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朋友开的酒吧里玩老虎机:输惨了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11月25日 08:47 来源:本网征文 作者:老冯

微访谈:《我们的移民故事》之七

从非洲到美洲,珍的故事

珍,2006年夏天全家移民加拿大,定居蒙特利尔。第一年学习法语,同时走走看看适应新生活,第二年便和丈夫买了个快餐连锁店,开始时生意不错,后来受经济危机影响生意渐渐难做,珍和丈夫不得不凡事亲历亲为,厨师、打杂、送外卖,打扫卫生啥活儿都干,就这样忙来忙去一年到头也就挣个工钱。五年后珍以赔了十多万的代价把餐馆转手,前几年珍夫妇在蒙特利尔北边一个风景秀丽的小镇买下了现在的酒吧。

——————————————————

珍的老公姓贾,我先认识的老贾,然后才认识了珍。

说起我和老贾的相识有些好笑。有一天我去一家华人超市买东西,排队交款时,看到手机微信里一个“附近的人”(就叫她A女士吧)跟我打招呼要加我好友。我点进她的朋友圈一看人还挺漂亮,于是果断接受。后来A建了个小群,群里有老贾,也不怎么着我和老贾就搭上话了,也不怎么着就见了面了,也不怎么着就成为朋友了。后来我问过老贾是怎么认识A的,老贾说是A通过“附近的人”加的他。

有趣儿的是直到现在我们都没见过A女士,那个群也早就没有了,看来A女士建群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和老贾认识。老贾夫妇都在非洲混过,老贾也常给我讲些他在非洲的故事,我很喜欢听,对他在非洲的经历也非常羡慕。后来我发现老贾在非洲的经历比他老婆珍差远了,他只是作为国企员工被派去援建,珍可是独自一个人去非洲做买卖闯天下啊。接触久了,我还发现老贾并不怎么太管事儿,他家是珍当家,生意上的事儿也是珍打理的多些。得,跳过老贾,直接跟珍聊。

上个世纪90年代初珍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做服装进出口业务,这工作听起来很拉风,开始几年的确也不错,后来企业渐渐开始有了进出口自主权,传统的外贸公司也渐渐地地举步维艰。

 2000年初珍去非洲看望被公司派去援建的丈夫老贾,按说出国探亲也就是亲人见面再顺便四处旅游转转的事儿,可珍却发现了商机,她发现非洲很多国家生活日用品极缺,廉价的中国商品在那儿非常受欢迎,珍简单地做了些市场考察,同时找了个有售货点儿的合伙人,约好那个人负责在当地看摊儿,珍负责回国进货。回国后不久珍就辞了职,当年夏天珍便再次来到非洲,随行的还有一货柜从义乌进的小商品。

然而情况有变,那时合伙人的家人也到了非洲,他们决定自己单干,他们也算是守信用把货物按比例留下了一半,珍则不得不带着另外半个货柜的货物找买主。事也凑巧,当时有一个中国人在一条商业街上租了间店铺,可货还没到,没货可卖,珍便把东西放到他那儿卖,几天的功夫半货柜的东西销售一空。有了这次经验珍便自己租了门市开张营业,批发零售中国商品。

珍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进什么东西都好卖,有一次一天卖钱额就高达一万多美金。要知道这不是珠宝首饰,可都是些拖鞋围巾袜子之类的不值钱的东西啊,珍和雇员绝对是卖货卖到手软,数钱数到手抽筋啊。在非洲那几年钱是没少赚,但珍说那段日子她并不开心,因为当地的社会环境生活环境都不大好。那里的人很穷,要饭的很多,很多年轻力壮的人也习惯伸手要钱要吃的,并且他们不觉得是什么丢面子的事儿。

珍说她每次去法国人开的超市买东西回来的路上都会有很多讨要东西的小孩跟着,有一次她买了一个法式长棍面包往回走,一路上时不时的就有人过来讨要,半米多长的面包,掰给这个一块儿,掰给那个一块儿,到家时只剩巴掌大小了。这还不算事儿,当地的小偷之多也令人难以想象,客人偷,雇员偷,专业的偷盗团伙偷,防不胜防,珍损失最惨重点一次是保险柜被撬,几万美金不翼而飞。

跟抢比起来偷还不可怕,珍说她认识的做生意的中国人几乎都被抢过,她自己也有一次被抢的经历。有一次她去超市买东西,回来的路上就被人从后面袭击了,她说她当时什么也不记得了,只知道走在回家的路上然后不知什么时候人就倒下了,然后人就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再看看买的东西,手里的拎包都不见了,再后来就感觉头痛。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是被什么人被什么用什么东西袭击了。

2013年初珍回国进货时碰到了一个已经移民加拿大回国探亲的朋友,聊起移民的事儿,朋友说珍有在非洲法语国家做生意的背景优势,申请魁省技术移民应该没有问题。珍办事儿也雷厉风行,很快就准备好申请材料递了上去。后来有消息说魁省移民暂停,珍以为没戏了,就又回到非洲,这次她和几个朋友去了北非,直到2006年初联邦移民手续下来了珍夫妇正式回国。

2006年7月珍一家作为魁省移民定居蒙特利尔。第一年孩子上学,大人学法语,一年后珍买了个连锁快餐店。开始生意还不错,2008年金融风暴转入经济危机后各行各业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餐饮业更是重灾区,珍的快餐店也越来越不好做了,开始时珍和老贾还只是做做管理,后来两口子亲自上阵,厨师、杂工、送外卖什么都做,就这样忙忙碌碌也就挣个工钱。五年后珍夫妇赔了十多万加币把生意转让他人。

在经营快餐店的同时,珍和另外一个朋友合伙买了个酒吧。这个酒吧很有意思,本来是俩老外合伙经营,其中一个年纪大了不想干了就要卖他那一半股份,珍和另外一家朋友就把那一半股份买了下来。其实那家酒吧在张罗着卖的时候我陪朋友去看过,生意不错,酒水不错,五台老虎机的收入也不少。

当时朋友也看好了,只是觉得这参股经营不大好弄,你说原老板还在,他和经理雇员都是多年的雇主关系了,一个外人,还是外行怎么参与得进去呢,就怕到头来拿了钱却管不了事儿吧,所以临门一脚退缩了。事实上还真没那么复杂,珍和朋友两家进去后发现原老板人非常好,遇事大家商量,平时的管理都是经理、员工在做,原老板和珍的朋友轮流去看看,珍只是投资并不参与管理,几年下来大家的合作非常愉快。

我和那个酒吧也算是有缘,第一次去是刚刚提到过在珍买酒吧之前我陪一个朋友以有兴趣的买家的身份看生意,第二次去是因为碰巧我在附近修车,车行告诉我修车需时三四个小时,等着难受,回家又远,我便让车行送我到附近的酒吧坐会儿,酒量不行,独斟无趣,就玩老虎机消磨时间。

我平时去酒吧很少玩老虎机,要玩也就是三五十块钱,那天修车时间长玩得时间自然就长,竟输了两百多。我及时收手,闲着没事儿拍几张酒吧的照片发了个朋友圈。老贾跟贴:那是我的酒吧呀,等我,我去陪你喝两杯。我说:下次吧,车行来电话说车修好了,我得走了,再不走修车钱都输进去了。那时我才知道老贾和他的朋友买了那个酒吧。

2011年夏天老贾夫妇卖了快餐店,休息了一段时间,2013年夏天买下了现在的酒吧。这个酒吧是我们华人说的老虎机酒吧,就是说酒吧的酒水销售比例非常小,有的老虎机酒吧出售酒水的份额小到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酒吧的收入主要就是老虎机。

老虎机酒吧打理起来非常简单,人进人出招呼一下,有人中奖了付一下钱,时不时是地有客人要杯咖啡饮料啤酒什么的服务一下就行了,由于玩老虎机的大多是老年人,所以这种酒吧通常安静、也非常干净,再加上这种酒吧酒卖的很少,所以酒吧的酒鬼客人自然很少,麻烦事儿也就很少。

珍的酒吧更是这类酒吧里的上乘,地点在蒙特利尔北边的一个美丽富裕的旅游小镇,紧邻河边,室内有10台老虎机为客人提供赌博消遣,外面靠河边的一侧还有个大大的露台,人们可以边品尝美酒,边欣赏美景,看人来人往,看河水荡漾。 买酒吧不久珍卖掉了蒙特利尔的房子,在酒吧附近买了HOUSE,几分钟的车程,天儿好的时候两口子散步去酒吧,待几个小时查查账收收钱,小日子过得悠哉悠哉。

珍偶尔还会和依然战斗在非洲前线的小伙伴们微信联系,他们偶尔也会问珍为什么放着大把大把的钞票不赚,要到加拿大来躲清静。珍说:钱赚得多不多,和快乐不快乐还真不是一回事儿!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