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恩为什么突然间 提出15元最低时薪?

17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6月5日 10:35 来源:本网专栏 作者:辛峰

韦恩省长突然之间提出了最低时薪提升至15元的方案,无异于石破天惊,在政界、商界、劳工界产生了巨大反响。不用说,韦恩的这一招即刻让工会团体、低收入组织、反饥饿倡权组织欣喜若狂;然而同时也招来了商界尤其是小商户联盟的强烈反对;在政坛上,安省新民主党及保守党也痛斥韦恩这是选举花招。安省自由党在位超过十年,韦恩当省长也有多年,关于大幅调升最低时薪,她早不提晚不提,偏偏在这一当口提出,究竟所为何事?

如果我们想了解韦恩的动机,就免不了要分析韦恩及其安省自由党目前的处境。根据多份民调显示,目前韦恩的个人支持率已下降至12%,而安省自由党也在韦恩的拖累之下,支持率排在三大政党之尾。如果现在就举行省选,如果自由党还是由韦恩带领,不仅没有可能继续执政,很可能连正式反对党的地位也难以保住。于是,在这样的“险恶”环境之中,韦恩只有兵行险着,提出了那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不愿触碰的大幅调升最低时薪的方案

其实,关于最低时薪提至15元,并不是韦恩的发明,安省新民主党党领霍沃思女士早在去年4月就在省议会提出过此建议,当时韦恩并未理睬。现在韦恩“盗用”了新民主党霍沃思的主张,突然以自由党的名义向全省公布,这当然令霍沃思气结,连日来她不断的在省议会炮轰韦恩,为自己的“版权”被盗用而维权,当然韦恩也不是好惹的,她措辞强硬地回应:自己从来都是全心全意为省民谋利益,新政与选举无关。

自从去年,大量民调都显示出韦恩领导的自由党处境不妙之日起,韦恩就开始为挽回局势做了大量的动作。她一方面坚决不肯辞去省长职位,要带领自由党再次迎战省选,另一方面又频频出招,试图挽回民心。她为电费高企而破天荒道歉,否决多伦多两条高速道路收费计划,推出遏止高房价措施,现在又提出了大幅调升最低时薪的方案。

同时她还盗用了新民主党的免费药品政纲,提出了针对25岁以下青少年的OHIP加医保计划,以便收买年轻选民。从以上的种种事实来看,如果说韦恩的一系列“益民”举措不是为了支持率、不是与选举有关,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因为既然她自称:“一直都在全心全意为省民谋利益”,那么这些事情早就应该做了。

韦恩要将最低时薪提升15元,这会产生什么后果?作为雇员,可能只袋多了几个钱,作为雇主就增加了劳动力成本。由于水涨船高,当新人的最低时薪上调时,资深经验员工的薪水也不会保持原来的水平,最终的结果是:如果雇主不打算结业,就只有将成本转移到商品价格之上,受影响的是包括基本时薪雇员在内的更广泛的人群。所以,从本质上看盲目大幅提高时薪,不仅不会让大众百姓生活好过多少,反而还有可能降低更多人目前的生活水平。

韦恩在解释她的加薪新政时表示:安省经济增长强劲,应该让人们享受到经济好处。看来我们的这位省长,虽然在社会政策上很前卫,但对经济还是名白丁。虽然安省政府为了明年的省选,依靠出售Hydro one得来的30亿,勉强平衡了2017至2018年度的预算。但是从2018至2019开始,各顶财政开支将显著增加,并且超过库房收入。届时如果政府没有重大的政策调整,到了2021至2022年度,安省净负债额将达3900亿。韦恩省长口中的经济增长强劲,和专家们计算的安省经济数字有那么大的落差,真不知是省长在胡扯还是专家在瞎说?

随着工作年资、工作经验的增加,雇主当然应该给雇员加薪。但是员工薪水的增长应该符合通涨增长的比例,不是一蹶而就的奥运会跳高。韦恩这次提薪新政的最大问题是不顾商家雇主的承受能力,跳远式地一下子就要在一年半的时间内提升三成。这样的后果,完全有可能导致雇主以后减少使用初级入行员工,并给年资员工增加工作量,或者为商品加价、再或者索性关铺,最终结果还是不利于劳工阶层。

还有一年,2018年6月7日就是安省省选投票日,韦恩的买票新招究竟有没有用?可以肯定,如果到了明年,韦恩和她领导的安省自由党还是民调大幅落后,她一定还会有更多更加“社会主义”的买票新招。

上届省选,安省进步保守党党领胡达克,因为裁减10万名公务员的损招,吓跑了许多支持者。明年省选,面对韦恩不断推出的福利买票策略,彭建邦和保守党将如何应战?他会不会比胡达克聪明些呢?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