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女儿有蛀牙,安省妈妈被儿童保护机构盯上

2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7月16日 11:02 来源:本网编译 作者:吴小忧

去年,安省惠特比(Whitby)居民Melissa Lopez带着10岁的女儿Elianna看牙医时,被告知女儿有9颗蛀牙,而且由于她们没有牙医保险,因此补牙的费用可能高达几千加元。于是Lopez打算另外再找家牙医看看。

第二家牙科诊所的诊断结果,Elianna 并没有那么多蛀牙,于是Lopez决定让女儿在这家诊所补牙。但这事她并没有通知第一家诊所。


Lopez和女儿Elianna(图源:Melissa Lopez)

然后狗血的事情来了。今年6月,她居然接到了儿童保护机构CAS(Children's Aid Society)的电话,说他们接到第一家牙科诊所的投诉——Lopez对她女儿的口腔健康疏于照顾。

哪怕她随后向CAS提供了补牙的证明,但CAS已经对她建立起一份永久档案,不良记录很难彻底清除。

Lopez简直无法相信。她不明白一个对她家情况一无所知的牙医,怎么就能向CAS投诉她监管不力了?

她对CBC记者说:“作为一个母亲,你总是相信自己抚养孩子的方式并为此感到自豪。”“我有3个孩子,他们很健康,过得很开心,在学校里表现也非常好,交了很多很多朋友。”

“如果有人试图指责我对孩子疏于照顾,那简直太荒唐了。”

她解释说,换牙医的事她没有通知第一家诊所,之前预约好的时间她也爽约了,但之后她并没有收到任何信件,表明第一家诊所对Elianna口腔健康的担忧。这种情况下,她很自然地换到了第二家牙医,并不认为会出什么问题。

接到CAS的电话后,Lopez立刻提供了女儿补牙的相关证明。于是CAS取消了面谈,结了她的案子。

但是CAS也告诉她,档案是永久的。“也就是说,从今往后10年、15年、20年,我都被标记为重点关照人士。这一切的发生都太莫名其妙了。”


图源:Melissa Lopez

不过CBC查证了安省皇家牙医学会(RCDSO)的有关规定,第一家牙科诊所的做法没有问题。

根据《儿童和家庭服务法》(Child and Family Services Act),对于可能的虐待儿童或疏于照顾的案例,安省的任何人都有责任报告给儿童保护机构。

RCDSO媒体联络官Kevin Marsh强调,医疗工作人员,以及其他与孩子密切接触的工作人员,肩上的责任就更加重大。事实上,如果他们理应报告但是没有这样做,还有可能面临罚款。

至于哪种情况算是“可能的疏于照顾”,定义非常广泛,完全取决于医务人员自己的判断。“你不需要证据,只需要符合常理。”

那么既然Lopez已经提供了有力证据,CAS为什么还要建立终身档案呢?

杜兰区CAS的联络协调员Andrea Maenza解释说,这是《儿童和家庭服务法》规定的。任何CAS档案必须为了问责的目的被保留。这些档案并不会针对父母有什么负面暗示,因为所有交涉的内容都会包含在档案里,包括结案的理由。

父母也可以向CAS索要档案的复印件,了解一下这是份什么样的文件。

但是对于Lopez来说,这仍然是件很闹心的事。“我真的很希望他们能够取消这份档案,因为一开始就没有理由来投诉我。”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