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选与大麻:选举结果就说明了一切

2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月9日 09:42 来源:陈国治专栏

过去一年,联邦政坛有过三次补选,4月一次,各党席次没有变化。10、12月的两次,执政党从保守党手里接连夺走两个议席。保守党新党魁上任,却接连失利。究竟怎么回事?

陈国治说,恒久以来,补选时巿民通常投反对票,对反对党十分有利,胜出机会很大。但保守党却在10和12月补选中失利。选后众议纷纷,保守派说什么虽败犹荣、社区发光。自由党话市民认同,保守派继续衰落。新民主党则少讲少说,来一招无声胜有声。各个党派,买花赞花香,是方程式,“理”所当然,唔讲就笨!其实,选举成败,因素通常是多元化。

在竞选期间,保守党刻意在少数族裔如华人聚居的选区主打“大麻”牌、估计选民是“懵查查”的政策,有可能弄巧成拙,被更多人识破,在全国连失两席。保守党在华人社区中给人一种印象,宣誓要将“反对大麻”作为主打政纲,一反到底,以争取选票;党魁亲自到选区为候选人站台,似乎信心十足,志在必得。选举结果,保守党不仅没有赢得士嘉堡选举,反而在自己卑诗省的堡垒都输掉,被自由党夺走,成为这个区70年来第一次出现自由党议员。

两套剧本

陈指出,真实的情况是,保守党在全国主流范围不仅没有把大麻作为他们的主要议题,甚至还在态度上模凌两可。他举例说,保守党党魁曾表示,“如果(大麻)合法了一段时间,我们再说‘嘿,我们要再次把它定为非法’就非常困难了”(iPolitics,2017年4月16日)。

保守党“影子内阁”的资深成员Maxime Bernier表示:“我支持大麻无罪化,我对法治化的辩论持开放态度”(Toronto Sun,2017年4月1日)。而保守党的前内阁部长,在台上信誓旦旦反对大麻,做不成议员之后却比任何人都跑得快,转呔去做大麻生意。

保守党在大麻议题上模棱两可,在英文社区中讲一套 — 如果、或者、可以!在华人社区中讲另外一套 — 咬牙切齿,同你死死过!陈国治表示,保守党之所以搞两套剧本,因为他们知道明确的现实:保守党在华人和其他少数族裔中兜售的剧本,在主流全社会根本拿不出来。主流社会对大麻法治化的支持率是相当之高(有测验指68%)。为了在主流方面不显得反对,这位党魁采取了似是而非的态度。到少数族裔面前,又有意表示出强烈反对。最终表现出来的,不知道是几面人,和安省保守党彭党领船板鱼的形象,来一个大比赛!翻来覆去,今日反、明日覆,五时花、六时变。没有原则、没有立场,诚信哪里寻?

愚民政策

陈指出,刻意的两套剧本,五时花六时变的船板鱼策略,这些都是保守党习惯的动作。想不到联邦保守党领谢尔和安省的彭党魁一样,也是采用了船板鱼伎俩,在同一问题上跳来跳去。彭党魁在性教育问题上,也是如此:一时对少数族裔说要取消性教育课程,一时又承诺不取消。彭党魁要大家相信他的承诺,但是他的承诺翻来覆去,取消性教育、不取消性教育;反对碳税,主张碳税……,到底应该相信他哪一个?

保守党没有诚心去做的事情,却要在少数族裔社区表现得很积极,这实际上是他们的愚民政策。正如保守党副党魁Lisa Raitt“很诚实地”向自己人分享,如果保守党在2019年将大麻非法化作为政纲,“我们将面临与2015年一样的结果”。但对少数族裔,他们假想个个人都是懵查查,睡在梦中,企图把少数族裔包装在另外一个非现实的、超越时空的世界里,认为用这种方法有机可乘。但事实上,我们越来越多的少数族裔擦亮了眼睛。

为宣传自己而来

陈国治举出另一个例子,就是在南京大屠杀的纪念活动上。保守党党魁在活动开始前突然现身,接二连三对传媒讲话,好大阵仗。但临到正式的纪念活动快开始时,却找不到他的踪影。整个活动庄严肃穆,包括向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默哀,追思仪式等等,他都不曾出席。原来他早就离开了。令人质疑这到底是为了上镜头、做宣传,还是来纪念南京大屠杀?他离开现埸不到半个小时,他的助手已在社交网络大做文章,这位保守党领䄂是有“备”而来,为宣传自己而来。

讲回大麻,保守党当政十年,在大麻问题上也是只会上镜头,对现实采取鸵鸟政策。他们任内,大麻消费量大幅飙升了差不多50%。保守党根本就是对大麻问题束手无策,而自由党提出的法治化、严格规管的措施,可以切实有效地让大麻远离青少年,并大力推行公共教育。这釜底抽薪的策略,又卷起保守派船板鱼的形象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