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黄素梅“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议案

38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2月23日 08:45 来源:来稿 作者:林达敏

安省议员黄素梅提出了私人议案,即安省将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黄议员的行动,并非其个人观点,而是代表全省,甚至全加拿大华裔的心声,也反映了国际社会的共识,所以振臂一呼,万山响应。

南京保卫战司令官唐生智

此议案已在省议会二读中获得一致通过,还须提交至三读。我们必须向议会证明这是安省民众的愿望。多伦多“史维会”进行在2017年4月15日以前征集十万签名呈递给省长的行动。我们必须以十倍百倍的热情投入到这场风起云涌,众志成城的签名活动中。

南京保卫战副司令官罗卓英

你知道吗?中国在1937年7月7日对日宣战。同年12月13日,日军攻陷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在城内及郊外屠杀了三十万中国平民和俘虏,强奸妇女二万余。 “远东国际法庭”确认有二十万以上军民被杀害,但以后陆续有新的发现,数目至今增加到三十余万,令人激愤不已。

当年,日军因急于进攻南京,把辎重留在后面,所以军队缺粮,日军饥无可食,更别说俘虏了。南京之役一开始,日军就收到抢粮和“处理”俘虏的命令。士兵在抢粮时,更奸淫妇女,并惨无人道地将受害者及其全家杀死,又搜捕溃兵,将溃兵和俘虏一起用机关枪扫射,再施以刺刀,以肯定确实死亡。城陷后,有大量军人和平民在长江边候船逃到对岸,日军屡次扫射,造成大量死伤。

其时,日方华中方面军司令是松井石根,他因卧病于苏州,实际上由上海派遣军司令朝香宫鸠彦王指导。此人为明治天皇的女婿,裕仁天皇的亲姑丈,亦为亲王,明治天皇赐姓“朝香宫”。战后,“远东国际法庭”以没有阻止南京大屠杀的罪名裁定松井石根为乙级战犯,判以绞刑。

松井闻判后表示“南京事件,可耻至极”。他的骨灰与甲级战犯合祀于“靖国神社”。朝香宫鸠彦王因是皇族,得豁免,不受起诉,但盟军有盘问他。他说屠杀令是他的情报主任参谋长勇(姓长名勇)未经他同意而发出,而长勇因在冲绳岛战败,已剖腹自杀。若事实果真如此,朝香宫为什么不阻止屠杀,又不处分长勇呢?

日本军国主义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无法弥补,更难忘怀。但中国国共内战后,百废待兴,接着又发生了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社会动荡,等到改革开放后,国家安定富裕起来,才于2014年将每年的12月13日定为全国性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2015年才把屠杀事件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UNESCO 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二战后,美国成为世界领袖,而中国则成为共产国家。

美国扶植日本使其迅速恢复,以对抗中国和苏联。所以在世界上绝口不提“南京大屠杀”。 日本则是采取否认的态度,除了极少数人外,大都不知其事。知道的,甚至妄称中国军队在撤退时屠杀自己的平民。这是文过饰非,挑战正义,自言自语的谬论。古今中外,常有战胜者以屠杀震慑对方,故有项羽屠咸阳,火烧阿房宫,十字军屠耶路撒冷,清兵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广州杀十八甫等。战败者于退兵时屠杀自己的平民,则闻所未闻。偶有较温和的日本首相和明仁天皇,说出对于二战日本应该“深刻反省”之言。

中国和日本有延续两千年的友好交往。两国人民有长期互相学习,借鉴,共同进步的历史。近代之前,日本是把整套中国文化搬了过去。中日都是“知耻”的民族,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爱面子,不容易承认过错,到了必须道歉的时候,只肯用暗示,含蓄的方法。日本人比中国人更爱面子,所以好大好胜。在日本“知耻”文化之下,“深刻反省”四个字日本人认为已经是道歉了。中国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最大受害者,蒙受了深重灾难,对于这种暗示含蓄的日本式道歉,又岂能接受呢?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要把世界华裔以及国际社会的注意力引向“南京大屠杀”呢?世界各国家,各民族无不渴望持久的和平,可是许多国家,还在遭受战争的苦难。由于民族、宗教、领土、资源等因素引发的局部冲突此起彼伏。

各种分裂势力、恐怖势力和极端分子不断给国际社会带来危害。难道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吗?难道人类经过两次大战,还要经历第三次大战吗?唯有不歌颂战争,知道战争的残酷才能督促当政者放弃使用武力,避免订立令人恐惧和忧虑的政策,自我克制咄咄逼人的野心,所以对“南京大屠杀”,我们要思考它,谈论它,并在生活中融入这个残酷的教训。

纪念南京大屠杀,也并非要挑起反日情绪。日本人爱好学习,办事严谨,善于团结,临大难而不乱,因而能把一个资源少,面积小的岛国发展成为经济强国,把许多面积大,资源丰富的国家抛在后面。中国人对日本人有着复杂的感情,觉得日本人可敬又可怕。孙中山先生说,“人类于战争,不论或胜或败,均受其殃,而始祸者受害弥重。”日本于苏军攻陷柏林后,败局已定,内部已在讨论投降。

美国不愿苏联西行之师转向东行,势力入侵太平洋,故仓促于1945年8月6日把原子弹投于广岛。在日本犹豫不决之际,又在9日再投于长崎,造成广岛至少十五万人、长崎七万五千人死亡。每年八月,全世界都有集会纪念广岛长崎,已成为世界反核反战运动的焦点。

故此,全世界的中华儿女,每年都要有一天来纪念“南京大屠杀”。但是做到这一点仍嫌不足,我们要像广岛长崎一样和世界反战运动连接起来,汇合一致,才能得到更有效的影响力。唯有不忘战争的残酷,人类才能产生以互信、互利、平等、合作为基础的世界观,使国际争端和地区冲突得以和平方法解决,令“南京大屠杀”这种惨绝人寰的悲剧不再发生。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