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之言:为什么在加拿大升中国国旗成了罪过

2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6年10月11日 13:36 来源:社区报 作者:浩然

近期在温哥华的一件本来很平常的事情,引起了轩然大波,持续在英文主流媒体上发酵。

事情源于9月30日,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7周年,当地的华裔社团向市政府提出申请,经过市政府批准,在温哥华市政府门前举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升旗仪式。出席仪式的有当地的华人、各级政府中的议员代表等等,由华裔市议员郑文宇(Kerry Jang)出席,以代市长的身份发表简短致辞,并作为嘉宾,亲手将中国国旗升上了温哥华市府的礼宾旗杆上。

据说,温哥华市政府门前升中国国旗,今年是首次。但是是否会成为最后一次,目前无人能知。因为一些人士的抗议,引起满城风雨,市政府感受到来自一方面的压力,市议员、代市长郑文宇被要求辞职,而市政府也表态要“重新检讨升旗政策”。

反对者对此情绪激昂,在市政府门前举行了一场抗议,并在网上发动联署签名信,将矛头对准当时升旗的华裔市议员、代市长郑文宇,说他“不顾效忠英女皇的誓言,居然以唯一升旗手的身份、脖子上系着红领巾,在市政府面前亲手升起了中国的国旗”。并表示“作为民选政务官,充任别国国庆升旗手,严重伤害我们市民的情感……”反对者“强烈要求”:“郑文宇立即辞去代市长和市议员职务”、“郑文宇向全市市民道歉并说明事情经过”。抗议团体还向市长和国会议员发出公开信,要求他们保证“类似事件不会再次发生”。

加国领土升他国国旗,大逆不道?

反对者仿佛突然发现了新大陆,对加国政府的地盘上升别国的国旗,感到“震惊和气愤”。他们声称,“充任别国国庆升旗手,严重伤害我们市民的情感”。在英文媒体和网络上,更有一些人在极力鼓噪,声称这标志着温哥华市政府“出卖”给中国,是“叛国”行为,中国人在温哥华大量购置房产,如今还要在市府升中国国旗,如此下去,“主权移交”,岂不是市将不市、国将不国了吗?因此他们要大声疾呼: “这里是加拿大,不是中国!” ……

这里需要指出一个事实:在多元文化的加拿大,在政府所辖之地升他国国旗,实际上至少有十几年的历史,例子举不胜举。多伦多和附近周边城市,升他国国旗已经是司空见惯,每年都有无数个升旗仪式,除了升中国国旗之外,多伦多市府还升过圭亚那国旗、塞拉利昂国旗、厄瓜多尔国旗;安大略省政府门前升过的更多,包括韩国、印度、马耳他国旗等等等等;温尼伯市政府升过非洲国家厄立特里亚国旗、乌克兰国旗;至于此次争议之中的温哥华市府,在那个礼宾旗杆上,同样也是多次升起他国国旗,据报道仅仅是今年,就曾经升起了希腊、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斯洛维尼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墨西哥等国的国旗……在民间,2006年意大利队获得世界杯冠军,多伦多满街都是意大利国旗。

需要指出的第二个事实:这个礼宾旗杆并不是温哥华市府的主旗杆,市府网站上指出,这个礼宾旗杆可以升其他主权国家的旗帜,非牟利社团或其他本地组织,所升的旗帜并未替代加拿大国旗,那是升在市府大楼的顶端。

在温哥华市府的大楼上,加拿大国旗始终占据主要地位,反对者煽动所谓将市府“出卖给中国”、“主权移交”之类的谎言,本身就是别有用心,故意煽动针对一个族裔和国家的恐惧和仇恨。

我们需要问一问:中国是加拿大政府正式承认的主权国家,加国有哪一条哪一款法律,规定在温哥华市府的礼仪旗杆上,不能升中国国旗?为什么可以升厄立特里亚国旗、亚美尼亚国旗、阿塞拜疆国旗,不可以升中国国旗?为什么升其他国家的国旗之时,这些人未曾跳出来反对,而一到有众多人参加的升中国国旗仪式,这些人就仿佛刚刚发现市府曾经升过外国国旗,对此横加指责?

是的,此次发起抗议的组织者,可以说是“逢中必反”。曾经在温哥华纪念425包围中南海游行中发言,曾经庆祝“三退”。中国是加拿大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也是当今世界新兴经济体之一,促进加中关系沿着正常、友好的方向发展,恰恰是符合大多数加拿大的国家利益,有利于大多数加拿大人民的福祉,也有利于中国与世界的交融,有利于中国的进步,有利于中国大多数百姓。

但是有些人不愿意看到近期加中关系的改善,要以意识形态的斗争模式来进行围剿。我相信有相当大部分华人不希望在冷战之后继续意识形态的斗争,而希望看到加中关系在相互尊重、积极沟通、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基础上得到改善,大部分华人没有去干涉庆祝“师傅生日”、“三退”之类的集会,而你们却要剥夺他们表达希望加中友好的权利,这是否符合民主和言论自由的价值?

“红领巾事件”,指鹿为马的乌龙 ?

反对者声称,此次升旗仪式中,多个嘉宾带上的红纱巾是中国的“红领巾”,在英文媒体上,红领巾被称为文革的代表。

我不知道升旗的主办者是否曾对到场的嘉宾说,给他们佩戴的红纱巾是中国的红领巾。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嘉宾所带的“红纱巾”和中国的“红领巾”是有所不同的。

从百度(Baidu)搜索,了解中国历史的人应该知道,中国少年儿童所使用的“红领巾”,是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为90度,另外两个角是45度。之所以“红领巾”是三角而不是四方,也许不是因为节省布料,而是因为象征“红旗的一角”。并且这个90度的角,应该在背后露出较大的部分。而在温哥华现场的嘉宾所带的红纱巾,从照片上明显是四方形的,而且没有按照“红领巾”的标准戴法。连“山寨版”的红领巾都算不上。是的,“红领巾”具有意识形态的意义。如果主办者把红领巾送给不明就里的加国嘉宾佩戴,这是缺乏考虑的行为。但问题是,这是否是主办者的初衷?

从谷歌(Google)搜索,加国政治人物佩戴纱巾或围巾是常有的事,安大略省议员曾经带紫色纱巾,以表达对受虐待妇女的支持;BC省议员曾佩戴蓝色围巾或领带,表达对前列腺癌症基金会的支持;多伦多市府升以色列国旗,有人带上白色纱巾。红色是中华民族的基本色之一,五星红旗的底色是红色,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底色是红色,紫荆区旗的底色也是红色。

反对者为何要把“红纱巾”指定为“红领巾”?为什么要指鹿为马?这是一个无心的乌龙,还是反对者刻意的导向?也许这正是因为“红领巾”的意识形态意义。值得注意的是,红领巾属“中国少年先锋队”,而这个组织成立于1949年,不是成立于文革时期。相反在文革期间,被认定“基本上是一个少年儿童的全民性组织,它抹煞了阶级和阶级斗争”,因而被“红小兵”所取代。反对者同样在给英文媒体散布不符合历史的消息,生拉硬拽,是否还是希望把麦卡锡式的意识形态阶级斗争带到当今的时代?是否要在加拿大炒作意识形态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谨以此文,表达反对围剿,支持加中两国开展正常、友好的国与国、人民与人民之间的互动关系。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