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骂谷开来 用英文讲会卷土重来

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2年6月12日 16:59 来源:明镜

声称在中共安排下见到软禁中的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日本国会新闻社编辑次长宇田川敬介,近日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再次强调薄熙来在交谈中多次对他骂其妻谷开来,说「由于她,我糟糕透了!」薄熙来甚至用英文对宇田川表示要卷土重来(I shall return!)。宇田川推测,因为当时在门口有两名警卫,薄有顾虑,才故意用英语这样说。

宇田川并形容,薄熙来自尊心很强,永远不承认自己打败,「是绝对不认输的性格」。

日本记者:薄熙来骂谷开来 用英文讲卷土重来 曾有新女友(图)

日本国会新闻社编辑次长宇田川敬介,声称他「见到了软禁中的薄熙来」。(明镜月刊提供)

最新一期「明镜月刊」,专访因声称见到薄熙来而成为新闻人物的宇田川,他不但坚称确实见到薄熙来,并对媒体没有找他证实,就在网上对他质疑、否定,表示不满。他并强调,因薄谷闹离婚时,他是调停人,因此中共才会找上他。

日本「富士晚报」5月11日发表薄熙来的日本友人宇田川敬介和被软禁中的薄熙来进行交谈的报导,主要内容是薄对没与谷开来正式离婚感到后悔,但否认他的失势是党内斗争。

该报导发表后引起广泛关注,但也有人质疑其真实性,认为薄熙来监管下如何能外出,接受境外媒体访问。该文刊出后,宇田川敬介如「人间蒸发」,避不见面。明镜月刊特约记者在日本直接访问当事人、宇田川敬介,以下是访谈内容:

◆起码四次 待过他家

问:你和薄熙来有什么关系?

宇田川:1990年代,我在日本零售超市MYCAL公司负责法律事务。公司在大连开店时,认识了薄熙来,也跟谷开来的法律顾问事务所签了合同。2000年,两人办离婚调解的时候,我是调停人,因为我是外国人。此后,我和薄熙来的交情更深,很多次一起吃喝。起码有四次待过他家。他去北京、重庆后(我们)仍继续来往。他有很多外国朋友。

问:为什么,这次能够见到他?

宇田川:不是我主动找他的。3月时候,中方给我打电话,说想问我有关薄和谷的关系。我当初很怕,没答应。但他们多次给我邀请,所以我提出条件,如果我能够见到薄熙来,我可以接受查询。过了一会儿,他们来电说安排好了。4月24日晚到北京,25日接受调查,26日中午和薄熙来用餐。

问:为什么他们知道你的电话号码?

宇田川:我的手机号1990年以来一直没变,他们很容易找到我。

问:他们是谁,调查如何进行?

宇田川:他们自己说是国家安全部的,但是没有出示证件。到了北京机场,他们把我直接送到北京饭店。25日,在一个房间里,他们一共有五个人,面对面进行谈话,都是懂日语的。我不知道我在那里,离饭店30分左右。他们问我关于MYCAL公司和薄谷的关系。我们公司向谷开来每个月支付100万日元(8万元人民币)的顾问费用,还有其它费用,他们觉得太多。但谷律师帮我们处理的四宗诉讼,都是胜诉,我们认为值得。MYCAL在2000年破产,和谷开来的顾问合同在该年9月结束了。

◆薄那时候另有女友

他们还问我谷开来是如何处理我们公司的诉讼和她的业务情况。另外他们详细问了我有关离婚调解的事,我的印象是他们怀疑薄谷的离婚是假的。我说2000年前后,薄熙来打算跟谷开来离婚。他曾透露和她一起心里不安宁。我又说,我以前把谷送回到薄家,谷开来说:这不是我家,让我再送到别的地方,我不认为他们是伪装的,虽然没有办正式的离婚手续,我知道那时候薄熙来有其它女朋友。

MYCAL是在大连瑞士酒店的一到六层。我们公司在三层给不少大连干部的女朋友们开设小店,像服装店,得到他们的信任,关系很好。当然我们是有收租金的。MYCAL在大连,作出社会贡献,建了两座学校,三座小发电厂。我跟他们说明这些资金运用情况。

问:他们调查的重点是在哪里?

宇田川:这个非常难说,我不太清楚。按他们的提问来猜测,他们想要弄清楚薄谷的关系,加上想了解(和)谷有关的诉讼情况和她的人际关系。似乎在这些关系中涉及谋杀案件。

问:那么和薄的交谈如何?

宇田川:(他们)26日在北京饭店给我安排和薄熙来中午用餐。两位翻译,还有两位在沙发旁听。薄熙来跟我谈了往年的事情,谈到当时MYCAL干部和我们共同的朋友。我们在大连喝酒等等。过了一会,我直率问,你在权力斗争中,打败了吗?他回答:这个不是权力斗争,我在重庆打黑打得很彻底,很多跟黑社会有关的人都怨恨我。发生一些事情,就向我报复。我被石头绊倒,之后被践踏了!

◆为子及前途未离婚

他自尊心很强,永远不能承认自己被打败。他后悔没有正式离婚。当时他考虑到自己前途和儿子,在法律上没离婚。在交谈中很多次骂谷开来,说:由于她,我糟糕透了!

他还说:我的孩子瓜瓜认识你,如果他找你,请多多关照。

问:「富士晚报」报导薄熙来说了要卷土重来?

宇田川:是的,26日当天,日本法院判决被控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的民主党前党代表小泽一郎无罪。薄熙来不知道小泽是谁,我介绍了之后,他说在日本可以卷土重来,我也会复活。用餐结束,他退房的时候,在门口用英语说:I shall return!我推测,因为在门口有两位警卫员,薄有顾虑,故意用英语说。

问:您认识的薄熙来是什么样的性格?

宇田川:他自尊心特强。谷开来也是一样的。我们喝酒的时候,我喝10杯,薄一定喝11杯。那我再喝一杯,那么他肯定又多喝一点,是绝对不认输的性格。

问:安全部有没有向你要求不公开见薄熙来的事情?

宇田川:关于对我的调查,他们要求我不仅仅是内容,连曾接受调查的事都不可以公开。但是没有要求不公开见薄熙来的事。就这次采访,如把所有内容公开,我肯定会有麻烦。

问:在网络上有很多不相信你对薄熙来独家采访的评论。你怎么看?

宇田川:信不信是他们的事,我无所谓。我就是去中国探望了有15年交情的老朋友。「富士晚报」的稿子不是我写的。我在该报有不定期专栏,但是最近很忙,一段时间没写文章。我跟他们说我最近忙,加上我刚从北京回来,做了一些事情;他们听到我见薄熙来的事,觉得很有意思,派了一位记者采访我,写成那段新闻。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