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补选大战:爱静阁选区有何看点?

1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1月6日 06:55 来源:本网专栏 作者:辛峰

杜鲁多政府执政期已过了一半,联邦补选也进行过多次,总体而言,在几次补选中,执政党和反对党各有收获、基本持平。对于占有执政地位优势的自由党而言,未能利用在位之便利而扩充议席,这并非什么好事,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选民对现政府执政的观感。

日前,杜鲁多的总理办公室又宣布了将于12月11日在温哥华素里、萨省、纽芬兰拉布拉多以及多伦多的爱静阁这四个选区举行联邦补选。由于这次补选正值圣诞假期之前,而且距刚举行过的10月25日的补选又不足两个月,所以有关杜鲁多赶急赶忙安排补选的动机,引起了不少分析人士的猜测。

在将要举行联邦补选的四个选区之中,温哥华素里、萨省以及纽芬兰拉布拉多分别是因为议员转换政坛或者家庭、退休的原因而出现席位空缺,多伦多爱静阁则是由于前联邦自由党议员陈家诺(Arnold Chan)去世而需要填补。

应该讲,杜鲁多总理心急火撩要赶在圣诞之前完成补选,其真正的关注点还是在爱静阁选区,因为这个长期由自由党把持的地盘,极有可能因为陈家诺的去世而变天。对于多伦多的许多华人而言,爱静阁选区也将是四个补选选区中最有看头的一个,而其中的焦点就是谁将顶替陈家诺成为该地区的国会议员。

一个多月前,华裔自由党议员陈家诺因病离世,他留下的空缺议席就成了各政党争夺的“盘中餐”。上星期,陈的夫人叶嘉丽(Jean Yip)女士宣布了她将承夫遗志参加补选,她给出的参选理由是:在丈夫生病期间,她曾多次陪同下社区、访问了不少家庭,所以了解选区的需要,有资格胜任国会议员。

她认为:因为选民对丈夫的支持及爱戴,所以希望借参选来回馈选民的信任。在她的竞选宣传网页中,左一个Arnold Chan,右一个Arnoild Chan,对先夫的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唯一欠缺的就是她自己对加拿大政治,对自由党纲领、对社会重大议题的认识与见解。

一位政治人物在政途中期因病离世,这固然让很多人为之扼腕,在一个政党政治成熟的国度里,即便政治立场再有不同,人们也都会对此表示同情与慰问。但是同情归同情,一旦选战开打,候选人的政见与政纲还是第一位的。这次联邦自由党出于策略上的考虑,一反常态在陈家诺先生刚去世不久就宣布马上补选,并属意陈夫人出征,显然是寄希望打好一张补选同情牌,趁选民还未淡忘之机,仰仗公众对陈家的关怀,以助自由党保住该选区中的席位。

杜鲁多为了确保爱静阁选区议席不至有失,而决定匆匆补选,陈夫人响应杜鲁多“号召”,接过夫棒出征选战。趁着另外两大政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候选人还没有眉目之际,叶女士借着“内部消息”的近水楼台,已经以自由党当然的候选人姿态向社会高调声明,她宣称:自己获得了陈国治、黄素梅、菲腊斯、李振光等重要自由党人的支持。从这样的腔调来看,她代表自由党出战士嘉堡爱静阁选区,已经是铁板打钉的事了,至于自由党内的提名程序,估计也只不过是走过场的门面功夫罢了。

对于一位没有任何从政经历,只不过曾经随着国会议员的丈夫访问过社区的人士的出来参选公职,选民究竟应该怎么看?是看在她先夫的面子上投她一票?是出于同情心拥护她进入国会?

亦或是以她所代表政党的政纲为依据、考察她的个人能力后再作出取舍呢?应该讲,虽然杜鲁多的联邦自由党执政期过半,支持率还在四成左右,但是该党的许多争议性做法,如巨额赤字、税改、财长的利益冲突等都已令不少原来的支持者开始思考是否投错票的问题。而该党硬推大麻合法化、浪费纳税人金钱、对罪犯的宽容、宽松、慷慨政策也令不少华人感到不安乃至反感。作为负责任的政党侯选人,当然首先要对这些公众关注的议题进行释疑,绝不只是一味宣传继承先夫遗志的事情。

虽然陈家诺先生的英年早逝令人惋惜。但凭心而论,作为爱静阁选区的华裔国会议员,他在许多华人反对、引发争议的自由党的政策上都是投了赞成票的。他的投票取向和价值认同究竟是不是反映了爱静阁选民的期望?是不是符合社区和国家的长远利益?是不是仅仅在尽自由党党员的责任?这一切都是在未来的补选中,回避不了的问题。

同样是自由党在爱静阁选区的国会议员,陈家诺先生的前任詹嘉礼先生的做法就完全不同。他由于不认同杜鲁多的大麻合法化、不赞成同性婚姻、坚持传统家庭价值观,所以在与杜鲁多意见相左的情况下,毅然退出自由党团辞去国会议员,选择去不受党意左右的市议会为选民服务。

由此可见,评价一位国会议员的工作,不应该只出于同情,也不是仅看其为人和品性,而应看他对事关国家和社区利益大事上的政治立场与投票取向,这才是衡量一位真正民意代表、称职议员的标杆!

在加拿大的三级政坛上,除了市议员是以个人名义出任之外,在省级和联邦政坛大多数都是由政党提名参加选战。因此,对于华人关注的爱静阁选区的补选,除了独立参选者之外,不管什么候选人,他(她)们代表的都是党的政纲理念、绝不是自己个人或者家人配偶:保守党要以保守价值观来争取选民,新民主党则以社会主义理想取悦“弱势”,自由党也自然应该在选民关心的诸如大麻、税改、巨额财赤以及中产阶级利益上向选民有清楚交代,这一切不是靠博同情可以取代的。

————————————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