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风气从美国蔓延到中国 会夺走无数孩子健康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7年3月20日 18:42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最近国内一些教唆人们不打疫苗,散播疫苗危害的公众号被揭露了,引发了舆论的哗然。

世间竟然有以抵制疫苗接种来谋一己之私的人。

其实美国也有过一场反疫苗运动,而最终美国人也自食恶果了。

而如今,“疫苗有害”这种可怕的言论正在从美国蔓延到中国……

众所周知,很多学校在留学生出国前都要求体检和打疫苗,有些还要求打两针MMR(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混合疫苗),中间需要间隔一个月,要是第二针来不及打还得到学校强行补一针。

可最近,一个名叫“关注疫苗安全”的公众号竟然公开号召大家不要打疫苗,甚至直接认为打疫苗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生物化战争,明白说是第二次鸦片战争!”

(额,第二次鸦片战争,seriously?……)

小编看到这里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难道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人体试验的活体样本???

从小到大,学校里就经常会组织我们打疫苗,到美国之后,每到流感高发季,大学里也都有免费的flu shot。

打疫苗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很家常便饭的事了,平时一个不小心被金属划破,大家脑子里的第一反应肯定就是去打破伤风疫苗,路上被恶犬袭击,第一反应也是去打狂犬病疫苗,而这个“关注疫苗安全”居然告诉我们,连狂犬病疫苗都不应该打……难道我们面对疾病,最好的办法是找个道士求一道符贴脑门上?

疫苗有害?可悲可怕的谣言

我一个朋友现在在JHU读医学院,她有次几乎是带着哭腔地给我吐槽那些遍布网络但是毫无根据的抵制疫苗的谣言文章。

她跟我哭诉:耗费了几代研究人员青春和生命,花掉了数十亿美金才研制出来的各种疫苗,却被无知无畏无耻的键盘侠们轻易否定了。人们更愿意相信键盘侠们带情绪带节奏无根据的造谣,却不愿相信专业人员数十年来的努力研究。

她已经开始质疑自己当初悬壶济世的理想了,这世上究竟都有着怎样一批人,会如此无知险恶,去全盘否定疫苗这种东西。

美国人的反疫苗运动最终引发悲剧

曾经美国闹过一阵子轰轰烈烈的反疫苗运动,造成了无数美国普通民众对接种疫苗的恐慌。

最终,那些拒绝接种疫苗的美国人尝到了悲剧的结果。

事情的起因源自一场“反疫苗运动”。美国有这么一大群人不愿意接种疫苗,不仅不愿意给自己的孩子接种,还呼吁大家都不要接种疫苗,声称对接种疫苗的选择事关个人自由。

美国大规模的疫苗注射始于60年代初期,在此之前美国从未进行过大规模的疫苗注射。在1963年麻疹疫苗正式被批准使用后,几十年内约有1900万儿童进行了免疫接种。

麻疹目前尚无特效药物治疗,只能通过疫苗预防。

在大面积接种麻疹疫苗之后,美国麻疹的发病率一度降低。

由于身边很少见到麻疹病例,因此在几十年后当妈妈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她们并不知道,不接种疫苗将会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因此不少人申请免除疫苗接种,为反疫苗运动的爆发埋下了种子。

对于大部分出生在60年代以后的美国人,已经很少有人见过麻疹是什么样子了。就好像人们已经想象不出一只老虎会有多大的杀伤力了,而只记得他们在照片里的萌样子,以为只是一只更大的花猫。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申请免除疫苗接种,也开始有更多法案要求免除强制注射麻疹疫苗。

当1998年一个名叫 Andrew Wakefield 的英国肠胃病学家将注射麻疹疫苗和诱发自闭症联系起来之后,反疫苗运动获得了更多人的支持。

Andrew Wakefield,图片来源:CNN

这场反疫苗运动还得到了很多明星的支持,人们似乎更关心可能出现的副作用,而丝毫不担心因为缺少接种疫苗而爆发传染病的风险。

一时间很多明星加入到反对疫苗的运动中。不少不明真相,缺乏科学素养的普通民众因为“明星效应”而渐渐接受了“疫苗有害”的这个愚蠢结论。

当明星为一种不科学的结论站台的时候,就会引发可怕的连锁效应。一旦形成了一种舆论场之后,就几乎没有人去关心真相了。

但在严谨的学术圈,这种“疫苗有害”的结论是不折不扣的谣言,很快就被推翻了。

Andrew Wakefield后来由于涉嫌文章造假被吊销了行医执照,但申请免除疫苗注射的人数依旧在增多。

后来媒体对他学术文章造假的报道的民众关注度远远不及他当年不负责任的言论。虽然学术界否定了麻疹与儿童自闭症的联系,但是民众对疫苗的恐慌已经蔓延开来。

美国新泽西州州长和肯塔基州的参议员更是提出:父母应该具有注射疫苗与否的选择权。

他们声称,给不给自己的孩子注射疫苗是一项事关个人自由的决定。他们的言论引起了一场政治风暴,费城儿童医院疫苗教育中心的主任Paul 认为提出反疫苗注射,简直就是玩火自焚。 美国田纳西州范德堡大学预防医院系的负责人Schaffner在接受国家地理杂志的报道中说,

“如果不是由于大部分父母对于早期美国麻疹肆虐的状况缺乏了解,反疫苗接种运动也不会如此盛行。”

结果呢?

2015年初,美国大面积爆发麻疹疫情。

美国曾宣布15年前就已经消灭的麻疹,卷土重来。

——————————————

人类最可悲的一种思想就是无知地认为世界就是他出生后的这个样子。

——————————————

反观中国,通过大面积接种疫苗,目前已将中国的麻疹发病率从上世纪50年代的平均5300/10万降至目前的10/10万以下。

总体发病率下降了99.8%。现在中国的很多父母如同此前美国的年轻父母一样,并未经历过大面积的麻疹爆发。

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是,在中国价值上亿元的非法疫苗流出的消息传出后,民众对接种疫苗的信任度大幅降低。

根据腾讯新闻栏目做出的网页调查显示,在7万参与投票的网友中,目前有超过60%的人表示不会带孩子去打疫苗。而只有40%的人还是会继续选择给孩子进行疫苗注射。

一支疫苗的问世需要经过无数研究人员投入大量精力,以及一系列的临床试验。一种可以广泛接种的疫苗的背后除了数亿美金的投入,也有着无数医学研究人员的心血。

然而他们的努力和投入却不敌键盘侠们的一则谣言。

不论那些鼓吹“疫苗有害”,呼吁家长不要给孩子打疫苗的人出于什么动机,他们都是在不折不扣地作恶。

人类好不容易发展到将近一个世纪没有发生全球范围的传染病疫情,这里疫苗的发明功不可没。

而如今,过惯了太平日子的民众已经无法想象瘟疫爆发时的恐怖场景,自以为是地认为世界原本就是这样的太平样子。最终不假思索地相信了那些谣言。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了。

————————

希望这篇文章能让更多人看到,让人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当人们忘记了黑暗的过去,不记得自己当初是如何努力才避免了灾祸的发生,

新的悲剧就要上演了。

图: 黑死病与中世纪的欧洲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x
x