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自由党和NDP都在想:取消按时段收电费

2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2月27日 14:33 来源:本网综合 作者:吴楚河

安省居高不下的电费不仅使省民怨声载道,而且已经成为明年省选最大的焦点问题。执政自由党政府对此清楚不过,不断放出话来,要在春季预算中拿出措施来为省民减轻电费负担。

既然找到执政党的软肋,安省反对党也没有闲着。反对党之一的安省NDP领袖霍沃斯(Andrea Horwath)今天表示,她有办法为省民减30%电费:

第一是取消按时段收费系统(time-of-use pricing system),因为这个系统实质上并未有效减少高峰期的耗电,反而给一般居民用户很大压力,连洗衣做饭也要受其影响;NDP建议每千瓦时统一收费10.3分,也就是现行按时段收费系统中非高峰时段的费率;

第二是降低安省电力局(Hydro One)农村用户的输电费,让他们的输电费率与城市用户一致;

第三是买回政府已经售出的Hydro One 30%的股权,其花费应在$33亿至$41亿之间。省府可以通过Hydro One的收益,来支付回购股份的开支,估计不到8年时间即可完成。而Hydro One私有化过程中获得的税务优惠,足以让省民电费开支下降3.2%左右。

霍沃斯表示,在NDP长达13页的建议中还有一条,就是要求联邦政府取消电费中联邦所收的5%的HST;这也意味着省民电费中的HST将完全取消,因为省府已经在去年10月通过立法将电费单HST中的省税部分(8%)剔除。

霍沃斯说,NDP还提出建议,组织专家商讨与能源供应商尤其是可再生能源供应商比如三星,重新谈判能源合约的可能性。


能源厅长暗示:取消按时段收电费

据悉,安省能源厅长Glenn Thibeault(下图)此前已经暗示,省府考虑将来取消按时段收费系统,实施单一的电费费率,最近有望开始试验。

而就在上周五(24日),这位厅长在渥太华的一次会议上首次承认,安省的高电价与政府的一些决策不当有关,尤其是在可再生能源方面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这位厅长说,显而易见,安省率先在加拿大取消所有燃煤发电厂没有错,但政府太急于发展可再生能源,与一些风电和太阳能供应商签订了长期固定的合同,当初以为这些合同很吸引人、很划算,现在看起来却不是这么回事,从而导致电费不断上涨。

省府还错在招商过程中没有引入竞争机制,如果当初在可再生能源行业进行竞价招标,就可以得到合理得多的价格,居民用电的电价也不至于这么高。

还有一个错误就是省府对省内的电力需求判断有误,在购买大量电力之后,没有想到2008年开始的经济衰退令电力需求暴跌,导致省府实际上陷入困境:一方面有大量电力剩余,另一方面又在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采购。

Thibeault还说,省府已经采取措施,通过立法将电费单HST中的省税部分剔除,也就是将用户税前电费削减8%。省府也在考虑其它举措,比如降低某些地区高得离谱的输电费(delivery charges);改变“全球调整”(global adjustment)的计算方式,将其分摊到未来更长的年份,以减少省民目前的电费开支;以及对现行的电费补贴计划OESP(Ontario Electricity Support Program)进行改革。

Thibeault表示,省府有降低电费的决心,不仅要顾及当前,也要考虑长远,因此最近几周将征求民众对上述措施的意见,以便部分举措在省府春季财政预算案中体现出来。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