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华人Finch遭遇歧视,这次她选择全力反击

28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1月4日 09:39 来源:本网编译 作者:吴小忧

近年来,中国留学生和新移民在加拿大遭遇的歧视事件有增无减。很多时候,大家因为一时愤怒,或不知道如何反击,反而令自己陷入尴尬的境地。

10月6日周五晚,一名中国留学生在多大著名的Hart House健身房健身。这时来了一个中东模样的学生,莫名其妙开始用言语挑衅他。留学生小哥忍无可忍,拿起手中哑铃进行反击。虽然并未造成任何伤害,但这名中东学生立刻报了警。随后,校警赶到现场并逮捕了中国学生,次日凌晨才将他释放。据留学生的律师所述,他面临的指控可能导致坐牢或遣返

事情曝光后,有留学生朋友在51后台留言说,自己遇到了类似的事情。10月3日,他在蒙特利尔一公园内打球时被三个十来岁的白人小孩嚷嚷,他们英语+法语+手势骂得非常脏,前后持续半个小时。这名留学生实在受不了,于是向小孩冲过去,孩子们四散逃窜,刚好被周围的白人看到报了警。事后,这群白人还将中国学生的车牌照片放上脸书,直指他打人,甚至在他车旁晃悠,比划打架的动作。深感威胁的留学生也选择报警,然而警方的态度却是:无能为力。

对于层出不穷的歧视事件,多伦多华人刑事律师沈晨强调,一旦发生被他人辱骂的情况,无论对方的辱骂有多难听,都不能动手打人。

简单来说就是——无论谁动手,都触犯了刑法;但是,对骂不犯法;最好的办法,是离开。

今天,51又收到一位华人来稿,讲述自己在Finch一所学校遭遇歧视的经历。作者Marina Yue在多伦多市教育局做中文老师已经好几年了,作为一名候补老师,她每学期辗转于东南西北各个学校。周六,她被安排到Jane/Finch一所学校。众所周知,这是多伦多比较乱的区,但作为一名老师,她努力不带着偏见去评判,尤其对这些处于生长期的学生,这对他们不公平。

不过,课程开始后,一系列令她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上到半中间,一个男孩走进来,没有打任何招呼,将一部手机放在一个学生的课桌上。虽然感觉到被打扰,但我并没有暂停授课。过了几分钟,另一个男孩子走进来,拿起这部手机,转身就走。

为了学生的安全,而且严重感觉到被打扰,我问:“请问你是谁?你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这样走进我的教室?”

这个男孩子看着我,眼中充满了不屑,非常傲慢地说:“我是学校的义工,我有权利进出任何一个教室。”

我说:“但我觉得你应该先敲门,并且告诉我你是谁。”

他说:“我也不知道你是谁!”

我说:“很明显,我是这个班的代课老师。”

他接下来的话令我大吃一惊:“我的地位是在你之上的!”

看着这张稚气未脱的脸,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我觉得这不是谁比谁更有权,或者谁在谁之上的问题,而是关于学生的安全、课堂干扰、以及尊重。我们课后去办公室谈好吗?”

他依然很傲慢地说:“去办公室报告,那是你的事情。”然后就扬长而去。

学校义工大部分都是高中生,因为他们必须完成40小时的义工时间。对于这样一个戾气十足的孩子,Marina决定去找办公室人员沟通一下。

没想到,课还没上完,办公室的人就先找上门来了。

离下课还有15分钟,办公室员工Sophie和另一个人来敲我的门,将我叫到走廊里,看起来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Sophie:“刚才怎么回事?”

我把刚才发生的对话又重复了一遍。

听完后,Sophie生气地说:“他是我分配给这个班的义工。而且,他是那个学生的哥哥!”言外之意,这个学生的言行完全符合情理。

我觉得很可笑:“我不知道啊,没有任何人跟我说他是这个班的义工。而且开始上课时他也没有出现,是另一个女孩子帮我复印了讲义。”

Sophie接下来的话完全颠覆了我的三观:“你只是一个候补老师,有什么权利这样对待我的义工?”

这是什么可笑的逻辑?我怒了,反问道:“我想问你一下,如果你是这个班的老师,当陌生人不敲门,什么都不说走进你的教室,你会什么都不问吗?而且,只是一个候补老师有什么错吗?”

她有一瞬间的目瞪口呆,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口误,色厉内荏地嚷到:“反正是你做错了!”然后,估计在这场言辞交锋中她不会取胜,她让我回教室了。

据另一位老师透露,Sophie的为人处事确实不像教育局员工所为。比如说,她随意克扣教育局发给教师的教学用品,对待老师们极其粗鲁刻薄。但不幸的是,也许是不敢,或者不知道如何投诉,大部分教授国际语言的老师都选择了隐忍,而Sophie发现没有什么严重后果后,就愈发过分。

Marina选择了向学校Program Officer 投诉。

首先,我向他简单介绍了自己。

然后我尽量客观地陈述了在我课堂上发生的事情。

最后我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虽然我只是一个候补老师,但这并不妨碍我用自己的教学技能、爱、以及激情去上每一堂课!这几年间,我与不同学校的各级员工、学生、家长、义工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是我第一次被教育局的员工以如此冷漠、粗鲁、歧视、骚扰的方式对待!

该员工和那个被宠坏的义工的行为严重破坏了教育局关于公正、公平、工作场所骚扰预防、以及建立一个关爱和安全的学校的相关政策。这不仅仅是一种个人行为,它侵蚀了教育局的公正基石,而且负面地影响了所有的学生、教师,以及整个学校环境!没有任何人应该遭受如此不公平的对待!

然后我提醒他,我并不是第一个被Sophie如此对待的人,他们只是选择不说,或者再不来这个学校任教。我将这个问题反映给他,是因为他有能力停止他们的这种破坏性行为,致力于为每个学生创设健康的、关爱的、正面积极的学习环境。

为了防止他不作为,在邮件末尾,我告诉他,我不介意和工会谈论此事,希望他们做进一步调查。

工会介入是很令Management 头痛的事情,所以他们会尽量避免情况恶化到工会介入。David很快回信了,首先肯定了我没做错什么,然后表示歉意,说他会尽快调查此事。希望这对那些平日饱受欺压的老师们是一个机会,我拭目以待。

最后,Marina表示,在很多人眼里,中国人非常忍辱负重。可怎么看,这种评价都都带着贬义:一方面,隐忍非常消耗元气,会憋出内伤;另一方面,会助长坏人的气焰。貌似有百害而无一益。所以,该出手时要出手!

Marina的经历也引发网友热议。大部分人表示支持:“大快人心!”

dalien:Great!!!!!!!!

justiceQC:必须支持这样有理有利有节的回击!

北京朋友:支持

哪有什么笔名:你做的很对。负重有时可以。看情况。忍辱万万不可。

Lucy223:支持你!

太阳星辰:点个赞,因为你既没有忍气吞声,也没有歇斯底里。勇气和智慧,是打击敌人的最有力武器,二者缺一不可。

Camellia Nice:支持你,好样的!

yingyuan:由衷地为您点个赞!

海瑞:做的太对了!绝不能忍的!!!

其中有一名网友怀疑这样做是否真的有用:“我支持你的做法。但是下次你去那个高中,看到的还是那个Sophie,面对的只是更冷漠的脸。她是本地白人,还有工会保护,只要她每天有去上班就万事大吉了,谁都不能对她有什么影响。因为有工会保护,她甚至不会被降职。也许,我只是说也许你的文章被多伦多教育局的某个领导不小心看到了,为了消除在华人社会的影响,把Sophie调离现在的学校,但是我保证肯定是同薪水甚至更好待遇的工作。想想对不?”

但是他的这一观点立刻得到其他网友的回应。

andyhuang:如果每个人都这么想,反正靠我一个人也改变不了什么,所以我什么也不做,我们的孩子只会生活在越来越糟的社会。

作者之前的华人老师都是这么做的,忍着不发声,所以这个sophie就一直这样嚣张,她也许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作者投诉了,也许改变不了她的position 和income, 但开了她被投诉这个头,至少恶心一下她也是好的结果。

如果以前的华人老师都投诉她,如果教育局每个月都收到对Sophie的投诉,我想教育局会处理的,Sophie也会反思的。

每次同事去游行抗议,我去了吗?每次选举投票,我去了吗?

justiceQC:如果事情没有解决,可以考虑写一封中英双语的公开信给Ontario Ministry of Education,放在网络媒体上。

小编认为,在遭遇歧视的时候,动手是最愚蠢的选择。而在不伤害到自己的情况下,有理有据地回击,让对方意识到歧视的严重后果,表明自己的立场,是相对聪明的做法。

另外还有一些应对方案可供参考:

1. 录音,拍照,录视频!当在学校里遇到类似的事情时,请一定要保持冷静,并拿出自己的手机进行证据收集!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一定不要把对方的言语当回事!

当收集好证据之后,你可以选择把证据交给警方或者学校,亦或直接上传到youtube或者facebook等地方。相信小编,在这个政治正确如此重要的国度,他会后悔的。

2. 如果对方发现不对想要抢夺你的手机或者跟你发生肢体碰撞,即使只是威胁要动手,在法律上讲, 你这个时候已经可以还手了,但是一定要注意不要手持任何武器,最好也不要打伤对方。

当然如果对方人高马大而你是林妹妹的话最好还是大声说:stop,I am gonna call the police!叫警察比较好。 一般情况下对方都会怂掉...

3. 遇到那种不想动手,手机也不在身边不想录视频的情况时,请果断的骂回去吧!哪怕是用中文三字经呢!

当然,英语口语不好的童鞋最好还是无视这种Loser,而如果遇到向文章开头那个小哥一样的情况被对方纠缠不清的话,果断报警控告他骚扰。警察叔叔会教他做人的。

总之,面对歧视,我们的态度就是零容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