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华人看好的市长候选人一败涂地

2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1月11日 13:12 来源:蒙城华人网博客

上周日(11月5日)刚刚落幕的Brossard市选中,选举结果令不少华人感到困惑,自己看好的市长候选人与其团队一败涂地全军覆没,而在华人圈子里被妖魔成穆斯林的市长候选人却成功当选其团队大赢,这个选举结果令不少华人诧异,很不理解。

选举前通过华文媒体及微信大力造势力挺被华人看好的现任市长Paul LEDUC、那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儿、那个“对华人好”的老市长败了,其参选团队全军覆没无一当选, 败得相当难看。同样有华人喜爱到中国慰问过钢铁工人的前任市长Jean-Marc PELLETIER得票数最低,团队仅有一位议员候选人胜选,败得也不好看。

选前在Brossard华人微信圈里有人散布说来自埃及的基督徒市长候选人Doreen ASSAAD是穆斯林,如果她当选南岸的房价会大跌。(魁北克主流法文大报Journal de Montreal 在10月30日有报道)。就是这样一个令华人恐惧的Doreen ASSAAD却以高出华人喜爱的现任市长近4000票当选,其团队均以大差额领先当选囊括了十个市政议员席位的九席。

对于这样一个选举结果,华人仅有意外惊讶是不够的,应该有所反思,为什么选举的结果与很多华人的期望落差如此之大,不外乎以下几个原因,

一、执政党情结重 对民主政治陌生

中国移民对自己选择的居住国加拿大普遍没有归属感和认同感,外乡人的客居心态决定着为人处事和“三观”。出国前没见过自己城市市领导真身的华人们,看到这里的市长把自己当成平等的人对待,见了面的嘘寒问暖握手合影,让从小就缺少市长“官”爱的中国新移民们感动得不得了。选票驱使的加拿大政客们的“亲民”秀令华人感恩涕零,使之觉得不投人家一票实在对不住人家。如果政客们打打中国牌秀秀去中国的照片,那华人的选票就妥了,如果再去串一串华人的堂会,那华人的选票就铁定跟他了。

这个时候华人们全然忘记了自己首先是加拿大某个城市的市民身份,不在乎这位市长候选人是否给自己这个城市里的安居生存环境造成过伤害和增加税收所造成的负担,也不计较他是否恶评如潮,忘记了自己在这个城市的切身利益。舍小我顾大局维护领导地位是中国移民的传统思维。

由于这些新来的华人早已习惯了执政党的不变,不懂得加拿大民主政治的真谛是相互监督和轮流坐庄。因此,对执政的现任市长往往是情有独钟,而把替市民监督市长执政捍卫市民权益的反对党看成是异类和反派。不少中国移民很难接受执政党落败和现任市长下台。

二、华文媒体自说自话,华人选民自娱自乐

尽管这次的华人参选在魁北克华人参政史上并非先例和首创,在最近的20年中,不说那些魁北克老华侨的后代作为政党候选人参加过多次联邦和省选,就是来自中国大陆入籍没超过五年的第一代新移民武朝新早在十几年前就在蒙特利尔曾经两度代表魁人党和保守党参加过省选和联邦大选,更有中国大陆移民的后代当时正在McGill大学读书的刘舒云在2011年成功当选为魁北克的联邦国会议员真正践行了“参政议政”。

但是,因今年有华人参选议员和市长,有中文媒体哗众取宠高调赞歌,什么“参政先河”,什么“历史丰碑”,话说得满满哒。有微公号为了给现任市长歌功颂德,把Brossard境内一段两边到处都是关闭店面的Taschereau说成是 “加拿大商铺最多的一条大街”。即使把Taschereau全部路段都算进去,其商铺数量及繁荣程度远远不如被吉尼斯世界记录认定的全世界最长街道的多伦多Yonge大街和温哥华的Kingsway大街,贻笑大方。

还有人在华人微信圈对竞争对手妖魔化甚至是谩骂,把那些与华人候选团队竞争的其他党团候选人都说成是人渣,甚至是“渣里渣”,“绿信仰”,“老军医狗皮膏药”等等,(见魁北克主流报纸Journal de Montreal 在10月30日的报道),唯独受华人喜爱的老市长才是下一届新市长的不二人选,非他莫属。

华人微信圈里充斥着对竞争对手的诋毁(图来自Journal de Motreal)

这些华文媒体的自说自话妨碍了华人对自己所处的地位以及对其他选候选人的全面而客观的认识和了解。华人选民在自己小圈子里自娱自乐而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一旦主流社会在投票中的选择与自己不一致时,必然会对选举结果感到困惑惊讶和不解。

三、不关心主流政治,不在乎主流民意

其实,被中文媒体和微信群炒作并各有拥戴的两位老市长Paul LEDUC和Jean-Marc PELLETIER在这次选举之前就败像已露。

本地主流媒体在最近两年曾多次报道过这两位老市长候选人的负面新闻和缠身的官司,那些说起来不好听的消息,有的华人并不关心甚至闻所未闻,有的华人替他辩解说情极尽掩饰。而这些信息却被主流社群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并做出自己的判断,决定了他们的投票取向。

在素有Brossard“华侨新村”之称的C区有众多华人是现任市长的粉丝,投票的结果是被华人妖魔化的Doreen ASSAAD团队议员候选人高出现任市长团队候选人的票数近一倍。如此大的悬殊折射出了华人与主流社会在意识上的巨大差别。

横看加拿大和美国,华人在北美社会中的政治影响力远比华人自己想象的小很多,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华人在内的亚裔选票只占到不足3%。在加拿大尤其是在魁北克,即使在华人人口最密集的Brossard-这个在人口不足10万连市都算不上的魁北克小Town(镇),华人的选票尚且对主流民意的选择都不能影响,何谈整个魁北克社会。

反思是为了再出发,更好地实现华人参政的梦想。纵观魁北克近20年的华人参选历史,华人如果不能正确审视自己并融入主流社会而是自说自话地过高估计自己在加拿大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长此以往,华人社区必然被主流社会边缘化,华人在当地社区中的作用会进一步弱化,华人参政议政之路就会走得更加艰难。

后注:按照魁北克官方的行政区划,Brossard是Longueuil市下辖的Town(镇),本文为了尊重华人的习惯和感受,把原本的“镇”仍称之为“市”,把原本的“镇长”仍称之为“市长”。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