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经济倒退10年:NDP上台意味着什么?

2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5月28日 14:13 来源:来稿 作者:辛峰

安省省选进入尾声冲刺阶段,执政15年之久的自由党已呈现昨日黄花迹象,新民主党异军突起,与一直领跑的进步保守党叮当马头,个别民调甚至还显示该党有组成多数政府的可能。

不管这类民调真确性如何,新民主党后来追上是肯定的事情。随着竞选的深入,随着保守党民意支持率一直高居榜首,不少不希望见到保守党上台,但又看不到自由党有胜出希望的选民对如何投票产生了动摇,他们开始转向了新民主党。这种策略性的转向在上届省选以及2015年联邦大选中都曾经发生过。只不过当时不少人为了阻止保守党当选,而将选票从新民主党转投给了自由党。

可以说,近期以来新民主党的异军突起并不是该党的竞选有多么成功,也不是该党的纲领如何受到大众欢迎,而是部分不喜欢保守党的选民对执政自由党的绝望所导致,这种心理使得韦恩自由党成为了牺牲品,民望滑坡到了翻不了身的地步。曾经在上届省选中力挺韦恩的工会团体也不忍与之为伍,纷纷作出切割,表态支持新民主党。

新民主党陡然变成了当红炸子鸡,该党有没有可能当选?尽管民调结果常常不准,但选举的事情有时还真的很难说,6月7日新民主党上台甚至组成多数政府,并非完全没有可能。所以如果该党上台,对安省究竟意味着什么?还是值得一议。

加拿大的新民主党成立于1961年,与百年老党保守党、自由党相比,可谓是年轻的政党。半个多世纪以来,由于该党理念、政纲常常流于空想、不接地气,因而无法得到广泛认同,从未在联邦层面有过独立执政的记录。

与之相比,安省新民主党要幸运些,曾经在1990至1995年上台执政,那时的党领是李博(Bob Rae),但就是那段仅有的执政记录也一直受到社会广泛非议。那时在李搏新民主党领导下,安省出现了全面的经济滑坡、债台高筑、企业南迁,几乎到了破产的边缘,那段时期也就成了安省历史上著名的以李博名字命名的黑暗经济的典型(Rae Days)。

对于新民主党在安省执政时著名的经济大衰退(Rae Days),在6月27日的最后一次省选党领辩论会上,贺华丝作出了切割,她说自己不是李博,现在已是2018年。但是贺华丝的安省新民主党真的比当年的李博更懂经济吗,真的更懂管治安省吗?从她已公布的政纲中还是找不到肯定的答案。

的确,相比于福特保守党零敲碎打陆续推出的分门别类的政纲,贺华丝比较早的拿出了她的整套施政构想。她提出了全民牙保、增聘护士、公营化电局、关注原住民、资助学生、取消核电等看上去都是惠民或者环保理念的政纲。从这些政纲中可以看出,贺华丝对上台后如何大肆撒钱派糖确实下了番苦功,但她的政纲同时也显示:她并没有在经济方面做过什么功课。因为她自始自终没有拿出任何关于如何发展与振兴安省经济的设想。有记者曾经问她:当选后是增加债务还是设法降低或灭债?她当时是以无可奉告的姿态予以回避。

西方社会竞选,各政党派糖许诺乃是正常之事,但是抛出的糖果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不同理念的政党有不同的做法。今年安省省选,面对支持率低迷的困境,韦恩自由党作出了提高最低工资、降电费、方方面面拨款的甜蜜承诺,但由于自由党已在位多年,临近选举为了挽救颓势才大举派糖,这难免有刷选民的信用卡来贿络选民之嫌,已很难取信于人。

与自由党相比,新民主党派出的糖果甜度更高,包装更漂亮,然而如果剥开糖纸细看,贺华丝甜言蜜语的许诺还是欠缺坚实的经济实力保障,最终结果有可能让选民吃不到糖果,只见到包糖的花花绿绿的纸。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1992竞选时曾经有过一句名言:“笨蛋,问题是经济”。这句话同样应景于目前的安省省选。无论哪个党对选民作多少许诺,派多少糖果?关键问题还是在经济!如果一个政党不明白怎么振兴经济,不知道怎么将省的债台削低,不懂得怎么避免无谓的开支,那政纲讲的再好听,党领形象再端正,辩论时再能说会道,最终还是无源之水、无米之炊,省民也不可能得到实实在在的甜头,除了白搭还是白搭。

安省经济已倒退10年,自由党将要为之付出鞠躬下台的代价,新民主党NDP应不应该取而代之?如果上台后又意味着什么?克林顿先生的名言就是答案:“笨蛋,问题是经济”。NDP究竟懂经济吗,该党有能力振兴安省吗?

——————————————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进入无忧资讯《安省省选专题2018》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