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华裔政客:少玩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18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6月18日 10:54 来源:本网论坛 作者:从来没有救世主

近些年,在加华人颇有点政治觉醒的势头,好些华人移民参加选举,并取得成功。第一代华人移民参政热情高涨,微信功不可没。利用人数上限为500人的微信群,参选者不需要花费多少钱,就可以鼓动和组织大量华人移民助选。多少年来,华人移民热望政客为自己的利益代言而不可得。

华人政客,成了华人移民的希望。因此,一旦有华人出来参选,华人社群往往不问政见,只看肤色,出钱出力,无条件支持。华人社区大动员,捐款,扫街,发传单,帮助华人候选人赢得基层选举不乏先例。当选之后,问题来了。华人社区期望一个利益代言人,可华人政客能够让华人社区满意吗?

助选期间,华人社区往往铁板一块,团结一致,不争馒头争口气,一定要把一张华人脸孔送进政府办公室。选举成功,庆功宴上,大家都会盘算着自己出了多少力,当选政客欠了自己多少人情。一旦当选,政客自然跻身当地名流,庆功宴上,少不得和各样成功人士把酒言欢。

出钱出力的助选团们,在灯火阑珊里,看着镁光灯下觥筹交错,排队等待着政客蜻蜓点水式的致谢,有些人心里难免犯嘀咕,这个人会为我出头吗?有了心结,不免会彼此相问,咱们华人社区的团结会维持多久呢?有人说一个月,有人说一周,有人说谁会知道呢!是的,我们的确不知道庆功宴上的团结能够维持多久。

华人以不团结自恨。我们恨自己一团散沙,我们恨自己无法合力,我们恨自己没有政治声音,我们渴望团结却很难团结。在一个城市,哪怕有个千把个犹太人,城里就会有犹太人的礼拜堂,有犹太人的社区活动中心。在一个地区,哪怕有上万华人,都难有一个大家都去的华人社区中心。

我们有很多种办法分隔我们自己,例如北京人,上海人,福建人的同乡会老乡群;基督教,佛教,甚至法轮功的聚会小组;或者清华,北大,科大校友会,等等。很可惜,我们太少有华人广泛参与,接着地气的区域性华人组织。为了助选,我们暂时放下间隔,加入了一个微信群,可是我们心中还有另外的标签:如左派,右派,中间派,甚至极左或极右。助选期间,我们不问左右。选举成功后,少不了微信议政,政治倾向差异引发争论时,我们会看胜选的政客站在哪一边。

一个政客,不可能代表所有的政治倾向性,除非他是个见风使舵的骗子。即便如川普这般的人物,也只能当罢民主党,再当共和党,却不同时参与两党。华人政客也一样,他不可能同时讨左派,右派,和中间派喜欢。当下,在左右割裂的现实社会中,不管华人政客多圆滑,他迟早会被华人社区归类为某一政治派别。和他相同政治倾向的人,自然是弹冠相庆;和他政治倾向相左的人,也只能听其言观其行,走着瞧了。

其实政客也不容易。哪个政客都不想得罪选民,可是有时候,他不得不得选边,和自己的基本盘站一起。例如,支持者在微信议政时发生争论,某个助选的金主参与其中,政客也只能放下是非,为金主出头了。

这样一来,难免让争论的另外一端失望:虽说我没出钱,可我出人出力了呀!出了力讨不到好,也只有退群一走了之了。用不了多久,微信群里留下的,基本上除了政治上的同志,就是沉默的大多数。可不说话的人,并不代表没有自己的判断。如此这般,政客自然会被华人社区贴上派系标签。同派相惜,异派相斥,有人接近,也有人会远离。这样的疏离,究其原因,是选民助选时看脸不看政见,政客并没有责任。

政治倾向的差异,导致华人政客与部分华人选民产生隔阂。可这并不是华人政客与华人社区渐行渐远的根本原因。如果问第一代华人移民社区和其它社区最大的差别是什么?一个普遍接受的回答是:重视教育。我们吃再多的苦,只要能换来孩子的好前程,我们都愿意。只要不动我们孩子通过教育而获得成功的机会和权利,动我们其它任何利益,我们都能忍。

很不幸,当下一个华人不乐见的政治风向就是所谓的“教育平权”。也就是说,未来大学可能越发考虑种族比例,而不是学业成绩而录取学生。华人社区,期望华人政客为华人社区出头。很可惜,在世家堡的头巾案中,我们看不到华人政客支持严查真相和保护99%亚裔居民的权利,三级政府完全站在人口比例更少数的穆斯林立场谴责女孩虚构的亚裔小胡须男。为什么?在我看来,不是个华人社区的人口比例太小,而是政客为华人出头的选举收益太小。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是我们对选举制度的一般看法。我们可以用选票成就政客,也可以用选票让政客下台。这个原则,可能对华人政客并不适用。在基层选举阶段,我们出钱出力,可以水涨船高,帮助华人候选人成功。必须承认,我们的华人政客都非常优秀。一旦获得展现的机会,他们大多会赢得社会的肯定。而他们的视野,也自然会从华人社区,转移到更广泛的社会群体。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获得更多人支持,争取更大的政治舞台。

也就是说,华人社区对华人政客的主要价值,是赢得第一场选举。只要第一场选举赢了,他们就可以开拓其他社区了。为了更大的成功,华人政客不得不取悦华人之外的社群,如白人,黑人,和拉丁裔人群。仅仅靠华人的支持,他们是没办法更上一层楼的。退一步讲,一旦华人政客的能力受到其他族裔群体的认可,即便失去了华人的支持,他们的政治道路也可以继续前行。因此说,对华人政客而言,我们只能载舟,却不能覆舟。这样,选民和政客间的制衡关系失去了作用。

悲观一点看,华人社区基本上是华人政客投身政治的第一桶金而已。他们未来的政治舞台越大,华人社区在华人政客的选举利益里权重越小。我们没办法用同文同种去道德绑架华人政客念旧为我们牺牲,可是我们也不甘心被用之即弃,怎么办?难道华人参政对华人社区没有价值吗?肯定不是。

无论华人政客在成功之后会不会代表华人社区的利益,他们的成功,都为华人社区的下一代,开拓了更宽广的发展空间。如果华人政客,一直对华人社区保有赤子之心,我们求之不得。如果华人社区利益诉求不再被他们重视,我们只得再思考选举策略了。我们是不是该从支持肤色,改成支持政见呢?当然了,前提是某个候选人的政见里,起码没有抢我们的蛋糕,甚至顾及了到了我们的利益诉求。这,是不是有点难?

真心希望我的逻辑是错的。盼望我们的华人政客和华人社区,共同成长,共享成功。

这次安省省选,不少亚裔聚集的居住区选出了非亚裔的议员,善于打种族牌性别牌的自由党获得惨败,希望得胜的议员可以更多照顾到社区居民的诉求,比如地铁,比如高速,比如地税,比如教育大纲,还有小到电缆入土、投票蒙面、老人病床、防火防盗等具体事务。也希望败选的华裔政客们总结教训,走到社区来,真心倾听民众的心声,不要再搞浮夸的大屠杀纪念,争取四年后再来。

原文链接:

http://bbs.51.ca/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4488

进入无忧资讯《安省省选专题2018》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