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遇难上海移民捐款惹来谣言一片

2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2月19日 19:01 来源:加西周末

上海移民Zhi Wei Chen因车祸遇难一事又有最新进展。2月16日下午,死者父母陈献民和赵来娣与组织线下筹款的加拿大上海文化经贸交流协会会长李卉和部分会员在列治文一栋公寓会议室见面。

右一为赵来娣,右二陈献民

独子遇难 母亲患癌

陈献民在大年初一接到Zhi Wei Chen车祸故去的噩耗,即赶办手续,于2月1日来到温哥华,计划周五(2月17日)返上海,陈献民表示,他刚退休,Zhi Wei Chen是独子,为了照顾两老,原计划为他们办理团聚移民,且已提出申请,陈献民说:“没想到,还没办成,儿子就发生意外,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会不会被拒绝。”

赵来娣说,她自己是肺癌患者,周五赶回上海,就是为了做进一步的治疗,下次不知何时能再来温哥华,一方面是身体情况不一定允许,另一方面也是花费太高,由于Zhi Wei Chen和Jennie的公寓不大,陈献民夫妇来温哥华,只能住旅馆,若待得太久,确实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陈献民说起儿子,不禁老泪纵横,他没办法想象,儿子一向循规蹈矩,开车也会遵守交通规则,没想到竟被疑似吸大麻导致精神恍惚的驾驶,以逆向行驶撞死,他提到,曾听人说起,肇事者已被警方释放,如果此事为真,让他无法想象:“在中国,吸毒醉酒驾驶,导致他人死亡,就是刑事罪,没想到,加拿大轻易就把肇事者放了!”

事情既已发生,陈献民说,现在最担心的是双胞胎孙子的成长过程中会有阴影,希望更多的关注他们的未来,让孩子健康成长。

葬礼上才见到丈夫最后一面

据媒体报道,Zhi Wei Chen是于1月27日农历除夕当天下午,开着多用途汽车准备回家与妻子和双胞胎吃团圆饭时,在素里一号公路夹176街(176th street),遭到另一辆失控小型货车穿越中线撞击,由于撞击力道过大,导致Zhi Wei Chen当场死亡。

Zhi Wei Chen车祸遇难后,家中经济顿失依靠,平日足不出户的妻子Jennie彷徨无所依,一方面除了要应付家中经济问题,还要面对自己虚弱的健康身情况,让她压力沉重。

Jennie向加西周末表示,在Zhi Wei Chen车祸往生后,受限于法律规定(警方需要时间做车祸调查和鉴定),警方未让她见丈夫的遗体(直到上周五葬礼上才见到Zhi Wei Chen的遗容),一周后,当初第一个到现场处理的皇家骑警警员与她见面,并将Zhi Wei Chen的遗物交还给她。

据Jennie转述,该名警员告之,这桩车祸的肇事方是个西人男子,该男子在出事当时,疑似吸食大麻导致精神恍惚,才会在一号公路上驾车时失控铲向对向车道,撞上Zhi Wei Chen的座车,事发后,肇事者也昏倒在所驾驶的小型货车上。

警方向Jennie说,整件事故的责任,是百分之百属于肇事者。

募款惊现谣言 善心人士回应

在有善心人士在网上募款帮助陈家后,至本周日早上已收到善款43207元,线下加拿大上海文化经贸交流协会筹集加币2500元,人民币近4500多元。2月16日与陈家父母见面时,了解到陈献民夫妇的经济难处,又现场筹集了2000元加币,交给他们,并承诺在微信群组上的筹款行动告一段落后,会把给予老夫妇的善款部分,以微信或支付宝方式存进他们的帐户,方便他们在上海取用。

在筹款活动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音符。有人质疑媒体报道“不诚实”,是“道德绑架”,没有报道ICBC会有死亡赔偿金;更有甚者,在微信群中发布信息说陈家已经获得150万的赔偿,并不缺钱。

对此问题,加西周末记者经过调查核实,确认陈家现在仍未收到任何保险金赔偿。记者也未找到政府提供补助的确切证据。

本地从事保险经纪25年的吴丽珍向加西周末表示,有关死亡赔偿,卑诗保险公司(ICBC)很快就会发出来,但后续的责任赔偿,则是另一部分,需要法律来处理。

吴丽珍说,按照一般程序,在Zhi Wei Chen发生车祸死亡后,只要ICBC拿到死亡证明等相关证件,有关的死亡理赔一般会在一周内发出。但因为涉及Zhi Wei Chen死亡的车祸可能涉及到毒品(肇事者吸食大麻而引起),需待警方调查,而出事后,Jennie是上周五丧礼上才见到夫婿的遗容,死亡证明等相关证件发出比较慢,故死亡理赔会延迟,吴丽珍强调,这个死亡理赔是不论谁对谁错,只要有人死亡,ICBC拿到相关证件后即可发出。

至于肇事责任赔偿,会是另一个部分,可能有待律师去处理。

Jennie也提到,她的确已收到ICBC的表格,但因担心条款不明,因此要找到律师后再行处理,现在已确定了律师,如果拿到第一笔死亡赔偿给付,首先得支付丧葬费用。

至于肇事责任赔偿,她说,迟早会有结果,但官司势必会持续很久,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而车祸后,亡夫的银行帐户又暂时被冻结,导致双胞胎儿子二月的牛奶金(约1000元)因是汇入银行帐户而无法取出,她已去信解决,三月份应可直接寄到她手上。

然而托儿费用的两千元及其他生活费,她只能先向朋友借,Jennie说:“感谢朋友在我急难时,借钱给我,只要我拿到赔偿金,一旦如数归还,绝不拖欠。”

面对网上谣言和对捐款的质疑,部分捐款的善心人士发表了自己的态度:

“这个上海老乡家庭,突然遭到如此之大的上海,作为生活在异国他乡的老乡,捐款只是表达哀悼和关注。人与人之间是需要相互守望互助,这与政府或相关机构的经济补偿意义上有些不同。”

“我们群的几位外地朋友都是主动联系我要求捐款,而且叫我不要写名字,是我帮他们写上的,她们捐的不是钱是一片爱心。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