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女孩撒谎事件与中国新移民的自我构陷

5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月24日 13:30 来源:“今日加拿大”公众号 作者:赵一昉
加拿大最近发生的一个穆斯林女孩谎称有人要剪她的头巾的事件在北美华人社区引发了不小的争议,而部分华人上街游行抗议的行为更是造成华人社区的分裂。在此期间,个别中文自媒体也起了火上浇油的作用。这里,我们来听一听一位加拿大华裔媒体人的声音,体会一下属于新一代华人角度的思考。

加拿大最近有一个新闻,一个穆斯林女孩谎称有人要剪她的头巾,事后被证实这个事情并没有发生过。而这么一个以穆斯林女孩为主角的撒谎事件就在上周末发展成了一出由部分中国新移民自导自演的荒谬剧。

穆斯林女孩编造故事,华人社区反响强烈

事件顺序还原:

1)1月12日, 女孩声称被一个留着胡子的亚裔陌生人跟踪,要用剪刀剪她的头巾。

2) 警方开始介入调查,媒体得知此事。报道出去后,各方感到震惊。加拿大三个层级的政治人物包括总理特鲁多,都发声表示谴责这样的行为。

多伦多警方推特

总理推特

3) 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女孩所称事件是编造的。

4) 几天后,女孩的家长开新闻发布会,对给社会造成的不安和愤怒表示道歉。根据家长的说法,他们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孩子撒谎了。

总体来说,这就是一个孩子诉说一个族群仇视的故事,满社会的成年人都信以为真,最后证实是个乌龙事件。而几天的过程当中,加拿大(包括部分美国)的华人新移民社区却表现得异常慷慨激昂。某些中文网络自媒体作为主要载体,开始了“这是穆斯林针对华人的阴谋”这样的论调。

某中文网络媒体的报道

后来这股舆论的态度稍微软化,可能意识到直接塑造穆斯林要如何构陷华人过于牵强,开始把矛头指向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理由是加拿大总理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缘由前就声援了撒谎女孩,所以要向华人道歉。总之,故事到了华人社区就变成了一场“针对华人”的案件。于是,部分华人通过微信这样的社交媒体串联,决定在多伦多和温哥华展开游行示威。根据一些信息来源,在多伦多现场的示威人数差不多就25人左右。但也有现场人士表示,至少有150人参与。

抗议现场照片

根据现场的照片看,清一色全是华人参与。现场的标语很有意思,要求向“Asian(亚裔)” 和“Canadians (加拿大人)”道歉的字语是出现了的,而网上一口一个的”华人 (Chinese)“这样的标题并没有见着。可见在技术层次上,意识到了上街头炒作”华人被欺负“是完全不通的。但同时还有“女孩的家庭要道歉”和“加拿大穆斯林协会是否是幕后黑手”这样的标语出现。首先,女孩的家长已经道歉了。另外,有什么理由凭空怀疑加拿大穆斯林协会是幕后黑手?这两个标语很可能会成为未来被他人操作华人形象的素材,这个本文后面会谈到。

那么要求加拿大总理道歉有没有道理呢?我们要知道新闻刚出来的时候,加拿大政坛三级的政治人物和联邦左中右三大党(新民主党、自由党和保守党)的党领,都出来谴责这样的仇恨行为了,因为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是违反加拿大的核心价值观的。注意,是谴责这样的行为,而不是谴责亚裔。而后事情当然被证实是乌龙,但谴责仇恨行为本身有任何问题吗?如果说有任何瑕疵,那就是没等调查结果就表态了。说实话,以今天网络时代对于政治人物回应新闻事件的节奏需求,要求每件事情都等完全结果出来后才能表态真的是吹毛求疵了。事实就是,三大党都在第一时间表态了,而且内容都不存在帮着一个少数族群(穆斯林社区)打压另一个少数族群(亚裔加拿大人)这样的情况。

华人社区少数人士过度反应给华人自身带来的负面影响

整个事件就某种程度而言跟华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除了华裔新移民社区,其他亚裔完全没有想要参与的意思。那么为什么这个事情能在华人社区炒作起来呢?这个事件反映了华人社区的哪些特质呢?这样的游行示威对华人社区的未来是好还是坏呢?

能在华人社区炒作起这样的新闻,搞出这一场游行是有多层次原因的。开始炒作这个新闻的主要是北美几个川普主义和极端保守右翼的中文自媒体。他们的意识形态当然是“反穆斯林”的。现在有这么一个穆斯林女孩撒谎的事件,当然要把故事往“穆斯林针对华人社区”这个方向推。另一个层次,是加拿大内部华人的党争。华人社区由于经济状况、文化思维的多元化,自然会支持加拿大主流的不同党派。这次是支持保守党的华人趁机黑一把执政党自由党总理的好机会。可惜前面也讲了,保守党的党领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和执政党是一致的。还有一些人士纯粹是长期看特鲁多不爽,比如对他的难民政策不满,那么有机会喷一下总理,自然不能放过。第三个层次是海外华文媒体由于经营的困难和受众的局限,需要时不时炒作民粹议题。如“排华再次来临”等制造恐惧和愤怒的标题和故事设定是他们时不时需要拿来用的。而恐惧和民粹的确能争取点击量。第四层问题可能就有些难以明言了。那就是部分华人的确存在着根深蒂固的对其他少数族裔的歧视,有些人甚至是拥有黄色皮肤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他们对于“加拿大梦”和“美国梦”的理解是白颜色的,从来没有把马丁路德金和民权运动纳入自己的“北美梦”之中。

同时整个事件反映了一些华人社区的现状。这个事情的讨论局限于华裔新移民社区而非整个华人社区,更具体点是局限于大陆新移民社区。即使在大陆新移民社区里面,也没有出现一边倒支持游行的立场。很多人也在各个微信讨论群组表示事件有些上纲上线,而且跟华人的直接关系不大。更重要的是很少有年轻人支持华人为这个事情上街的。很多人不太关心,或者了解情况但不一定支持。也就是说真正群情激愤的是大陆新移民社区里面的部分人士,而且很可能是非常少数的人,并非具有所谓广泛的“华人”民意基础。但华人的事情就是这样,个别中老年新移民人士总是要上街代表整个社区的“华人利益”、“华人价值”及“华人的立场”。

这便是此次事件的可怕之处。首先,这次游行的举动本身很容易被塑造成违背“加拿大的主流价值观”。类似由部分华人发起会被认为违背Canadian value的事件不止是这一起了。特点往往在于不论发起者主观意愿如何,但从标语到口号到论述都给社会一种藐视弱势群体,或者仇视其他少数族裔的感觉。而这样的观感,其实在主流欧洲族裔眼中也是会召来反感的。这一点其实跟左派还是右派关系不大。往往在加拿大左右派立场趋于一致的时候,就会有个别华人展现出来的光谱却是比主流右派还要右到非常右的。

加拿大华人社区

还有一点应该注意到, 就是有一些些主流英文媒体会有选择性报道倾向。常在媒体上出现中国富豪偷税漏税,留学生飙车,以及类似违反主流价值的政治立场宣示的新闻,而关于普通华人的生活困境,或者对社会的贡献相对来说就少于见报了。这些媒体的部分编辑可能对华人这个族群和中国有基于不同原因的偏见(笔者以后会专门写篇文章讨论这个话题),而他们的报道也是非常savvy(聪明)的,表面上不会让读者看到明显的偏颇。这样长期的形象建构,其结果往往造成主流加拿大人对华人潜意识里的偏见,同时撕裂华人社区本身。让土生华人(Canadian born Chinese)对新移民产生反感,希望脱掉自己身上“华人”的标签。更让香港移民、台湾移民甚至部分东南亚移民与大陆移民保持距离。此次个别华人的举动与其说是给华人长脸了,不如说很可能给一些不怀好意的主流媒体提供了抹黑华人的素材。好在由于游行当天正好有妇女游行在同时进行,英文媒体似乎忽略了华人抗议的存在,不知道算不算一种另类的幸运。

加拿大等英语系移民国的华人社区,应该谋求的长远利益是什么?

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华人社区内部的多元导致利益、立场、文化、意识形态,和党派支持的自然多元。很多事情不要去强求“团结”,也不要动不动就代表“华人的立场”。华人真正的利益共识是在于保护华人在加拿大的基本生存空间以及防止“排华潮”的再次发生。而要很好地保护自己,就必须学会“游戏规则”,并且尊重所在国的“政治文化”。“游戏规则”顾名思义,那就是认清楚在加拿大社会运作是基于民主体制的。这个部分其实近年来很多新移民也有了认知。网络上呼吁华人参政、议政和投票的呼声很大。这都是积极的事情。不论对于代议制民主这个制度本身有什么看法,在西方社会,制度就是如此。在华人不可能闹革命更改制度的大环境下,学习好游戏规则是参与公共事务的基础要求。然而任何社会的运作,光是了解制度是没有用的。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特殊的政治文化和主体价值观。如果不在那个“语境”里面介入,往往得不到社会上其他群体的支持。作为只占全国人口5%的华人,根本是孤立无援。这其实就是中国大陆常说的“尊重国情”。很多人可能会说华人为什么要认同加拿大的主流价值观,难道我们没有自我认同价值的自由吗?理论上你有一切思想的自由,但实际操作上你的“另类价值”就是达成不了你的战略目的。哪怕是装作认同“加拿大价值”,也要装出个样子来。

这其实也是第一代华人移民的困境。他们大多是成年后,主要从中国大陆移民至海外,要重新学习另一套文化体系并且纯熟运用实在是非常困难。(这个部分不能去怪罪第一代移民。他们事实上也是最辛苦的一批华人。)他们的确没有能力(如语言障碍),也没有精力去适应加拿大的国情。而英文媒体塑造华人形象恰恰喜欢用第一代移民的表现来作为依据。而第一代移民的后代往往归类于两种人。第一种叫做土生华人(加拿大出生的华人),他们在身份认同上本身就不一定认同“华人”。第二种人叫做1.5代移民(笔者属于这一群体),他们是指小学到青春期阶段随着父母移民出国的群体。这两个群体相对于他们的父母更了解加拿大的体制与文化。但他们还有个共同特点就是与父辈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容易南辕北撤。这也是第一代移民内心的苦闷,因为自己孩子的思想“太主流”了。问题就在于当自己说移民是为了孩子教育的时候,难道不该预期到教育是包括价值观的建立吗?当部分中老年新移民认为自己的行为举止是为了年轻一辈福祉的时候,有几个能静下心来听一听后代的想法?笔者在加州的亲戚介绍过这样一个情况,因为2016年孩子反对川普,父母支持川普,一些华人家庭开始出现互相不说话,甚至孩子搬离再也不回家的现象。

这些非纯粹第一代华人在“保护华人生存空间”与父辈的战略目标是一致的。但是在战略思维上的确有差别。从整个西方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的平权发展史来看,一个少数族裔去与另一个少数族裔作对或者对其他弱势群体不屑一顾是不太明智的。笔者知道很多新移民的本意不是如此,但事实就是通过媒体的形象建构,很多第一代移民的举止被塑造成了那样。拿美国亚裔平权运动举例子,整个运动起始于1968年的北加州(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为主),然后在进步主义思潮和弱势群体平权的大氛围下走出来的。这和非裔平权运动、妇女平权运动、墨西哥裔平权运动、反战运动是互相促进甚至重叠的一个运动。而且在美国,土生华人(俗称ABC)早已经把自己纳入大亚裔的框架内了。他们和其他族裔 —— 日韩,东南亚,甚至南亚和太平洋诸岛人士结合在一起做为保护自己的基本单位。(不完全是自发,但策略上还是接受了这样的划分。)因为他们深知作为少数群体在民主社会里人数劣势带来的困难。年轻华人反对川普不是纯粹被主流价值洗脑,而是认知了少数族裔保护自己的战略上该如何操作,别忘了他们从小在这片土地长大。

这同样也是为什么部分新移民张口闭口鄙视“政治正确”也是极不聪明的。任何事情都是过犹不及。“政治正确”过分琐碎化和无限上纲肯定是错误的,但这并不代表“政治正确”就可以不要了。笔者一直在说一个观念那就是“政治正确”其实是保护华人一张非常好用的牌。这可不是单纯的价值观,而是一个具有功能性的政治工具。如果政治正确的基本框架被打破,今天可以拿各种理由对黑人、穆斯林或者墨西哥裔开刀,明天就可以找理由向大陆新移民开刀,比如“来自威权国家,文化上不认同加拿大”等, 就可以成为冠冕堂皇的理由,如此顺理成章地制度性、政策性和言语性地歧视、排斥甚至驱赶华人,可能会成为常态。在加拿大,目前明确要向华人开刀的政治团体叫做加拿大文化行动党(Cultural Action Party of Canada)。这是一个以保护“加拿大文化”为由的川普主义或者说“另类右翼”(Alt-right)政党,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招募成员的口号就是防止“华人文化”入侵。当加拿大在举行反白人至上游行的时候,华人几乎不参与。(温哥华的游行,笔者与十几位年轻华人写了标语参与,当时队伍中华人脸孔与华人在温哥华人口比例极度不符。)而抨击其他少数族裔的时候,华人的声音却非常响亮。如此造成的社会观感如何,可想而知。

许多新移民还有个困惑就是他们真的不喜欢左派,他们思想上很保守,难道不应该出来反对一切左派支持的东西吗?还是要回归那个思路,我们华人的背景多元导致立场多元是无可厚非的。在美国,华人支持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是很正常的。在加拿大,主流的三大党也都有华裔的支持者。不论是经济上,还是文化上华人有的左,有的右,有的中间是自然现象。包括其他少数族裔,美国黑人社区也好,加拿大印度裔社区也好,因为宗教和文化的关系在社会议题上立场保守的人也是不少的。但是那些社区真的没有笨到要站到第一线去跟其他少数族裔制造对立,甚至时不时还附和一下白人至上主义。这本身还是要回归到一个策略智慧的问题。黑人社区有很多基督徒,难道他们不害怕伊斯兰恐怖主义吗?但为什么没有显著来自黑人社区的声音去声援川普反穆签证政策?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之间存在着唇亡齿寒的关系。目前川普的移民政策也开始扩展到打击中国留学生的利益了。总之,其他比较大的少数族裔,他们在这方面的政治嗅觉可绝对不会比华人社区差。

华人要清楚接下去会面临的局势。全球的民粹思潮还未退却,甚至是持续升温。一方面中国国力不断提升,西方舆论氛围中“恐华”情绪在慢慢滋长。之前也提到了,不少主流媒体非常乐意,也用非常细致的技巧在塑造中国新移民的“奇葩”形象。媒体中看到要抓“中国间谍”的新闻也时而出现。同时主流社会对于大陆资本的抵制,对中国新移民的猜忌也都在继续增加。我们离新一轮的“麦卡锡主义”还有多远?在未来,海外的中国移民很可能是中西冲突最直接的炮灰,而且是一群中国和西方主流民众都没什么好感的群体。要知道生活在西方的中国新移民在中国大陆内部的舆论形象也是非常一般,甚至负面的。这样一个尴尬处境下,如果还是这么粗糙地处理公共事务,早晚是会“玩儿脱”的。

本文并不是要危言耸听。如果新冷战真的来临,在西方生活的华人应该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万一进入“紧急状态”,我们是要在非常契合西方主流文化和价值观的氛围下非常有策略地诉求,还是要继续表现出自己的“突兀”?如果策略上和表现上还是靠一群最不接地气,最不了解游戏规则,最不懂本地政治文化的人来主导,到时候很可能是帮倒忙了。

加拿大的华人社区当然存在着李敖所说“老人与棒子”的问题。中老年人有钱,有闲,自然把握着棒子,也不一定愿意交出棒子。年轻人虽然更熟识该如何运作,但都还在为生活奔波,无暇去接那根棒子,也没有太多精力做公共表达。未来怎么办?

套句网络用语 - 细思极恐。

作者简介

赵一昉 - 加拿大华人,九零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国际史硕士,现为某中文电视台政论节目主持人,曾经在国会议员办公室服务多年。

剪头巾事件华人抗议示威是反应过激吗? - 相关资讯

投票时间:2018-01-242018-02-23 | 查看结果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