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全民医保还不够,加拿大要实现全民药保

2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4月23日 11:20 来源:北美全知道

加拿大的社会福利一直是吸引移民的重要因素,不少人戏称加拿大为“大家拿”,特别是全民医保,令不少人羡慕不已。

然而,对很多加拿大人来说,这项“全民医保”福利却是个“假象”,因为尽管看病不用掏钱,但却由于药品价格过高而无法负担。

统计显示,每10名加拿大患者中,就有1人由于药价太高买不起而被迫停药。

而最近,这样的局面将有望打破。因为加拿大政府正在致力于将全民医保扩大为全民药保。

一百多种药被列入清单

在经过了两年的调研和咨询后,一个由加拿大各党议员组成的众议院健康委员会本周提交了报告。

在这份报告中,众议院健康委员会建议加拿大实行涵盖全体国民、单一支付的药品保险,以便让所有加拿大人都有均等的机会和能力使用基本处方药。

有一百多种药被列入基本药品清单,其中包括胰岛素,某些抗生素,口服避孕药和高血压药,占加拿大全国药店售出的处方药的约44%。

报告认为,把全民医保扩大到全民药保不仅能拯救更多的生命,而且能减少药费。

多伦多家庭医生珀索德在接受CBC采访时说,一些患者因经济原因无法遵医嘱服药。

据统计,每十个加拿大人中就有一个负担不起处方药。有些人因此自行减少数量或不完成服药周期。

加拿大医学协会期刊(CMAJ)的研究显示,加拿大的药品费用在全球位列第二,一些药品的价格甚至高出美国和欧洲国家30%之多。

据加拿大药剂师协会主席丹雅尔·拉扎(Danyaal Raza)博士介绍,大约有70万加拿大人为支付药品费用而不得不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

两个方案

在这份报告中,委员会提出了两个有可行性的方案:

一个是实行全国性的、单一支付的公共处方药保险计划;

二是改革现有体系,缩小公共药品保险计划和私营药品保险计划之间的差别,以扩大保险范围。

委员会更加倾向于选择第一个方案,因为仅仅缩小差别不足以改善公众健康状况和减少药品开支。

这个委员会的主席由自由党议员比尔.凯西(Bill Casey)担任。

加拿大众议院健康委员会主席比尔.凯西。

他在接受主流媒体采访时说,加拿大全国各地的药品保险计划,公共的,私营的,保老人的,保退伍军人的,林林总总加起来有大约八十个。

这些计划各有各的规定和涵盖范围,因此在加拿大一种药如果在不同的时间、被不同的人购买,价格也会不同。

凯西强调,我们的药品保险体系是一个大杂烩。结果是,加拿大人在药品上的支出在二十九个经合组织成员国中排在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瑞士。

全民药保每年可省42亿

凯西还表示,统一药品保险计划不仅有利于改善公众健康,同时还将把目前加拿大花在处方药上的支出减少42亿加元。

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呢?

预算官应议会的医药委员会要求,就年各省的药品计划做出调查。

这份报告显示:在2015年到2016年度,全国在医生处方药方面的花费总共为285亿元;药品保健计划涵盖其中的246亿元。

联邦预算官表示,在计算了各种药品的价格和消费量,发现如果使用全国统一的药品计划,花费大约为204亿元。

报告还列出了全国统一药品保健计划费用细节:

政府花费:119亿加元

私人保险计划花费:90亿

病人花费:36亿

以2016年全国各省实际药品支付费用为准,一年节省了42亿元。

此外,除了政府,加拿大的公立机构和许多公司企业会为员工提供药品保险。

实行全民药保后,雇主可以把这笔省下来的支出用来为员工支付其他医疗费用,例如看牙医和配眼镜,或者雇用更多的员工。

毕竟全民医保的钱也是从税收里面来的,你可以想象成,在交个人所得税的时候,就已经交付了一部分自己的药费。

如果实行全民药保,各省需要负担131亿加元,联邦负担73亿加元。

根据加拿大议会预算办公室向委员会提供的数据,2015年,加拿大的处方药支出大约为285亿加元,其中私营保险计划报销了131亿加元,省级公共保险计划报销了107亿加元,个人支付47亿加元。

各界意见

委员会的成员中有各党的议员。新民主党议员完全支持刚刚公布的报告,保守党议员则有所保留。

首先,他们质疑了加拿大每年处方药支出的准确性。

根据加拿大议会预算办公室提供的数据,这笔钱是240亿加元。但是加拿大卫生信息研究所却说是398亿。这么大的出入,足以说明有必要做更深入的调查研究。

第二,他们提出问题,为什么加拿大人的人均药费比一些国家高?例如,丹麦的人均药费为一年240美元,而加拿大的人均药费是一年713加元。

加拿大医护人员的学会和工会对报告的建议表示欢迎。

加拿大医疗保险业协会警告说,政府最好谨慎从事,因为全民药保可能会让政府的支出过高,换句话说,这意味着让纳税人负担过重。

“基本药物”概念

基本药物(essential drugs or medicines)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在1977年提出的一个概念。保障基本药物的充分提供成为基本卫生保健的重要要素之一。

在一个正常运转的医疗卫生体系中,基本药物在任何时候都应有足够数量的可获得性,其质量是有保障,其信息是充分的,其价格是个人和社区能够承受的”。

实际上,WHO希望扭转基本药物等于廉价药的印象,希望强调基本药物“满足人群卫生保健优先需要”的特征,强调其“相对优越的成本-效益性”(也就是性价比),但无论如何也强调其价格的可负担性。

其实,通俗地说,基本药物就是相对物美价廉的常用药。

在这样的背景下,各国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在所有可以上市的药品当中进行适当的遴选,编制出基本药物目录,优先强化其供应保障体系,以满足大部分国民基本医疗卫生保健的优先需要,就成为一种必要而紧迫的公共政策。

根据WHO在1999年的统计,全世界有156个国家制定了基本药物目录,其中29个国家建立这样的制度已经长达5年以上。

加拿大众议院的将康委员会在2012年曾经提出建立基本药品清单,但是不了了之。

业界认为,如果加拿大能成功推行公共药物计划,那将是几十年来“加拿大最重要的医疗保健系统变革”。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