面对不同的景观,景观之间的过度柔和顺畅,可以唤起人们对自然的憧憬,更全面自然地感受阳光和风,从而和自然环境更加和谐。

梦露大厦此后获得过很多奖项,二〇一二年六月,被高层建筑与人居环境委员会评选为美洲地区高层建筑最高奖;二〇一三年九月,获安波利斯最佳摩天大楼奖。在此之前,马岩松已经成为中国风头最劲的的青年设计师,他的事务所获得了很多建筑设计奖,如上海国家软件出口基地国际竞赛一等奖、上海现代艺术公园概念设计竞赛一等奖等等。

马岩松说他通过参加各种设计竞赛获得成功,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知名度,获得的奖金用于事务所的运作费用。近年来,随着中国的飞速发展,中国成为海外建筑师的试验场地,许多大型项目似乎都是外国设计师夺标,马岩松的成功代表了中国本土建筑师的崛起。

达总早就说过“成名要尽早,活着要尽老”,马岩松是年轻建筑师的典范,甚至有人说“建筑圈三十岁以前成名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是马岩松。”一开始老唐以为马岩松的MAD事务所名称是“疯狂”的意思,纵观他设计的诸多建筑,都与平常所见不同,颇有些疯癫痴狂的味道。

后来接了一个天津大学建筑专业的老师团,团里有个教授和马岩松熟悉,老唐才知道自己完全是望文生义,捕风捉影,MAD是“马”和“设计”的第一个字母组合起来,是“马氏设计公司”的意思。一九七五年出生马岩松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后在耶鲁大学获得建筑学硕士学位,曾在伦敦的扎哈·哈迪德事务所和纽约的埃森曼事务所工作,这两处都是建筑业颇有名望的公司。

马岩松时常被人称为“视觉魔手”,因为他主持设计的项目都与传统建筑风格迥异,造型夸张,也因此增加了建筑成本,梦露大厦就比普通塔楼高出五分之一的建筑费用,但大楼的销售十分火爆,客户宁可多花钱也愿意入住,所有单位的楼花在一周之内就被抢购一空,比旁边的传统建筑的销售快得多。

一向精明的达总当年瞅准机会,果断出手,弄了几个楼花,二〇一二年房子建好之前,加价转让,空手套白狼,大赚了一笔。达总对此津津乐道,炫耀自己非凡的投资理财能力。相形之下老唐在这方面毫不开窍,因为喜欢种地,又要考虑孩子念书问题,一直租住着好学区的旧屋,贪图有个后院可以种点瓜果蔬菜。

夏秋季节,达总常常到老唐家里访寒问苦,不管老唐在不在家,都会自己动手,到后院“顺”些农产品。微信朋友圈里时常会晒出一张张蔬菜色拉,新鲜瓜果的图片,彰显其绿色健康生活方式,引发无数赞叹和羡慕。此处按下不表。

出国前,老唐曾在“吃饭大学”(师范大学)的哲学系混学位。因为中学一直都是在理科班,老唐进大学之后就从未喜欢过自己的专业。但毕竟七年马列学下来,老唐倒是养成两个习惯:一是不轻信不盲从,凡事喜欢问问为什么。马克思和女儿燕妮说过,他最喜欢的格言就是“怀疑一切”;二是寻找规律,探寻人、事之后的哲学思想。

老唐看到了梦露大厦的新奇外形,更试图了解其建筑设计背后所隐含的“哲学”。在多次记者访谈中,马岩松都会提到鱼缸。他曾在北京看到卖金鱼的,鱼都放在方的塑料格子里,旁边写的字是“你是人、还是鱼”。

马岩松买了鱼和鱼缸,发现鱼都愿意呆在角落里,不知道要往哪里去。他曾用两台摄像机把鱼在鱼缸里的活动轨迹摄录下来,确认鱼的活动范围和方形的鱼缸完全没有关系。鱼缸如同建筑中的传统观念,诸如低成本、批量生产等,不太考虑居住者的感受。马岩松把方形鱼缸通过电脑进行变形,加上许多表面。

继续观察后发现鱼都是沿着某一个表面连续地运动,不会撞在边角。他依此设计了一个叫做“鱼缸”的房子,获得了纽约建筑联盟青年建筑师奖,据说这件作品很能体现他的设计理念。鱼需要鱼缸吗?什么样的空间才是最适合人的需求?马岩松及其团队无时不在思考着这些哲学问题,建筑师的理念既要浸润于建筑之中,又要超乎建筑之外。

马岩松的设计首先考虑的并不是成本,而是建筑中人的感受。他承认会时常迫于客户的压力,做一些让步和妥协。马岩松最新作品,毗邻北京朝阳公园的骏豪大厦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和梦露大厦一样,骏豪大厦的外观也是相当地令人诧异,甚至被评论为“黑暗、扭曲、可怕”。梦露大厦凸显在一片相对低矮、错落的楼群中,整体观感相当不错。而在北京朝阳公园那寸土寸金的地段,骏豪大厦显得极其突兀,尤其是其黝黑的形如岩石的外观,其背后设计理念就是“山水城市”。这可以追溯到一九九零年马岩松十五岁时,清华大学建筑系的吴良镛教授改造北京东城菊儿胡同时的创举,吴老力图将山水诗词与园林建筑结合起来。

前几年,马岩松写了本《山水城市》,表明“建筑师该为未来城市描绘新的理想,将城市的密度与功能和山水意境结合起来,建造以人的精神和文化价值观为核心的未来城市。”老唐认为这一理念在骏豪大厦上并没有得到充分体现,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要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把握好平衡点并非易事。

马岩松本人对此应该有所体会,他曾经描述过自己心目中山水城市的建筑典范,譬如位于美国匹兹堡市郊熊溪河畔,由弗兰克·赖特设计的流水别墅。老唐在宾州谋生时,曾参观过这一经典之作,建筑与周围环境浑然一体,如若天成,美不胜收。作为外行,老唐觉得符合山水城市理念的要数贝聿铭的香山饭店和苏州博物馆,马岩松的哈尔滨歌剧院也算这方面的成功之作。

梦露大厦落成之后,位于五十六层的顶层单位被一位来自阿根廷的商人买下,这个单位拥有一百八十度欣赏安大略湖的无敌景观,几年后商人有意转让,当时叫价三百二十万加元,成为当年多伦多郊区楼房的最高纪录。达总若是当年再多些先见之明,在楼花时段就出手拿下这个顶层单位,那现在就真正大发了!

以上文章为加国无忧网站有偿征文作品
■ 非合作媒体如未征得加国无忧网站许可,请勿转载此文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