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至上主义在温哥华大聚会 华人应如何看待

39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8月19日 14:05 来源:加西周末

过去一周,几乎是美国自争议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以来所经历的最为动荡和混乱的一段时间。乱局中心的关键词,即是近日被媒体反复提及的“白人至上主义“(White Supremacy,也称白人优越主义)。

8月11日,数百名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弗吉尼亚州(Virginia)的夏洛特维尔(Charlottsville)举行集会、游行,并在过程中使用带有明显纳粹色彩的口号、道具,部分人甚至身着法西斯服饰、佩戴机枪等武器。这引起了当地其他居民的忧虑,也促使大量反对白人至上主义、纳粹主义的人士集结抗议。

次日,白人至上主义的游行队伍和闻讯赶来的反对者发生暴力冲突,一位白人至上主义者驾驶汽车蓄意冲撞了反对者的游行队伍,造成1死10伤的惨剧。

事件发生后,各方针对美国白人至上主义的声讨不绝于耳,但与此同时,也诞生部分为白人至上主义喊冤叫屈的声音。总统特朗普对待此事件中白人至上主义者们的暧昧态度,更让事件继续升温,使得美国近乎呈现出内战后最为严峻的撕裂态势。到底什么是白人至上主义?加拿大华人该如何看待白人至上主义呢?

什么是白人至上主义?

白人至上主义是一种基于种族主义形成的极端意识形态。顾名思义,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核心主张即是“白种人比其他族裔更为优秀”。虽然激进程度不同,但白人至上主义者至少拥护以下一种或多种价值观:

1、白人应该统领其他种族;

2、白人应该建立只有白人居住的国度;

3、白人文化比其他族裔文化优越,更应得到保护和传承;

4、白人基因优于其他族裔基因。

此外,还有部分白人至上主义者认为,只有信仰基督教的白人才是最优越的种族,拥有其他宗教信仰的人士也属于“劣种人”。

基于当前的世界格局,当今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多数认为全球化、多元文化、不同种族间通婚、白人低生育率等社会现象对白人种族产生了威胁。因此,移民、有色人种等少数族裔往往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攻击对象。

由于政治诉求的近似或重叠,白人至上主义还常常和新纳粹主义(Neo-Nazism)、白人民族主义(White Nationalism)、种族歧视(Racism)、极右翼(Far-right)等词汇联系在一起。在这次的夏洛特维尔骚乱事件中,白人至上主义者身穿纳粹军服,高喊“犹太人不能取代我们”等种族歧视口号,无疑彰显出浓重的新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色彩。

十分讽刺的是,坚信人生而平等的“民主灯塔”美国,一直是白人至上主义泛滥的重灾区。美国是由一群来自英国的白人殖民者所建立的国度,在内战爆发之前,以黑人为主的有色人种在美国扮演的皆是白人庄园主的农奴角色。

林肯(Abraham Lincoln)在美国内战结束后虽然成功废除了奴隶制,但有色人种依然在美国受到多重不平等待遇。到了20世纪上半叶,许多有色人种在美国依然在公车上不能和白人坐在一起,更不可能成为公务员、入读白人学校。

虽然数百年来经过多场社会革新运动,白人至上主义思想已经逐步弱势,但直至今日,这种思潮依然没有被彻底熄灭。

BC省选期间亚裔候选人招牌遭人喷绘纳粹符号

白人至上主义的现状如何?


近年来,随着全球化发展进入瓶颈期,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移民国家开始面临一些同移民、少数族裔相关的议题。许多家庭背景保守、受教育水平低的白人开始责怪少数族裔和移民抢占了太多社会资源、工作岗位和福利配额,白人至上主义的幽灵也就愈发有了现形的势头。纵观全球,白人至上主义最为活跃的国家,也恰恰是那几个在全球化中受益最多的国家。

夏洛特维尔骚乱发生后,有包括华裔观察人士在内的部分声音提出“白人至上主义人少势微,远不如极端伊斯兰分子危险”的观点。但事实上,数据证明,以白人至上主义为代表的极右翼思潮同样是危险的意识形态。

虽然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具体人数很难统计,然而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US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的统计,自911恐袭事件以来,极右翼恐怖分子在美国境内共实施了62起恐怖袭击事件,造成106人死亡,其危害绝不小于共制造23起恐袭、造成119人死亡的伊斯兰恐怖分子。过去数十年里发生在美国境内的最为恶劣的本土恐怖袭击事件中,均有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参与迹象:

2012年,两名3K党成员制造堪萨斯(Kansas)犹太社区枪击案,造成3人死亡;同年,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制造威斯康星屠杀(Wisconsin Massarcre),枪杀6人;

2015年,一名信奉白人至上主义的青年血洗南卡州(South Carolina)查尔斯顿(Charleston)的一家黑人教堂,造成9人死亡。由此,白人至上主义对社会安定的威胁程度可见一斑。

白人至上主义者和特朗普有什么关系?

特朗普的执政风格充满了保守主义特色,其支持者也多数是保守价值观的信奉者,其中也难免含括众多极端保守的群体。而白人至上主义者,正是这部分极端保守人群的主要组成力量。可以说,特朗普的支持者中的大部分并非白人至上主义者,但白人至上主义者中的绝大多数对特朗普抱有好感,或受到他的执政风格鼓励。

美国南部佛罗里达大学一向以文化多元、学风开化著称,然而在特朗普当政后不久,该校竟然出现了身着纳粹服饰、行纳粹礼的白人极端分子,一时间在校园内形成骚乱。加西周末记者亦了解到,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不止一所美国高校内发生此类史无前例的事件。

将特朗普形容为白人至上主义的支持者或代言人,或许有失公允。但从他当政后对于白人至上主义势力的近乎包容的姿态来看,至少这位美国总统和白人至上主义者间的态度是暧昧不清的。正如那些支持特朗普的白人极端分子所说,对待白人至上主义,“不直接批评,即是变相鼓励”。

加拿大是否有白人至上主义?


很遗憾,在白人至上主义这一问题上,加拿大亦不能独善其身。在夏洛特维尔骚乱中的白人至上主义者阵营里,甚至出现了驱车12小时跨越国界驰援的加拿大白人的身影。

骚乱后,美国民间白人至上主义领袖们纷纷表态,称白人至上主义运动的转折点已到,这些呼声无疑也在加拿大得到了响应。过去一周,大温地区有数个以反移民为共同诉求的极右翼社会团体开始通过社交媒体组织游行等活动。几个以多伦多、卡尔加里等城市为据点的白人极端团体,亦在谋划上街活动。过去数年内于大温地区屡屡滋事的反移民组织奥丁士兵(Soldiers of Odin)甚至大胆放言,称“已经做好使用暴力的准备”。

多元文化虽然是加拿大的建国基石,但近年来,随着全球化福利的枯竭和弊端的逐渐展现,加拿大也开始面对与移民、少数族裔和多元价值观等议题密切相关的社会问题。在外来移民众多的BC省、安省、魁省等地的大城市,这些问题显得尤为尖锐。这些问题,无疑也催生了更多的白人极端组织。

当前,加拿大境内活跃着雅利安护卫者(Aryan Guard)、加拿大遗产联盟(Canadian Heritage Alliance)、西部护卫者联盟(Western Guard Party)、3K党的忠诚白骑士(Loyal White Knights of the Ku Klux Klan)等白人至上主义团体。

奥丁士兵是大温地区知名的白人极端组织

过去一年时间内,加拿大发生过多起与白人至上主义有关的社会事件。与美国不同的是,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多数将黑人视作头号敌人,而基于人口构成的现状,加国白人极端分子中很多将亚裔、华裔视作直接攻击对象。

不少本地的白人极端组织提出,以华裔为代表的移民群体抢占社会资源,哄抬房价,并且对白人文化构成威胁,应当被隔离甚至清除。自去年年末起,华人移民占多数人口的列治文发生了多起针对华裔的种族歧视传单事件,引发社会恐慌;2017年,大温地区多个社区出现3K党及其周边组织招纳成员的传单,有居民目击3K党集会活动; BC省省选期间,有本地亚裔候选人的竞选招牌被人喷上纳粹万字符号……更别忘了,加国近年来最为严重的本土恐怖袭击事故,即是出自白人至上主义者之手——2017年2月,一位爱慕特朗普、勒庞(Marine Le Pen)等保守主义政客的白人极端分子对魁北克清真寺进行枪袭,造成6人死亡的惨剧。

华人应该如何看待白人至上主义?


白人至上主义不同于寻常的保守主义,它并非是一种普通的政治倾向,而是一种极端病态的意识形态和价值取向。在整个人类社会,白人至上主义都应该遭到谴责和唾弃。

长久以来,北美社会的华人都存在政治参与度低、文化融合度差的通病。基于传统的价值观念,对待潜在威胁,华人常常采取“惹不起躲得起”的心态处之。反华传单事件在列治文初发之时,曾有社会力量组织抗议歧视华人活动,但活动现场却出现了几乎没有华人参与者的尴尬场面。如今,将华人移民视作眼中钉的白人极端势力大有“翻身起势”的姿态,华人也就更应有将打击白人至上主义、为移民和少数族裔正名视为己任的觉悟。

另一方面,当前发生在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乱局更为加拿大华人提供了参照坐标和前车之鉴。当我们运用自己的政治权利进行投票时,在参考候选人明显的执政思路之余,也应将长远的价值取向纳入考量标准。倘若一个国家自上至下投射出对极端价值取向的纵容和鼓舞,在异国他乡勤恳创造财富、踏实生活的华人也将注定成为极端保守主义反噬的牺牲品。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