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邮报”再次抹黑华裔究竟是为什么 ?

5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月10日 17:10 来源:网友来稿 作者:伊问
一封信,犹如一颗炸弹掉入华社。

惊闻加拿大“环球邮报”质疑华裔国会议员谭耕,我深感羞愧。

作为一个加中两地成长起来的资深媒体人,其实,我是完全有机会第一个打压这个华裔国会议员的,我的新闻敏感哪里去了,我为我的专业基本功骤减感到极为不满,我痛恨自己的荒废,又一次让“环球邮报”抢先成功。

谭耕,就是2015年10月19日加拿大联邦大选自由党大获全胜赢得组阁,338个国会议员中首位中国大陆华裔,当时他是被媒体称为“开创历史”。

那时起,他的政治生涯节节攀升,他陪同加拿大总理、总督和政要多次出访中国,为加拿大,为加中两国关系紧密递进履行他作为华裔国会议员的职责和影响力,他个人的生活周遭随职位变化发生重大 改变,他由一个加拿大的资深科学家和学者转身为一个华裔政治新星,随后,他深切地影响了全华社投身政治的人们。 

由于谭耕太过于“爱惜自己的羽毛”,他帮一位龚先生转交一封信,于是,这位华裔国会议员遭到英文媒体“环球邮报”的质疑。

“邮报”请中国通,引反对党,用语歧视,以新闻特权认真研磨一个华裔背景的人,并对其牵强附会,含沙影射,过度误读,歪曲诬陷,打压,抹黑华裔族群(参看原文:“Liberal MP Geng Tan acted as intermediary for businessman now accused of fraud”) 。作为媒体竟争者,我为这份报纸再度抢先和其操纵舆论的过硬手段表示由衷敬佩。

接到信的Cindy T ermorshuizen(任职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副大使至今二年零七个月)将信转交RCMP在中国的联络官,之后被转交加拿大国内调查组。

谭耕2017年6月1日转交此信,龚先生2017年12月加拿大当局进入调查。

在不知情中,在为华社人和各族裔民众出力,帮忙,代言的思维模式下,作为一位国会议员的权限义务或普通的日常工作份内之事,谭耕帮龚先生递交了这封信。

至于,他为春节正名,为华社成长转型奔走,为加中两国经济发展效力,为Seneca College赢得$24,000,000建楼资助、创新项目$1,000,000资助、运动场$893,990资助,为选区708位年轻人赢得$1,825,326夏季工资助,为老人机构赢得$334,448资助,为公众健康赢得$1,794,664资助,为选区YMCA赢得$992,900资助,为15,00位儿童得到$5,500,000福利金。他还在每年180多天渥太华工作期做过11个专题咨询和演讲(内容涉及加中旅游、就业、教育、税收、春节动议、C-36法案、国际学生、核工业、矿业、油气工业等)。 当然,他还为很多人办过各种事儿,帮过各种忙儿,为各族裔代言当然都不能算事儿,当然,他还接待过数百位选民无数次来访,处理600多宗选民有关联邦的事宜,当然,还为许多人传过各种信,递过各种纸条,也更不算事儿。

谭耕办公室常接到感谢他的电话和感谢信,当然,这都是他应该做的,当然,感谢他也不知道,很多人,他也不认识。他有黑白颠倒的工作周期和被严重冲淡的正常生活,当然人们疏于关注这些事也正常,当然,他的人格和视野也不允许他成为平庸的议员。这些代价与付出,他当然是应该的,谁让他是议员呢!

只有“邮报”能知道什么样的事才算事儿。

“邮报”说谭耕自当选 国会议员后“频繁访问中国,同那里的中共官员接触”,我想“邮报”披露得完全正确,证据确凿。谭耕多次陪同总理或总督出访中国并与中国政要会唔多次,他有坚实的加中文化背景和丰厚工作经验,他完全胜任国会议员的这一职位。“邮报”还披露谭回国招留学业务,我想“邮报”也没说错。谭耕是学者,他从学生到学者到科学家到国会议员,他有这方面的远见与卓识,他有三个孩子,他清楚留学生背后的问题,他在权限内有抱负为加拿大来解决其中问题,我想,他会将这块“业务”做强做大。

“邮报”援引保守党质疑谭耕“不守规矩不检点”等,我感觉说得也有道理,如果这种报道没有党争也挺不自然,反对党不借此发表些言论扯些闲淡,不趁势鼓捣一下反倒是不当之举,有不忠之嫌。

至于,华社有个别人对谭耕投石落井冷嘲热讽,我也不以为然。人民有时也都不是完全靠谱的,都很靠谱也不成其为人民,更不具备真实的人民性,任何族裔里都有几位这样的人民,这很正常,关键时刻 ,国会议员和华裔的政治人物的未来还是要依靠人民,到时候人民当然也肯定是喜欢帮自己。

那么,在华社,明白要做一个好的加拿大政治人物,要做一个好的华裔国会议员也许必须牢记三条:第一条他一定要牢记爱华社不能忘本,第二条他一定要牢记要帮华社人办事说话,第三条他一定要牢记无论他有多大能量也不能太出头要低调。

谭耕,这三条你做到了么?尤其是第三条。

基于,龚先生在司法程序上现在还属于“无罪推定”,即,他还没有被正式定罪。

所以,谭耕对于此事的一切行为完全是出自于加拿大普通国会议员的正确考量,没有任何不妥。

有些人不清晰也罢,但请国会议员“爱惜自己的羽毛”的人不清楚是说不过去的,作者应该很清楚加拿大司法系统presumption of innocence这一句的,连我都知道它的大概意思是meaning everyone  is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所以,作者此时写文拚力撑着一个自媒的权限,扒着英文媒体“环球邮报”的只言片语来大行帮腔,深度解读,说实话,即便假如你真是“邮报”的外编我也不太赞同你为人民过度的阐释,我甚至有些怀疑你的paralegal身份?

但无论如何,我们的华社人民还是都想知道英文媒体究竟怎么说的!

那么,国际政坛的今日,中国模式让很多民主国家重新思考,这似乎是一种思潮,他们担忧自己的价值观被过多渗透。对于中国对于华裔的从前与过往他们还存有惯性思维,至于有色眼镜和先入为主,我们的华裔也都理解或习惯,但是,我们的新一代和下一代正在为我们自身的民族性做出丰富和改良,这一点,我深信。

再者,你是否想过,一位国会议员帮助别人递交的一封信,怎么就会弄到英文主流媒体上去,还成为抹黑华裔的一个新闻 由头?

几年前,这份“邮报”曾连续二年刊出“中国特刊”,第一次70版面100篇文章,第二次25版面21篇文章,还增配大量图片,版面正中特号红字主题《中国在腾飞II:我们会错过这艘龙船吗?》。版上方叠印“中国世纪”黑体汉字和“中国在腾飞II”英文字,每版左右上角印醒目汉字“中国”。(两次报道围绕加中日益密切经贸关系,中国崛起给加拿大机会和挑战、在华加拿大公司企业经营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等问题)。连续二次“中国特刊”销量大增,被当时加拿大媒体协会称之“从未有过的最成功的报道”。

几年后的今天,中国故事继续,活生生的改写与现实存在,加拿大在年轻总理小特鲁多的带领下与世界各国重修友情,对于中国强大的事实,行动上更想与之共同促进发展。而不久前,“环球邮报”刊登英国诺丁汉大学台北“中国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加拿大安全情报 局前分析员M I chael  Cole的文章称,中国正企图提供 一种取代自由民主秩序的另类秩序,但正是这一秩序支撑二战结束后国际关系,加拿大也以这个秩序的参与者感到自豪。

这听上去很有道理,只是有点儿别扭。

或许,是不可控感,或许,是党争,或许,是其他,总之,这份报纸的后来,并没有朝着更引人入胜的国与国间积极正面上报道,而是被某些误导所左右,开始投射个体,比如陈姓,比如谭姓。

不巧的是,这两个人都属于加拿大的政治人物,都是华裔。

很遗憾,在此文结束之际,看到加拿大总理办公室发出声明:自由党议员谭耕只是履行他的议员职责而已(见,GlOBE  AND MAIL  1月9日)。

看到这个消息,我为“邮报”感 到伤心。精心策划一场混乱,臆断拼凑一场舆论,却原来是经不起推敲轻易被击毁的短期试验版,最终还沦为一场闹剧成为无效新闻,可怜文章操刀者,暗箱中失去理性,还好,毕竟,党争不是生活的全部,毕竟新闻渠道有欠清洁,但是,华裔族群在这别样的环境锤炼下,成熟是早晚的事。

(本文为网友来稿,不代表本网观点)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