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79号议案是是非非:兼与晓喻商榷

77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5月3日 14:35 来源:xintiandicanada

安省议员黄素梅提出议案,将12月13日定为安省民众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这不仅反映了安省、乃至加拿大华裔的心愿,而且反映了加拿大和国际社会一切爱好和平、反对战争、反对人类屠杀和种族灭绝的正义人士的呼声!现在,多伦多“史维会”发起征集签名支持黄素梅议案的活动,得到安省各族裔民众的响应和参与,亦是势所必然。

然而,翻看某报最近一篇署名为晓喻的文章《从中国抗韩风暴到安省79号议案》,却收悉了与此相反的观点。下面,作者从三个方面与晓喻进行商榷。

首先,晓喻把支持黄素梅议案的签名活动与当前中国大陆民众反对韩企乐天献地安装萨德的风波扯在一起说事儿。关于萨德入韩是不是损害中国大陆东南综深的战略安全,以及韩企乐天为支持安装萨德给政府献地该不该受到中国民众反对,这个问题完全可以放到另外的场合去专门讨论。

但是,在这里,晓喻却把国际社会谴责日寇在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和中国民众反对韩企乐天在2017年献地安装萨德这两桩风马牛不相及,事件起因相差整整八十年的公案,捏在一块儿加以否定,似乎有些莫名其妙。

其实,晓喻正是逮住了当今中国民众抵制韩企乐天的活动尚不为国际社会所广泛知晓和理解的弱点,于是把这件事跟世界现代史上臭名昭著的日寇南京大屠杀的反人类罪行捆绑归类,等量齐观,借此把日寇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也涂抹成为模棱两可,众说纷纭,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一笔糊涂帐。我不知晓喻先生何许人也,但对于他为日寇掩盖历史罪行的做法表示反对。

其次,晓喻把支持黄素梅议案的正义性与征集签名活动的方式方法的选择性混为一谈,从挑剔签名活动的方式方法入手来攻击安省各界所拥护的黄素梅议案。晓喻摆出很多证据来证明支持黄素梅议案的签名活动不正当。他说发生了中国领馆官员表态支持签名活动,涉嫌干涉加拿大内政;还一口咬定有人被迫多次签名;还断言只有通过网络签名才正当,而通过义工来征集签名就不正当。

凡此种种不值一驳。今天的加拿大民众纪念八十年前的南京大屠杀,谴责日寇的反人类罪行,是对中国死难同胞的哀悼,是对人类普世价值的维护,理所当然地得到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的感谢和支持!如果说这种感谢和支持就是干涉加拿大内政,那么八十年前加拿大的白求恩 医生不远万里前往中国支援抗日战争,是否也算干涉中国内政呢?中国人民世代感谢白求恩医生,支持他的仁爱和正义行动,是否也算干涉加拿大内政呢?可见,这样的逻辑是经不起推敲的。

再次,晓喻把纪念南京大屠杀和中国现行政治制度联系起来,把纪念南 京大屠杀说成中国当局的阴谋,借批判中国现行政治制度来煽动不同社会制度下的加拿大民众停止纪念南京大屠杀。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发生在八十年前的南京大屠杀跟现在的中国政府并无关系。当时,日寇攻陷了中国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残忍地虐杀了三十余万首都居民和政府军战俘,强奸民女近三万人。

这些国民政府首都的居民、妇女、儿童和政府军战俘,跟共产党没有半点瓜葛。现在的中国政府纪念当年三十万死难的南京军民,正是跨越党派和意识形态的光明正大的行为,是对中华民族、对抗战历史、对普世价值的责任和担当。反之,那些反对纪念南京大屠杀的言论和行为,才是真正令人不可理解的。

作者认为,无论在四月十五日之前能否征集到安省十万人的签名,都不能推翻以下事实:第一,黄素梅议员的79号议案代表了安省乃至加拿大华裔和各族裔爱好和平的正义心声。即使未能达到十万人签名数字,也只是由于信息沟通渠道受限的原因。

譬如,作者全家人都支持签名活动,但在很长时间里没有碰到签名网点,作者所熟悉的一些朋友皆存在这种情况。第二,如果黄素梅议员的79号议案最终获得通过,那也不能视为安省签名活动的胜利,更不能视为中国政府的胜利;而是国际社会捍卫和平正义事业的胜利!是全人类普世价值的胜利!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