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安省订“南京大屠杀纪念日”?

1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0月23日 12:06 来源:黄素梅 (二黑 译)

回望刚刚过去的亚洲文化月,我深深地体会到安省的青少年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世界公民,不仅要了解他所成长的社区环境及其过去,还要放宽视野,探索世界历史的长河。

安省一直以来就以作为一个公正的,包容的,并且多元化的社区而自豪。过去的许多年里,我们为此殊荣做出了不懈努力 — 我们勇于对抗所有的不公正,反对以及纠正世界范围的人权暴行,尤其当我们的社区要求对历史上的暴力进行调和的时候。

然而,移民以及少数族裔的故事却在我们的历史课里常常地被边缘化,这不仅使得我们的青少年接受的是一种以欧洲为中心的非包容性的教育,而且对我们教室里的少数族裔而言是一大伤害。

安省的历史课本里,充斥着发生在欧洲的大屠杀中的种种暴行,却看不到在同样的世界冲突中发生在中国以及亚洲其他国家的残酷史实的只言片语。我们的学生不仅了解不到在二战中对亚洲人民的恐怖灌输的残忍策略, 而且也了解不到战争的罪行对亚洲妇女和儿童系统化灭绝人寰的奸淫和杀戮。

十五年前,亚洲文化月拉开序幕,其主旨是宣传亚洲历史文化。但是,十五年过去了,我们对亚洲历史的忽视在加拿大仍然毫无二致。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2016年安省立法会上提出79号草案,即在安省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原因。

把每年的12月13号定为安省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确保我们的学生了解并且把这段暴行的苦痛历史铭刻在每一个亚裔加拿大人的心灵里。 南京大屠杀已经被视为二十世纪最惨绝人寰的暴行之一。在一个陷落的城市里,一场持续六周的对二十多万中国平民的杀戮和奸淫很难被忘记,尤其是对亚太战场上因此受到冲击的亚裔社区的人来说更是一个缠绕不去的噩梦。

有些人批评我起草订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努力,并且79号草案也惹来了广泛的非议,其中包括日本政府,直至今天仍然对大屠杀的罪行进行抵赖, 而这大屠杀的罪行已经被包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内的广泛社会承认并且定性。另外还有一些学者,也用牵强附会的语言,说此和解的草案会为加拿大的对外关系带来危难。也有人说我把一个“国外的冲突”引进门来; 我在日裔加拿大人和华裔加拿大人之间本来已有的矛盾中再添一把火;我编造历史除了出于仅有的抗日情绪外毫无根据。

以上言论绝对站不住脚。 亚裔加拿大人并不是外国人--- 我们(亚裔加拿大人)在建设本省乃至整个国家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可以追溯到联邦成立以前。 79号草案也绝不会在日裔加拿大人和其他亚洲人之间滋事生非。它的目的除了鼓励调解外,还帮助世人了解真相,这是在受冲击的社区中还原历史真实面目中迈出的第一步。最重要的是,南京大屠杀真实存在。目击者已经陈词,暴行的证据也被史学家仔细地存档以备质疑者们查阅。

我所收到的批评让我联想到其他社区在试图让他们所经历的暴行得到承认的过程中所遇到的同样的抗争。犹太社区在西方媒体报道死亡集中营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就开始了将大屠杀的内幕昭之于世的努力。亚美尼亚社区为了让世人了解土耳其政府对其实行的种族灭绝的杀戮,也在这片国土上进行了一场以牙还牙的对决。乌克兰社区在向世界宣布反抗大饥荒的过程中也遇到了挑战,尽管大量死于饥荒的事实证据随处可见。

所以,在安省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斗争也同样充满艰辛。

79号草案的通过将使安省人民了解到历史的真相,并且让安省在反抗不公正以及促进人权的进程中保持领先的地位。

安省人民所担负的一个共同的责任是承认移民的历史不仅与我们息息相关,而且对我们至关重要。我们还有一个人权义务,那就是谴责历史上的不公正,以使受暴行侵害的社区可以为亡者哀悼,让他们所承受的痛苦公布于世。如果我们主张调解,并且确保教育我们的青少年,历史中黑暗的错误永不再犯,那么,我们在此宣扬人权才是义正言顺的。

目前为止,我已经收集了为使安省议会通过79号草案的9万个请愿签名 。 当亚洲文化月在五月接近尾声的时候,有来自全安省的1200个亚裔人士集合在安省政府的门前,集体请愿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我在这次和平集会上发了言。

79号草案的支持者们包括来自华裔,日本裔,韩裔,越南裔,菲律宾裔,老挝裔,犹太裔,阿美尼亚裔和基督教社区的老少代表。

79号草案的通过将会确保亚洲历史上让人饮泣的一章将永不会被否认和忘记。

————————————————————

 安省自由党议员黄素梅是被选安省议会的第一华裔加拿大女性。她代表士嘉堡爱静阁(Agincourt) 社区居民的多元及活力,并且担任安省议会副议长及社区安全及惩教服务厅长的议会助理。英文原文刊于The Hill Times 2017年7月24日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