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性骚扰冲击加拿大,多年的风气会改吗

2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月27日 08:11 来源:RCI 作者:吴薇

加拿大劳动部长哈吉杜(Patty Hajdu)这样描述作为工作场所的渥太华议会山:这里有许多手握权力的人,其中大部分是男性,有许多年轻的工作人员;这里工作时间很长,党派划分很鲜明,忠于团队很重要。

另外,这里并不禁止酒精饮料,尽管议员醉醺醺地出现在众议院里是极其罕见的事。

那么,哈吉杜接下来透露的情况就不太令人意外了。她星期四(1月25日)接受CBC采访时说,议会山的工作人员都知道哪个议员要尽量避开,哪个议员一杯在手就变得色迷迷。她们私下里有自己的“悄悄话网络”,经常互通消息,互相提醒。

(getty images/istockphoto/)

CBC议会事务记者Aaron Wherry说,揭露性骚扰、说出自己遭遇的“#MeToo”运动在加美兴起这几个月来,加拿大政坛基本上风平浪静。直到本星期,事情似乎是在一夜之间起了变化。

星期三下午,议员们接到通知说,众议院将在下周一对哈吉杜去年提交的关于保护联邦雇员免受性骚扰的C-65法案进行辩论。完全是出于偶然,同一天安省保守党领袖布朗(Patrick Brown)被指控性骚扰。星期四一早,布朗宣布辞职。安省再过不到半年就要举行省选,他原本有望成为安大略省长。

星期四下午,加拿大体育及残疾人事务部长赫尔(Kent Hehr)宣布辞职。他被指控对女性言行不当。

反性骚扰的浪潮终于开始撼动加拿大政坛了吗?曾经为新民主党工作的道布森-休斯(Lauren Dobson-Hughes)希望如此。

不愉快的回忆

2007年,道布森-休斯25岁,是新民主党议员团的工作人员。有一天,一个年纪比她大很多的新民主党议员突然抓住她的腰,把她拉到怀里,吻了她一下。他力气很大,手指掐进她的肉里,那个吻结结实实地落在她的嘴唇上。

她记得,当时至少有二十个人在场,竟然没有一个人有任何表示,完全不动声色。 她独自去卫生间洗掉了那人留下的口水。

她说,你从大家的反应里看懂谁是这里的老大。如果他们觉得这种事没什么了不起,你会想:“可能有问题的是我…… 好吧,这没什么了不起。”类似的事情后来发生过多次。

道布森-休斯说,哪个党都不愿意让性骚扰丑闻影响选票和形象。所以,即使大家都知道这人对女性行为不端,为党的利益考虑,也不愿意声张。工作人员当然也明白这种事会影响自己所属的团队。所以她们很少站出来。

知道底细的并不只是工作人员

哈吉杜在在提交C-65议案前和许多工作人员交谈过。她说,许多人的经历“令人心碎”,这些经历的一个共同特征是权力在其中的作用。

劳动部长哈吉杜去年11月提交C-65法案,众议院星期一将举行辩论。 (CP/Justin Tang)

新民主党议员卡伦(Nathan Cullen)从2004年起就在众议院占有一席。他说,这些年他听到过无数发生在议会山的关于男议员品行不端的故事。“我们知道一直以来在发生的事。但是我们什么也没做。…… 议会山可以成为一个工作场所的楷模,但是它现在不是。”

他呼吁自己的男性同僚们站出来支持女性,为改变议会山风气尽一分力。

受害者也不只是工作人员

加通社上个月在女议员中做过一个自愿参加的匿名问卷调查。在38名参加调查的女议员当中,超过一半人表示自己在议会大厦受到过不当行为的困扰,包括暧昧的评论,举动或短信。

哈吉杜说,她也受到过类似的对待。但是她和工作人员不一样的是,她如果拒绝,工作是不会受影响的。

前保守党临时领袖安布罗斯。(CP/Adrian Wyld)

新民主党领袖伊丽莎白.梅(Elisabeth May)和现已退出政坛的前保守党临时领袖安布罗斯(Rona Ambrose)在政治上分属左右两极,但在这个问题上却有相同的看法。她们一方面担心那些年轻的工作人员和实习生在受到性骚扰后会因为害怕丢掉工作而选择保持沉默,另一方面,她们也完全理解这种沉默。

议会山多的是有权力的男人,也从来不缺年轻的廉价劳动力。后者多半是女性,而且没有多少职业保障。一向干练的安布罗斯在谈到她们的处境时也显出少见的犹疑。她曾在一次采访中说:“我想到这些工作人员 –- 她们能去哪里诉说呢?…… 我对她们的呼吁是:‘来我这里,请记得你们可以来我这里。’但事实是,她们会来吗?我也不知道。”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www.rcinet.ca微信ID:radio-canada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