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作秀成为重点 加拿大外交已走入困境

3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月29日 09:45 来源:高度周刊 作者:丁果

加拿大的外交在杜鲁多时期,已经陷入重大危机。对杜鲁多没有免疫力的加拿大主要英文媒体,在报道杜鲁多外交的时候,只剩下毫无份量的“擦鞋赞美”,没有基于常识和逻辑的分析,如果加以整理归纳,无非就是这样一些内容:时尚总理受世界欢迎,袜子外交开创新局,等等。

最为荒唐的是,当报道总理与外国元首会面时,本来的花絮报道变成了主要内容,那就是总理如何受到对方国家年轻人或者政府人员的“追捧”,竞相要求拍照,图片尺寸远远超过文字内容,政策类的探讨更是不见踪影。这种走秀模式,最终导致了讨论北朝鲜核危机的温哥华峰会,外交大舞台成了不伦不类的闹剧。

加国政府外交的主轴分为三部分,地缘政治的重点是对美外交(在北美贸易问题上再加上墨西哥),国际大外交的重点是联合国外交,国与国双边外交的重点是经贸外交,因为加拿大是出口贸易为主的国家。此外就是民间外交或者说公民外交。

从经贸外交的角度看,目前加国的自由贸易双边协议,大都是哈珀时代已经建成的,或者说是奠定基础的,其中包括欧盟外交。对华外交,本来就是经贸外交,哈珀时代克服执政初期的“水土不服”,在执政后半段与北京建立了极佳的经贸关系,而且富有成效,无论在投资、进出口、旅游、鉴证等方面,都有实际的双赢成果。

杜鲁多上台后,号称继承父亲老杜鲁多的政治遗产,会在对华经贸外交上开出“黄金十年”的硕果。但是,执政两年,对华外交雷声大雨点小,口水颇多,成果罕见,终于在第二次访华时,出现了罕见的“空手而归”现象,令人匪夷所思。

问题何在?显然,他在加拿大国内看不起华人社群,内阁无一华人入阁,并把这种思维方式扩大到对华政策,第二次访华到北京刚下飞机,就开始在人权等问题上教训北京,根本不懂为客之道。这种情况,很难发生在自由党的克雷蒂安和马丁内阁身上。

克雷蒂安说过一句名言,加拿大三千万人口,不可能教训十三亿的中国人怎么做事。不仅如此,北京召开一带一路峰会,西方大国都是派遣部长级人士参加,杜鲁多竟然只派出一个西部的国会议员去应付场面。到了最近的20国温哥华外长会议,干脆把中国排除在讨论北朝鲜核危机的国际外交之外。

再看联合国外交。杜鲁多号称联合国外交是谋求全球共识的基础,加拿大的重大外交行动,一定是以联合国的决议为基础。

为此,他在环保上给联合国有关组织投入很多纳税人的钱,要打造其环保世界领袖的地位。但是,这次温哥华外长峰会的举行,让国际社会看到,联合国这个组织,在杜鲁多那里,也就是一个政治作秀的道具而已,随时可以弃之不用。因为制裁北朝鲜,本来就有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案,是联合国的共识。但加拿大把50年代进入朝鲜半岛的联合国军国家请来,以陈旧的20国来谈联合国早就谈的问题,那不是“脱裤子放屁”,又是什么?

最后我们来谈谈对美外交,那更是莫名荒唐。就在半年前,杜鲁多让他的新任外交部长,在国会发表一个外交宣言,主旨就是跟美国“分道扬镳”。本来杜鲁多也这么做了,川普“禁穆”,杜鲁多就“拥穆”,以至于一个穆斯林小女孩的谎言,就让他可以对亚裔“大动干戈”,把数千万的纳税人钱,付给杀死杀伤过美国人的前恐怖分子;川普驱赶非法难民,杜鲁多大开国门迎接难民。

如此一来,当然给白宫刁难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带来困难重重。为了救急,杜鲁多突然转变“方向”,通过温哥华峰会来给美国擦鞋捧场,令人越看越糊涂。

由上所述,杜鲁多在加拿大外交的三个主轴线上,都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还好,加拿大人的公民外交,仍然在维持着加拿大的好形象。人们要问,为何会如此?很简单,也有三个原因。

一是杜鲁多赢取政权太容易,少年得志,作秀心态重,把总理大位和国家大器都当成了道具。为了少人“骚扰他”,他把前自由党政府的专家都拒之门外,找一些素人当部长,总理办公室聚集了“仰慕他”的人,当然就我行我素了。

二是很多媒体自动放弃监督权力,变成了“追星一族”和总理的“卫道士”,杜鲁多做的逻辑不通的事情,都变成了“接地气、有创建”,而有人批评总理,就蜂拥而上,加以“群殴”,慢慢批评的声音就弱了。

三是选民主动把政治娱乐化,把外交时尚化(不再思考国家利益),把总理偶像化,让杜鲁多老神在在,觉得怎么做都行,包括违反总理道德操守等等,都无碍选票的获取。而反对党的软化,更让这种政治氛围在全国蔓延。

加拿大外交其实已经进入困境,要走出来,殊不容易。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